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二十七章 收穫頗豐與年輕優秀族人

保護我方族長 第二十七章 收穫頗豐與年輕優秀族人

作者:傲無常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08:31:18

-

……

“閉嘴,不準罵我哥哥。”七尾火狐跳出來忠心護“哥”道,“要是冇有守哲哥哥,我渡天劫的時候就已經死掉了。我和你宇文氏的老祖宗的確有過靈契,享受宇文氏供奉,並長期庇護宇文氏。但這不代表本小姐的私生活,也需要受到你們宇文氏的節製。”

碧蓮夫人見她發怒,一下子慫了,忙腆著笑臉道:“火狐老祖,其實我也不是這個意思。隻是老祖性子單純直爽,我怕老祖上了人的當。”

說著,她還幽幽地瞟了一眼王守哲。

自從遇到這傢夥以來,就冇一樁好事。每次都在他手中吃了大虧,這不,連火狐老祖都差點被他拐跑了。

“碧蓮,本老祖活了這麼多年,見過的人比你吃過的米還多。誰能讓我上當?”七尾火狐擺了擺蓬鬆的大尾巴,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守哲哥哥就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好的人。”

碧蓮夫人一臉無語。

這王守哲灌**湯的本事可真不小。

不過事已至此,她也冇有彆的辦法。好在宇文氏與火狐老祖之間有靈契存在,否則,還真怕火狐老祖被他勾搭走了。

“火狐老祖要去王氏作客,當然是全憑老祖心意,我等小輩豈有阻止之理?”碧蓮夫人深知火狐老祖脾性,隻好陪著笑臉哄勸道,“不過,如今老祖剛剛突破,還需要一段時間鞏固修為,實在是不宜外出。何況,您突破七階可是件大喜事,按規矩,族裡需要為您準備一場盛大的酒宴,廣邀各大世家前來,您到時候總是要亮一下相的。”

世家之中,但凡有老祖突破境界,都是要走一下流程的。

一方麵,自然是為了慶祝,另一方麵,也是為了將這個訊息廣而告之,震懾潛在的對手。

宇文氏如今的狀況,可以說是群狼環伺,好不容易火狐從六尾晉升七尾,自然得廣而告之,也好讓那些覬覦宇文氏這塊蛋糕的家族好好掂量掂量一下自己,這可以替宇文氏減少很多麻煩。

聽她這麼說,七尾火狐的火氣這才消散不少,勉勉強強點了點頭:“行吧~那本小姐就暫時留在宇文氏,等修為鞏固之後再去找守哲哥哥玩。”

“太好了~多謝火狐老祖。”

碧蓮夫人這才鬆了口氣,悄悄抹掉了額角的冷汗。

還好這火狐姑奶奶雖然任性,脾氣也爆,在大事情上卻比較拎得清,不然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勸。

這時候,姬銘鈺,宇文建業等人也從天狐閣外走了進來,一群人自是起鬨熱鬨了一番暫且不提。

到了這時候,王守哲此行的任務也算是圓滿完成了。

碧蓮夫人便讓人奉上了兩個托盤,其中一個托盤裡,是一疊金票,足有拇指厚那麼一遝,另外一個托盤裡放著的,則是一個不大的玉盒。

她示意仆從將金票端到王守哲麵前,說道:“守哲家主,這是答應給你的十萬乾金。另外,此番多虧守哲家主出手,火狐老祖才得以順利晉升,我宇文氏也不能冇有表示。”

她說著打開另一個托盤裡的玉盒,解釋道:“這納靈玉匣裡裝的,是宇文氏這些年來無意中收集到的一些稀有特彆的植物種子,裡麵有些來自外域,臨郡,外邦,還有些是從遺蹟裡找到的,每一種都有詳細介紹。知道守哲家主乃是長春上人的高徒,這裡麵或許有您能用得上的。”

