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七十六章 歸家!全都是爺爺~

保護我方族長 第七十六章 歸家!全都是爺爺~

作者:傲無常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08:31:18

-

……

時日匆匆,一晃又是十多日過去了。

美麗的洞查查湖上,飄蕩著一艘造型華麗的畫舫。

這正是大名鼎鼎的天灩舫。

畫舫開闊的閣樓內。

一群穿著打扮華麗而講究的年輕人們,正在飲著美酒,聽著雅曲,吹著響噹噹的牛皮。

“話說,就在那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小郡王吳景昊繪聲繪色地說著,“那個喪心病狂的左丘青雲,用下毒的卑劣手段……”

一刻鐘後。

“我,小郡王,吳景昊。與那惡賊大戰三百回合!”

一刻鐘後。

“豈料那賊子卑劣……”

一刻鐘後。

“儘管那賊子對我百般辱罵,我巍然不動……當然,室海他們的表現雖然比我略遜半籌,可總體還行。”

“小郡王威武,小郡王厲害。”

一群十幾二十個二世祖們,紛紛對小郡王變著花兒誇耀了起來。

“小郡王,再和我們講講幼卿仙子的事情,她是不是真如傳聞之中般厲害。”

“幼卿仙子啊,儘管她已經竭力隱藏自己的來曆,可本小郡王的火眼金睛下,一眼就瞅破了她的真麵目……”

“小郡王,我可是聽說你家父王被禁足了?”

“那是自然,就在前幾日,慶安學宮的瑤光上人親自駕臨咱們漠南郡城。在郡守大人、我父王,以及左丘氏老祖等人麵前,本小郡王將天機留影盤一亮相,嘖嘖,你們是想象不到那場麵啊。

“瑤光上人先是看到留影前半截中,左丘青雲的張狂模樣。隨後又看到了後半截,還未來得及擦掉的年輕時候影響,直接暴怒異常,將天機留影盤都捏爆了。”

“而我家父王,也被我母妃一陣發飆,禁足在了家裡。”

“還有一樁事情,你們是想都想不到啊。左丘氏在咱們漠南郡有一座彆院,叫做‘黔園’,後來左丘青雲出事後,郡守府便將其封鎖搜查。你們猜,在密室裡搜出來了什麼?汙穢不堪,喪儘天良!!”

“幸虧我與室海兄弟,早就發現了左丘青雲是個壞東西。”

“小郡王和室海公子,這一次可是立了大功。據說郡守都給出了不菲的獎勵。漠南郡王妃,更是直接獎勵了一百萬乾金給小郡王。”

小郡王笑得極為得意,大手一揮:“大家隨便吃,隨便喝,全部由我小郡王請客!天灩啊,給大家再來一曲~”

一旁作陪的天灩仙子,雙眸雖然笑意盈盈,可麵紗下的俏臉卻有些僵硬了。這群臭不要臉的小鬼頭們,吹個牛皮吹得冇完冇了。

若非顧唸到他們當初的確跳出來英雄救美了,她天灩仙子保不齊要一腳將他們統統踹到河裡。

便是連王守哲,都是坐在一旁笑盈盈地看著這一幕,時不時的喝一口小酒而顯得心情不錯。這些恣意而中二年輕人們,讓他想起了曾經逝去的青春。

他並不討厭小郡王和王室海他們,相較於左丘青雲那種藏在骨子裡的壞。這些年輕人們,反而有些單純的可愛。

“這一下,你滿意了?”天灩仙子白了他一眼後,傳音道,“你佈局操控了一切,即解決了隱患,還和妾身撇清了關係。”

“仙子莫要胡說。”王守哲笑著傳音說,“此事與我冇有半點關係,小郡王他們能作證,那可是聖地天驕曹幼卿乾的。”

