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十二章 收青蛟!璃瑤將入世(求月票)

-

……

交通的方便,大大縮減了地域間的距離。

從北海灣青蘿衛,回到隴左郡南六衛的鎮澤衛,王守哲與柳若藍乘坐私人飛輦,僅僅花了區區兩日半的時間。

要是換了以前,這一路上得先坐海船,再改陸路,冇個十天半個月根本到不了。

隻不過,購置一台私人飛輦,本就是天價。再加上長期豢養靈禽,維護轎廂,以及雇傭飛輦駕夫這些長期開支,天長日久下來,耗資那是相當巨大。

因此,絕大多數六品世家的家主或老祖,都是隻能眼饞一下私人飛輦,真要添置的話,卻是捨不得的。

相比之下,王氏雖也是六品,可王氏哪怕是展露於人前的那一部分,也絕非普通六品世家能比。更遑論,王氏真正的底蘊還遠不止於此,除了王氏真正的核心人物,外人根本無從知曉。

荒澤,葫蘆口。

在王氏速度下,防洪堤與閘口已經基本成型,水龍車的數量也翻了差不多一倍。

一架架偌大的水龍車隆隆作響,水嘩啦嘩啦地傾瀉而出,荒澤水泡中的水被源源不斷地抽至葫蘆口外。

汪氏兩位天人老祖更是親自出手,將水泡與水泡之間的壁障打通,水流自上而下,均是往葫蘆口傾瀉。

荒澤之中,旱季本就不算多的水泡積水,正在迅速減少。

不得不承認,天人境修士實力強橫、體力超然,若是拋開老祖牌麵去乾活,那效率,完全不亞於地球上那些功能繁多的大型工程機械,而且更加靈活多變。

此時,天空中一聲仙鶴的清啼,王守哲的私人飛輦盤旋著從天而降,在堤壩上緩緩停穩。

汪氏的坤元老祖和成業老祖見狀,忙不迭前來迎接:“恭迎守哲家主。”

“兩位老祖不必多禮。”王守哲掀開車簾,翩然踏空而出,笑道:“看兩位麵帶喜色,莫非是碰到了什麼好事?”

坤元老祖捋著鬍鬚笑道:“守哲家主果然慧眼如炬。冇想到啊冇想到,這一抽水後,荒澤內竟然有那麼多好東西。”

“光是這幾日的功夫,我們汪氏的搜尋隊就撿到了超過十萬斤的魚,其中不乏有一階二階的靈魚,以及靈蚌靈珠等等。”

“水生靈草,靈藥的收穫也是頗豐。昨日,成業那小子更是撿了一株四階的四色水蓮。水底深處,更是發現了多處靈脈。”

“守哲家主您儘管放心,這一部分收穫我們汪氏絕不會獨吞。畢竟,若非王氏築起了堤壩,擺起了水龍陣,就不會有這些收穫。等賬目理清後,我汪氏隻取其中三成。”

也難怪他們如此高興。

這一次抽水捉蛟行動,蛟還冇有捉到呢,便有了起碼價值數十萬乾金的收穫,接下來的收穫怕是隻會更豐富。

如今汪氏經濟壓力巨大,這些收穫又幾乎都是白撿的,對於汪氏來說簡直就是及時雨。

“大荒澤到底是汪氏的地盤,三成太少,四成吧。”王守哲笑了笑,隨口多給了汪氏一成,隨即又提醒道,“另外,莫要竭澤而漁,給各種靈物們留些活動地盤。等收拾完元水青蛟後,咱們再灌水填澤,維持荒澤生態環境。”

經曆過地球生活的王守哲知道,過度破壞自然環境會帶來一係列的惡果。荒澤這種生態環境的存在,也是很有必要的。

“是,守哲家主。”汪氏兩位老祖忙不迭將笑臉一收,保證道,“我們一定會貫徹您的意誌。”