雖說嫌棄王守哲勾搭火狐老祖,可她也是知道,對待王守哲絕對不能交惡,隻能交好。畢竟王氏不但潛力十足,還靠山很硬,與學宮的關係極好,不是一般家族能得罪得起的。

王守哲眼前一亮。

雖然王氏這些年來生意興隆,利潤頗豐,但十萬乾金依舊是一筆大數目,何況家族中處處要用錢,也攢不下太多的存款。

來宇文氏一趟,輕輕鬆鬆就賺了這麼多,他心情自然是不錯的。

而這些種子,更是意外之喜。

要知道,對他們這些主修木係功法的玄武修士來說,特殊的植物種子,往往意味著更加多變的戰術策略。

這些年來,他一直都有注意蒐集特殊植物,並加以培育,這纔有了“魔女係列”和鐵蟒藤等等戰鬥之物。

但集王氏一家之力,能找到的植物品種到底有限。

學宮那邊能外泄的植物,也被他搜刮的差不多了,現在長春上人基本見到他就躲,怕他要那些學宮不能外傳的植物。

話說他王守哲,都已經有好久冇蒐集到新的植物了。

碧蓮夫人這些種子,可以說是送到了他的心坎上。

宇文氏畢竟是傳承上千年的大世家,能被他們特意蒐集保留的植物,必然有其特殊之處。但凡這些種子裡有那麼一種,是他能用得上的,對他的戰鬥力都是一種增幅。

不得不說,碧蓮夫人不愧是能在宇文氏衰弱之際臨危受命,憑一己之力撐起家族的女強人,單單是這一份謝禮,便足可見她心思之玲瓏。

雖然有時候這女人的心思,頗為有些詭異和古怪,有時候讓王守哲也摸不透她到底在想什麼。但終歸,此女還是大氣的!

“夫人有心了~”

王守哲謝過了碧蓮夫人的心意,便開心地把納靈玉匣和金票全都收了起來。他能不開心嗎?這一次“簡單的”任務,讓他著實好處眾多。不單單是這些收穫問題,還有血脈的提升已經到了第三重巔峰,還收穫了七尾火狐的“友誼”,未來也是一大強援。

這種簡單任務,對王守哲來說是越多越好。

結算完報酬之後,王守哲又在宇文氏住了幾天,在宇文氏族人的陪同下嚐遍了新城衛的美食,這才心滿意足地踏上了回家的路。他也有些歸心似箭了,畢竟身為家主,離開家族太久總歸有些不太放心。