“曹幼卿,嗬嗬~”天灩仙子滿肚子委屈都說不出來。

……

又是數日之後。

王守哲拜彆了漠南王氏,踏上了歸途。

而漠南王氏也表示,會在不久的將來,派遣家族年輕人和長老進行隴左一行,去拜會一番隴左王氏和長寧王氏。

不過,王室海有些按捺不住,提前跟著王守哲一起走了。

此行漠南之行,雖然耗費了王守哲前後兩三個月時間。可收穫也是非常巨大,無極寶丹讓王守哲成功晉升成為了大天驕。

而且和漠南王氏的關係,也是極速升了溫。其餘零零散散的收穫,也是不少。

歸途暫且不提。

如今的王氏,已不再是當初那個孱弱的王氏了。哪怕王守哲這個族長短時間內不在家,王氏也會按照正常的軌跡,有條不紊地發展下去。

長寧衛,平安鎮。

珠薇湖畔。

臨近六月,天氣愈發炎熱起來。麥子的灌漿期早已結束,湖畔的麥田裡已經掛起了一串又一串金燦燦,沉甸甸的麥穗,放眼望去,一派豐收的景象。

湖畔的堤岸上,佃農們正打著赤膊開閘放水,用王氏修築的引水裝置將湖中的水引入溝渠,灌溉麥田。

寬闊的洋灰路麵上,有婦人挽著籃子,牽著孩子走過,去地裡給自家男人送飯。

水光粼粼的湖麵上,不時有漁船撐著篙子劃過,剪碎一湖微波。隔著湖麵,還能看到對麵珠薇豪苑的輪廓。

偶爾,還會有負責巡邏的家將帶著成隊的家丁從湖邊經過。這些家丁都穿著製式的勁裝,腰間配著刀,看起來精神抖擻,紀律嚴明,一眼看去就能帶給人濃重的安全感。

不管外界有多少風風雨雨,這裡的生活,依舊和以往的每一日一般,平淡而日常。

遠遠看去,一切都顯得忙碌而平靜,便如同一幅鋪陳開的畫卷一般,每一幀畫麵之中都浸透著一股時光荏苒,歲月靜好的味道。

王氏門口,高聳的牌樓沐浴著陽光,看起來高大而巍峨。

這牌樓乃是官府所賜,代表的是世家的門麵,世家品級越高,牌樓就越巍峨,上麵雕刻的花紋規格也越高。

百姓中,世家晉級又被稱為“改換門楣”,便是由此而來。

二十多年來,王氏的牌樓已經換了兩次。如今的這一座牌樓,便是代表七品世家的木質牌樓,高逾三丈,十分巍峨。

牌樓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了一群人。

這群人裡,站在最前麵的是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婦人。

她穿著一身華貴的錦袍,氣度雍容,手裡牽著一個四五歲的男孩,身後還有侍女仆從跟著,一看便知身份不凡。

柳菲菲牽著兒子王室誠剛走到牌樓附近,就注意到了這一群人,忙帶著兒子過去行禮拜見:“六奶奶,九叔叔。”

原來,這婦人便是“定”字輩老六,六老爺王定海的媳婦——陳氏。

陳氏出身東港陳氏直脈,早年在孃家時就頗受寵愛,嫁到王氏之後雖然吃了幾年苦,但隨著王氏的崛起,她很快就又過上了舒坦日子。

因此,她雖然已經五十多了,臉上卻絲毫不見老態,反而比年輕人更多了一份雍容的氣度。乍一看去,不像是世家直脈的媳婦,反而更像是哪家嫡脈的貴婦人。

至於她手裡牽著的男孩子,自然是她的小兒子,“守”字輩老九,如今才四歲的王守成了。

“是宗昌家的啊~”看到柳菲菲,陳氏臉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前些日子你回山陰柳氏省親,六奶奶倒是有一陣子冇見到你了。”

說話間,王守成和王室誠已經按照輩分見過禮,到一邊去玩了。

陳氏瞟了一眼,見侍女和仆從都小心地看著那倆小的,便放下心來,繼續和柳菲菲嘮嗑:“你也是收到信,來這等你家宗昌的吧?”

“是。”柳菲菲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日前夫君來信,說他今日歸家,我便帶著室誠出來迎一迎。”

自從王氏去年拿到開拓令之後,王宗昌就被派去了外域。雖然時常也有書信捎回來,偶爾還能從四嬸那邊聽到些訊息,但畢竟這麼久冇見,她便有些坐不住了。

陳氏也是從年輕時候過來的,一看她這神情哪還有不懂的,當下便忍不住笑了:“你們家宗昌也算是有出息了,才三十多就能跟公公一起負責主持外域的探索和開荒。哪像我們家那位,這個年紀的時候還在煉氣期打轉呢~”

陳氏的公公就是宵瀚老祖。

作為長寧王氏除了瓏煙老祖之外,第一個晉升靈台境的老祖,宵瀚老祖的血脈層次雖然不如宗昌這些年輕天驕,但二十多年的苦修卻也不是白費的。

何況,王守哲還特意為宵瀚老祖購買了洗髓丹,幫他將血脈提升到了二重。

去年夏收之後,宵瀚老祖的修為也終於突破到了靈台境三層。此番,便是他和王宗昌一起坐鎮外域,負責接下來的探索和開發。

家族的一些老人都是寶貝,他們曆經風雨的人生智慧,可以讓小輩們受益匪淺。

“六奶奶您可彆這麼說~”柳菲菲笑道,“守業七叔如今已經拜在了丹鼎上人門下,您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唉~哪有什麼好日子?我就是個操心的命。”陳氏被誇得有幾分得意,卻仍是忍不住歎氣,“守業倒是挺讓我放心的,可守明和珞晴這倆孩子卻都是要強的性子,當初我怎麼勸都不聽,非得跟著去外域。搞得我這一天天的,心都是懸著的,生怕哪天一覺醒來……算了,晦氣的話就不說了。”

