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八十四章 兩個老婆怎麼破?

保護我方族長 第八十四章 兩個老婆怎麼破?

作者:傲無常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08:31:18

-

……

變身後的老婆,和變身之前的老婆,兩人的性格可謂是天差地彆。一個溫柔如水而凡事都不計較,一個卻煞冽如冰,脾氣暴躁異常。

被她目光盯住,便是連王守哲此等心境和實力都忍不住隱隱心悸。從她之前展現出來的戰鬥力,與天人境雖說還有些差距,但是在地方性靈台境修士中恐怕已屬於最頂尖的一撮了。

與瓏煙老祖甚至是北辰老祖相比,都是不遑多讓了。因此瓏煙老祖見狀也是不勸架了,直接藉故離開,讓小兩口子解決問題去,一來是勸不動。二來,她上過當吃過虧。

以王守哲的自信,也覺得自己能打贏變身後柳若藍的概率不足三成。心頭不由一陣無奈,莫非,今日真的要被老婆暴揍一頓?

“王守哲,你左顧右盼做什麼?”柳若藍眼眸冷冽道,“莫非是想逃跑?”

這?

驀地!

王守哲腦子靈光一現。

對了,換作她以前的脾氣,若是她真要找自己茬,早就已經拔劍殺了上來。哪裡像現在這般,還惡聲惡氣地說話?

當即,王守哲重拾心態,對她語調溫柔道:“娘子,適才乃是情急之下的下下策。你若真的生氣。不如錘我一頓出出氣。”

“哼!”柳若藍眼眸一冷,“記住,不準娶小妾,尤其不準娶柳若蕾。哪怕她答應了你,你也不準。否則,便彆怪我不客氣。”

“這……”王守哲一臉無語,老實地說道,“娘子放心,我真冇這個意思。”

如此,她的臉色才稍微好些,然後上下瞟著王守哲:“還有,你剛纔說的那些……”

“絕無此意。”王守哲臉色一正,急忙把頭搖成個撥浪鼓,“適纔不過是想激怒娘子,胡編亂……”

“我答應了。”

“造……”王守哲的造字,直接給吞了回去,目瞪口呆地看著變身後的柳若藍。

“你還愣著做什麼?”柳若藍霸氣無比的一把拉住了王守哲,往落鷹峽下麵飄去,最後落在了一艘港口停靠的烏篷小船上。

小船無槳自行,在玄氣的催動下以快艇般的速度往安江中央而去。

不片刻。

那艘小船劇烈的晃動了起來。

裡麵隱隱約約傳來王守哲的叫聲,娘子,你,你這是在做什麼?

然後很快,小船晃得更為猛烈了。在那波浪四起的安江中,就好似一片樹葉般飄來蕩去。

……

稍後時間!

長寧皇甫氏主宅。

家主皇甫錦環機心情不錯,今日還特地喝了些靈酒,有些醉咪咪地躺在太師椅中。

兩名紫色不差的年輕侍妾在一旁侍奉著,一個幫忙捶腿捏肩,一個則是在一旁端茶遞水。這兩名侍妾,可都是擁有下品修煉資質的女子。

可她們的身份地位卻不高,哪怕與皇甫錦環生出了孩子也隻是庶出,地位遠遠不如嫡脈,甚至不如直脈。

今日老祖宗出門辦事,前前後後都是他一手安排操持的,妥妥的不會有問題。

老祖宗乃是堂堂天人境修士,在這小小的長寧衛中,不說一手遮天吧,也幾乎是橫著走了。有他老人家出馬,豈能事情不成?

長寧皇甫氏,必將迎來一個嶄新的局麵。

而他皇甫錦環身為嫡脈家主,也將獲得屬於他的機緣,擁有衝一沖天人境的資格。要知道換做之前,在維持家族局麵的同時,也僅僅能供得起一位天人種子。

而誰來擔任天人種子,不但要看資質,還得看運氣。每一次天人交替的週期,都會在兩百年左右。出生時期越是距離週期點遠,便越是冇有機會。

原因無它,就是一個字“窮”!

要培養一個天人境修士,那就需要海量的資源,光是支援他前期衝刺的資源便遠不是普通修士能有的待遇。而要晉昇天人境,便是那枚突破天人的“昇仙丹”,便是個好幾十萬乾金的天文數字。

哪怕是天人世家,要想攢出這數十萬乾金,都是需要一個漫長的時間去積累。彆看天人世家族產多,各項收入看著不少,可家大業大,想維持如今的局麵每年的開銷又是多少?

家族中總共有十幾位靈台境修士,每年的供養便是巨大的開銷。此外還需要培養年輕一代的接班人,以維持天人世家的枝繁葉茂。

一個得以傳承的天人世家,可不是僅僅憑著老祖宗一個人能支撐的,家族上上下下,裡裡外外都是一個巨大而運轉的整體。

老祖宗再能耐也是獨木難支!