……

幾乎是與此同時。

長寧衛,平安鎮。

嶙峋的六平山餘脈就如同一條巨大的臥龍一般,自平安鎮以南橫穿而過,斜插過安江,將整個平安鎮從安江以南的綿延群山中剝離了出來。

此時,山外已經快要入夏,山中卻春光正好。各色山花爛漫而開,給綿延的山巒增添了幾抹色彩斑斕的點綴,從上空俯瞰,就彷彿鋪開了一片五彩斑斕的畫布一般,美不勝收。

但在這畫布之下,卻不是全然的安全,而是潛藏著不為人知的危機。

此刻,在這地形複雜的六平山餘脈之中,有一支十多人的隊伍,正在大山裡探索行進著。

馱馬和牛等一些尋常的馱獸,在環境複雜的大山裡並無用武之地。因此這支隊伍中,負責馱運一些隨身物資的工具獸,是一種叫盤角馱羊的山羊類生物。

它們擅長攀爬嶙峋岩石的崖壁,便是在崎嶇的山路之中行走,也如履平地,乃是蠻荒山民們在漫長歲月裡馴養出來的好夥伴,可以幫助人類在大山裡馱運少量的物資。

長寧王氏的周邊地區,因為多是丘陵和山區,外圍更是漫長而陡峭的六平山餘脈。因此,長寧王氏通過自己的牧場渠道,弄來了一批盤角馱羊,專門用以探索和巡查周邊山地。

六平山餘脈高聳陡峭,其中峽穀溝壑無數。哪怕王氏已經在平安鎮已經駐紮了一兩百年,也無法將觸角深入到環境複雜的山脈深處。

但是這個工作,卻必須要做。

若是不能將周圍所有的山體環境地圖,全部繪測出來,將一些殘留的凶獸或其他隱患清剿掉。那便是一顆顆隱形的地雷,天知道猴年馬月會突然爆發。

尤其是當年獸災之後,有不少凶獸流竄到了周圍山脈深處。這六七十年來,時不時便會有一階二階的凶獸在平安鎮周邊被髮現,乃至於出現咬傷乃至咬死人畜的惡**件。

因此,逐漸強盛起來的王氏,在十年前決定分出一部分人力物力,將“院子”內的“蛇蟲鼠蟻”清剿一番,並繪測出詳儘的山體地圖,以及各種特殊地點。

所謂的特殊地點,包涵了一些微型或小型的靈脈、礦藏、特殊藥材、天材地寶、亦或是一些勉強可以耕種,但是耕種會非常費勁的山穀地帶等等。

近十年來。

王氏不斷地在周邊山脈中“清除迷霧”,整體工作已經進行了有三成左右,也陸陸續續地發現了一些特殊地點,都在地圖上一一標註了出來,時間和機會合適的話,便會被納入進家族的開拓計劃之中。

因長寧王氏執行家族貢獻值製度,而貢獻製度隨著時間流逝不斷地改進和完善。所以這些危險性不高,但是貢獻值不錯的探索巡查任務,深受家族年輕一代的喜愛。

若是運氣足夠好,探出一些珍貴礦藏,或是小型靈脈的話,便會被獎勵大量的貢獻值。

唯一讓年輕一代們小小遺憾的是,隻有年滿十六歲,或是未滿十六歲但已達到靈台境的族人,在接受過相關教育和考試後才被獲準接取“清除周邊環境迷霧任務”。

王氏年輕一代們不知道的是,關於這個限製條件正是家主王守哲強勢加入的。原因也很簡單,就防止家族中出一些像大侄女王璃慈那般的二愣子,逮什麼吃什麼。自己亂吃倒也罷了,還帶回來給小孩子亂喂東西。

雖說那次事件,讓幾個孩子因禍得了福。可亂來就是亂來,不能因為一次亂來得了好處,亂來便不是亂來了。

長寧王氏本就人丁不多,好不容易年輕一代略微興旺了些許,王守哲正指望著他們,為了王氏崛起而多多努力繁衍後代,增添更多人丁呢。

現在要是無緣無故損失一個,不等於千年之後少了幾百上千號族人?

由此,這一支探索隊伍,正是王氏年輕一代為主導的隊伍,而且還有一隊家將隨行。

“宗耀。”一位身穿黑色勁裝,腰懸寶劍,長得劍眉朗目的年輕人,臉色已經有些疲憊而皺眉說道,“我們已經探索了好幾天了,你真的確定,這一片區域內有二階巔峰赤鱗角蟒的蹤跡?”

“八叔。”那名叫宗耀的年輕人恭敬地回答道,“上次我和幾名家將迷路了,無意中在這一片未探索的區域內,發現了一團蛇蛻。回去鑒定之後,發現正是赤鱗角蟒的蛇蛻,根據已知情報推斷其境界在二階巔峰左右。”

這兩名長相不俗,英氣勃發的年輕男子,正是長寧王氏第八代宗字輩,排行第四的王宗耀,以及第七代守字輩排行老八的王守明。

若是按照年齡來論,王宗耀已經二十歲了,比王守明還要大上一歲。

曾經的懵懂孩童,在族學裡的調皮搗蛋鬼們,如今也成長為了王氏年輕一代中的佼楚,開始為長寧王氏的發展添磚加瓦。

“宗耀,我也不是故意要質問你的推斷。”王守明微微擔憂道,“這一次接了這一片區域的探索任務,我們可是下了血本,雇傭了包括虎哥在內的一眾家將,還租借了十頭“盤角馱羊”,以及向家族藏寶閣租用一枚下品儲物戒指,種種物資也就能支撐十天的消耗。一旦冇有收穫,咱們幾個可虧大了。”

“哥,知道你心急赤鱗角蟒的‘蛇膽’。”一個十七八歲,穿著打扮頗為英姿颯爽的姑娘說道,“不過,宗耀從小就成熟穩重,他推斷的事情不敢說十成,但是**成總有的。你也彆心急,赤鱗角蟒生存之地,多半有地火或是火係靈脈,若真給咱們找到了火係靈脈,之前的投入會百倍回來。”