聽到這話,柳菲菲眉宇間也泛起一抹憂色,卻還是開口安慰了陳氏幾句。

正說著,外麵寬敞的洋灰路麵上忽然出現了一隊浩浩蕩蕩的車馬隊。雖然距離還遠,但從隊伍中飄揚的旗幟,就能分辨出那是王氏的車馬隊。

陳氏和柳菲菲頓時顧不上再說話,眼神中都透出了強烈的期待之色。

很快,那隊車馬隊就到了牌樓外的廣場上,負責守衛的家將大聲吆喝著開始指揮家丁往下卸貨。

隊伍裡,有人注意到了等候在牌樓下的陳氏和柳菲菲等人,當下便有家丁跑到後麵去通報了。

很快,有數人從隊伍裡策馬而出,朝著牌樓的方向快速而來。

這幾人都是年輕人,為首的男人生得劍眉星目,器宇軒昂,赫然是王氏第八代“宗”字輩的老二,王宗昌。

當初他陰差陽錯被嫁衣血蠱寄生,因禍得福,血脈得以蛻變,之後在神武皇朝的試煉副本裡也闖過了第二關,拿到了初級血脈資質改善液,服用之後巽風血脈再次蛻變,一舉突破到了上品資質,成為了世人口稱讚的天驕。

如此資質,在人才濟濟的王氏雖然算不上拔尖,但擱在學宮裡,絕對夠資格成為紫府親傳了。無論放在哪裡,都能夠得上一句“青年俊傑”的誇獎。

如今年僅三十五歲的他,早在前年就突破到了靈台境三層,儼然已經是王氏的中堅力量,有資格坐鎮一方了。

彆看他輩分小,便是連一些守字輩,珞字輩的年輕人,都頗為服氣他的實力和能力。

“夫君。”

柳菲菲見到他,立刻牽著王室誠迎了上去,神色激動不已。

王宗昌見到老婆,也是激動不已,忙下馬與她見了禮:“辛苦娘子操持家務,”

說起來,當初他還是在去山陰柳氏替四叔辦事的時候,偶然遇到的柳菲菲,當時就被她身上的那股溫柔氣質吸引了。

後來幾次接觸下來,愈發覺得她溫柔可愛,這纔回家求了父母和四叔替他去山陰柳氏提親。

這些年,他時常不在家中,也是多虧了菲菲替他在父母麵前儘孝。

“夫君在外為家族做事業,才叫辛苦。”柳菲菲也趕忙斂斂一禮,微紅著臉,“妾身不過是儘些本分罷了。”

“爹爹。”小蘿蔔頭般大小的王室誠,奶聲奶氣地拉住了王宗昌的衣袖,“您這次出門辦事好久好久,有冇有給誠兒帶禮物啊。”

“有,有,當然有了。”王宗昌歡喜地抱起了兒子,“等到了家,爹爹檢查過你功課後,便給你禮物。”

一家三口,熱熱鬨鬨地說著話時。

守字輩老八王守明和珞字輩老九王珞晴遠遠看著這一幕,王守明感慨著說道:“咱們家宗昌年輕時候,也是一個風度翩翩的俊俏公子哥兒,多少世家小姐惦記著呢。怎麼才成親冇多少年,便油膩了。好的不學,就學四哥那一套~”

“哥~你在域外混了段時間,膽子愈發肥了,調笑宗昌也就罷了,都敢在私下編排四哥了。”王珞晴咯咯嬌笑不已,“等見了四哥,看我不告你一狀。”

“妹妹,我的好妹妹~”王守明立馬慫了,耷拉著臉告饒道,“我也就是私下裡呈一番口舌之快而已,真要被四哥聽了去,還指不定會被穿什麼小鞋呢。”

“行,那你把域外撿到的那隻靈獸‘小白狐’給我。”王珞晴狡黠地眨著明眸說道,“我便幫你保守秘密。”

“不行不行,你一個女孩子家家,養什麼狐狸?”王守明哪裡會肯。

“你一個男孩子,養狐狸纔不好吧?王守明,你樣子會娶不到老婆的。”

“開玩笑,我堂堂王氏八公子……不,娶什麼老婆啊,女人實在太麻煩了。”

“昂~!”

驀地!

天空之中傳來一道鶴唳之聲。

一架靈禽飛輦從雲層中穿梭而下,它的速度很快,盤旋兩圈後已經穩穩噹噹地落在了王氏主宅正門口。

瓏煙老祖、王守哲和王室海等人從馬車上下來。

眾人一見,頓時欣喜萬分,急忙都迎了上去:“見過老祖,見過家主。”

“室海,來來來,我與你介紹一番。”王守哲熱情地拉過王室海,對眾人介紹道,“這位是漠南王氏的王室海。”

“室海,這是你宗昌二叔。”“菲菲二嬸”“守明八爺爺”“這是你珞晴九姑奶奶~”

本來笑容滿麵的王室海,臉色一下子僵硬在了當場。他忘記了,長寧王氏這些親戚們,輩分都賊高。

失誤,失誤!

王室海感覺自己屁顛屁顛來長寧王氏見識見識,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一個失誤!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