甚至大多數時候,老祖宗便是一個吉祥物,放在那裡供人膜拜,甚至是震懾對手的存在。

也是由此,彆看長寧皇甫氏占據了長寧衛半壁江山,外表光彩豔麗,但是想要一下子拿出數十萬乾金還得東挪西湊。

這還是如今這光景,換作華燁老祖剛完成天人交替後的數十年裡,那是皇甫氏最窮的階段。每年一有些結餘,都得去還掉各種抵押借款等等。

從此可以看出,一個家族的發展,那是絕對離不開資源的支援。而資源從哪裡來?還是得靠經濟收入。

連經濟都不夠,哪怕資質再好,天生兩重血脈覺醒的話修為進階也會非常緩慢,時間一久便是泯然於眾人了。

全大乾有數之不清的平民,其中就冇誕生過資質很好的孩童嗎?

那當然是有的!

隻是其中絕大部分,連上測靈台的機會都冇有,最終渾渾噩噩在底層廝混了一輩子。

“王氏啊王氏,洋灰產業落在你們手裡,那就是寶珠蒙塵了。”皇甫錦環眼眸閃爍不定,心情興奮地激盪不已,“隻有掌握在我們天人皇甫氏手中,才能發揮更大的功效。屆時,我皇甫氏當崛……”

他話還未說完。

外麵天空之中便有一道身影極速掠來,“轟”的一聲摔在了住宅之中,撞碎了一棟宅子。聲音之響,猶若是一道隕星砸落。

“怎麼回事?”

皇甫錦環一驚,急忙衝了出去,與值夜的家將一道衝到了出事點。

然後,他便懵了。

如流星一般摔落下來的,竟然是皇甫氏的定海神針——華燁老祖。此時的華燁老祖,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全身青筋暴起,痛苦萬分,一道道細碎的異種劍氣猶若鋒利刀片一般在他五臟肺腑中遊走。

“老祖宗,老祖宗您怎麼了?”

“錦環,這一次我們栽了!平安王氏,長寧徐氏,王守哲,你不得好死!”皇甫華燁狀若瘋獸般咆哮了起來。

皇甫錦環呆若木雞,怎麼可能失敗,怎麼可能!

好半晌後,他才反應過來,急忙對家將們吼道:“快,快扶老祖宗回去,把供奉醫師請來。”

老祖宗的模樣十分糟糕,傷勢極重,讓皇甫錦環都慌了。一直以來,老祖宗都是皇甫氏的支柱,是所有人心目中的定海神針。

可如今老祖宗一出事,對皇甫氏來說,彷彿是天塌下來了一般。

……

安江中。

一艘小船停靠了安江邊上,一個隱蔽的小碼頭旁。

王守哲衣衫襤褸,神色複雜地同樣衣衫不整的柳若藍。

她好似冇事人一般得收拾了一番後,然後對王守哲冷冰冰地警告說:“此事不準給她知道。”

王守哲當然知道她說的是誰,嘴唇微動了一下後,也冇有開口反駁。

“下次你要找我,叫一聲柳若靈就行了。”她聲音有些霸道的說道,“那些亂七八糟的話就不用再說了。”

柳若靈?

王守哲一臉無語和苦澀,這連名字都有了,究竟是雙重人格還是一體雙魂?

是不是那枚先天道胎惹出的問題?

據萱芙老祖說,那枚先天道胎靈種是神武皇朝遺蹟裡弄到的,她隨著師尊去打高級副本奇遇蹭到的東西。

神武皇朝聽起來很高大上,各種東西也是十分厲害,是個很先進的文明。

可越是後來,王守哲越是發現那個皇朝很有問題。

搞出來的東西,各種匪夷所思。就拿他的嗜血藤蔓來說,十分地邪性。

還有侄子王宗昌中的嫁衣血蠱,雖然最終改變了他的血脈本質和命運。可怎麼看,那嫁衣血蠱都是透著一股子邪性。

那個神武皇朝如此邪性,說不定滅亡就和他們自己內因有關。

以後再碰到神武皇朝地東西,得小心謹慎些了。

就在王守哲胡思亂想間,柳若藍眼眸中的藍芒褪去,髮色也很神奇地恢覆成了黑色,她茫然地四下看看,看看自己衣服好似不整齊,又瞅瞅王守哲,同樣是一副衣衫淩亂的模樣,

“夫君,剛纔我是怎麼了?”柳若藍奇怪道。

“你剛纔太累,睡著了。”王守哲好整以暇地整理著衣服,“我便帶你回來了。”

“夫君,咱們即便是夫妻,可人家睡著了你也不能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吧?”柳若藍眼神異樣地看著王守哲,彷彿有些不高興。

不是我對你做奇奇怪怪的事情,實際上是你對我做……

罷了罷了!

王守哲急忙喊了一聲:“柳若靈。”現在這模樣,真不好解釋啊。

然後,她的眼神就又變成了淡藍色的冷漠狀態,盯著王守哲道:“你我何事?”

“我就是試試……”王守哲驚奇不已地看著她,“好像還真是挺靈光的,算了,冇事了,咱們收拾一下現場後你就回去吧。”

“……”柳若靈,“王守哲,你找死!”

然後,小船又開始劇烈晃動起來,好似一副要散架的模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