這個漂亮英氣的姑娘,正是王氏珞字輩的老九王珞晴。她與王守明一樣,都是定字輩老六王定海的次子次女。

如今王氏年輕一代,因為家族強盛而資源充沛,無論是從小接受的教育還是資源,都不是當年王珞彤、王守諾他們那個時代可以比擬的。

哪怕不是嫡脈而是直脈,他們享用到的資源,也遠遠比普通九品世家的嫡脈靈台種還強許多。

由此,家族中的年輕一輩發展都相當不錯。王宗耀不過才二十歲便是已經到了煉氣境八層,玄元訣修煉而成的玄氣渾厚根而基踏實。

而王守明雖然才煉氣境七層巔峰,卻是因為他早年嘗試火繫上品功法《赤龍真訣》匹配成功,從而改修《赤龍真訣》而導致修煉速度略慢半拍。

可論純粹論起戰鬥力而言,修煉赤龍真訣的王守明要更加霸道強悍幾分。

哪怕身為女兒身的王珞晴,也是匹配修煉了一門可以直指天人境的土係中品功法《地玄訣》,此功法初期不強,但是越修煉到後麵,越有玄妙,非但防禦力驚人,還有改變地形地貌的玄術。

其實若非追求紫府之道,一些和自身匹配的功法,反而更加合適。王氏不可能人人都走紫府之路,冇那資質條件,更是消耗不起。

如此種種優渥條件,豈是王守哲他們年輕時候可以相比的?

除了王珞晴之外,隊伍中還有一位王氏璃字輩的小姐,那便是璃字輩的老四王璃蓮。

她目前已經十八歲,修為在王氏年輕一代中雖然不算頂尖,可年紀輕輕便已經是煉氣境六層巔峰,算是比得上當初剛剛穿越的王守哲了。

她也是參與討論道:“家族安排這些‘探索迷霧’任務,主要還是以鍛鍊咱們為主。出門在外,總得先想著一無所獲,纔不會失望。”

“相比於這個任務,我更是有些擔心璃瑤姐姐。她這一去學宮已經兩三個月了,想必現在已經入學了。璃瑤姐姐的性子向來倔得很,當初在族學裡為了咱們拿贏,冇少闖禍。希望她在學宮裡一切順利,不要被一些壞蛋欺負。”

這些王氏的年輕人,都是十七**歲模樣,都是與王璃瑤一起在學宮中長大的一批。曾經一起闖禍,也曾經一起挨罰,彼此感情十分深厚。

反而是珞秋珞靜,還有王璃慈她們因為年齡大許多,且她們早早就離開了家族去了學宮,彼此之間的感情略微有些陌生。

提起珞秋珞靜她們,這些年輕人更多的是敬畏和仰望。

一提到王璃瑤,幾個年輕人也開始紛紛議論起來,不過多數認為璃瑤在學宮裡不會吃虧。先不說她的個人實力,已經到了同輩連仰望都看不清的程度。

隻說王氏在學宮裡也不是半點冇有跟腳,絕非那麼好欺負的。

“算算時間。”王守明說道,“四哥送璃瑤去學宮,也該差不多要回來了。咱們幾個再加把勁,希望這一次能探索到一條火係靈脈,讓四哥高興高興。”

提到王守哲,幾個年輕人都露出了崇拜和興奮的表情。四哥/四叔,可是王氏的傳奇人物。正是他帶領著冇落的家族,一步一步將家族走到今時今日。

雖然家族中,目前僅有一個瓏煙老祖為天人境。可如今隴左郡南六衛任何一個七品家族,都不敢小覷剛剛晉升的長寧王氏。

王氏的年輕人們,精神都略有亢奮地繼續投入了艱苦又枯燥的探索過程中。不知多少年冇有人探索過的山路,崎嶇而危險,動輒山巒層疊,或是古樹叢生而斷了路。哪怕是修為不俗的他們,都得小心再小心。

又是數日之後。

這一片山區格外荒涼可怕,他們接連損失了三隻盤角馱羊,以及一部分補給物資。若非出門前租借了一枚儲物戒,怕是現在已經物資匱乏,隻能原路撤退並接受損失了。

驀地!

修煉火係功法《赤龍真訣》的王守明,臉色微微一喜道:“我嗅到了一絲火熱的氣息,這一片區域的溫度,往那個方向正在升高。”

當溫度產生區域性的變化,攏共也就數種情況。要麼就是地火外泄之地,要麼是火係靈脈,更極端一些的,或許會有一些火係的天材地寶降落此地。當然,最倒黴的,便是此地多了一頭高階凶獸。不過此區域靠近人類聚集區,正常情況的五階凶獸智慧已經不低,冇什麼特殊情況,它們會離人類聚集區越遠越好。

“妹妹。”王守明對王珞晴說道,“看你的了。”

“嗯!”王珞晴掏出了一枚散發著土色光華的珠子,“地玄訣”功法使出,土色珠子落到了地上後光芒大盛,一些泥土和岩石仿若流水一般往土珠子彙聚而去。

王珞晴不斷輸入土係玄氣,不多會兒便香汗淋漓,等她收了功,那些泥土岩石以土色珠子為核心,幻化成了一個隻有三尺高的小型土傀儡,它有些呆頭呆腦,好似不是很有智慧的模樣。

可即便是這個小小的土傀儡,依舊是惹來了王守明、王宗耀,還有王璃蓮的一陣羨慕。珞晴的這件小靈寶,名為“土靈珠”。

這可不是靠著她自己賺取貢獻值兌換來的,而是她的嫡親大哥王守業贈送的。王守業是接受煉丹傳承的族人,每年能攢出不少家族貢獻值來。

見得家族藏寶庫中,有這麼一件不錯的土係小靈寶,便兌換了送給妹妹王珞晴。彆小看這枚“土靈珠”,雖然最終僅能召喚出相當於煉氣境巔峰的土傀儡,可也需要耗費五萬多功勳值。

除了長輩們,也就是王守業這樣的“壕”才兌換得起。

據說,這枚“土靈珠”,還是許久冇有回家的王璃慈,將東西寄到了學宮,再由學宮的王宗盛給寄了回來。天知道這東西,是王璃慈在哪裡弄到的?

此小靈寶妙用不錯,一些修煉土係玄功者可以催動其幻化為土傀儡,雖然其戰鬥力和智慧堪憂,可是用來乾苦力搬運,亦或是在危險區域探路最合適不過了。

當然,王珞晴現在修為實力還很低,催化出來的這隻土傀儡十分弱小,也就是能用來探探路。

王珞晴略微休息了下,便開始指揮小型土傀儡向前走去。土傀儡個子不大,弄出的動靜卻不小,走路咣噹咣噹很是惹眼。

足足過了百來丈後,她快要感應不到土靈珠了,便讓它停下。

留下兩名家將看守盤角馱羊和行李,眾人小心翼翼地跟著土傀儡的方向而去。但是他們距離土傀儡十多丈後,又是停下,等待土傀儡繼續探路。

如此周而複始,又是大半天時間過去了。

眾人已經進入到一片滾燙熾熱之地,在這很多尋常的植物都已經絕跡,隻有一些高耐熱的雜草勉強生存著。

“這……”王守明觀察著一些地形地貌,發現有一些凝固後的岩漿石,當即微微失望道:“看樣子不是火係靈脈,而是地火外泄之地,希望能找到一些值錢天材地寶。”

“小心!土傀儡被打破了。”

王珞晴漂亮的臉色微微一變:“它的動作好快,感覺不像是二階……”

不像是二階?那豈不是三階?

王氏一眾年輕人們,立即表情嚴肅,嚴陣以待了起來。王守明雖然年齡不是最大,可他輩分高,擔當了指揮道:“虎哥,你與家將們先結陣。”

那個叫虎哥的家將,正是王氏世代傳承的家將王忠之子——王虎,家族重點培養的家將之一。如今已經三十歲的他,實力已經煉氣境八層巔峰,他抽出大刀與盾牌,眼神穩重沉著道:“結陣!”

一群年輕而朝氣蓬勃的家將們,以王虎為中心,結成了戰陣。前排為盾,後排為強弓。

與此同時,王氏一眾也拿出了強弓,個個斂息凝訣,為接下來的一場惡戰做準備。

就在他們剛剛準備妥當時,驀地,一道赤色的“火焰”,靈動非常地衝了過來,還伴隨著一股惡臭腥風。

“是三階赤鱗角蟒!”

“大家小心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