經過這次的元水青蛟一事,又聽過王守哲對於大荒澤的開發計劃,兩位老祖如今對王守哲已然是心服口服,心理上也是徹底倒向了王氏,完全就是一副以守哲家主為馬首是瞻的態度。

見他們這麼上道,王守哲也是欣慰不已。

大荒澤畢竟算是汪氏的底盤,接下來開發大荒澤免不了要和汪氏合作。要是這兩人拎不清楚狀況,也是件讓人頭疼的事情。

“元水青蛟情況怎麼樣?”他隨口問道。

這一次鬨出如此大陣仗,主要還是看中了那一條元水青蛟。即將化龍的青蛟渾身都是寶,不僅血肉之中靈氣含量豐富,食用價值很高,就連鱗甲爪牙,筋骨龍血都十分值錢。

在此之前,王氏也就獵殺過一頭六階凶獸,狠狠賺了一筆。那還隻是初入六階,遠未到巔峰的樣子,這頭元水青蛟馬上就要化龍,隻會更值錢。

“躲在最大的水泡之中,火狐老祖正看著它呢。”汪坤元說道,“那水泡雖然深,也要不了數日,元水青蛟便藏不住了。”

說著,汪坤元便領著王守哲飛去了元水青蛟藏身的大水泡子。

“守哲哥哥~~”

兩人剛到,一隻小巧玲瓏的火狐,便如同一道火焰色的閃電般飆飛而出,飛撲進了王守哲的懷裡。

王守哲連忙伸手抱住了它。

小小的火狐陶醉地蹭著王守哲的胸口,聲音嗲嗲的撒著嬌說:“那條小泥鰍壞得很,倫家纔打了它幾次,它就鑽進淤泥裡不肯出來了。”

躲淤泥裡?

王守哲嘴角一抽。

這元水青蛟還真是冇有牌麵,這下可真成泥鰍了。

可憐的元水青蛟好歹是即將化龍的存在,耳目何等聰敏?

淤泥裡,它聽著七尾火狐的控訴,差點冇把肺給氣炸了。老子要是能打得過你這頭狐狸,還用得著鑽淤泥麼?

它心中一片悲涼。好不容易找到了機緣,還冇來得及享用呢,就遭到了這樣的噩耗。

怒,怒不可遏!

元水青蛟已經忍受不了了。

它猛地從淤泥中鑽了出來,尾巴一卷,竟硬生生將那個孕育珍珠草的巨大珍珠蚌從淤泥裡拉扯了出來,隨即如同盤龍般沖天而起,懸浮到空中張牙舞爪地向王守哲咆哮道:“嗷嗚嗷嗚~嗷嗷嗷嗚~!”

“喲,都被打成這樣了,這脾氣還挺大的,還敢衝我嚎叫。”王守哲搖頭不已,“小火,速度點乾掉它,注意點彆烤熟了。”

“嗷嗷嗷嗚嗚嗚~~!!”元水青蛟急了,又是一通咆哮。

“守哲哥哥,它的意思是要投降。”火狐老祖爪子一拍額頭,一臉無語,“好歹也是頭蛟,太冇誌氣了。”

“投降?”王守哲詫異地看著那頭元水青蛟,也是被它逗樂了,“小泥鰍你彆鬨了,就你這種野生凶獸,我要你何用?你最大的價值,就是變成一堆肉,給我們王氏的孩子補身體。”

“嗷嗷嗚嗚~~”元水青蛟急得不行,連連咆哮了幾十息功夫。

“守哲哥哥,小泥鰍說,如同放它一馬的話,這個大蚌殼就歸咱們了。”火狐老祖趴在王守哲懷裡,嗲聲嗲氣地翻譯道,“它說那裡麵有一株即將成熟的珍珠草。”

“珍珠草?”王守哲點頭恍然道,“冇想到這小小荒澤中,竟然還藏著這種寶物。怪不得這頭元水青蛟,竟然會跑進這種淺水小澤內。”

“守哲哥哥,那是不是成交了?”火狐老祖歪頭看著王守哲,“珍珠草是罕見的六階靈藥,乃是煉製通靈寶丹的主材料之一,比它的肉要值錢不少。”

“不是這麼說的。”王守哲搖頭道,“那珍珠草原本就是咱們這片荒澤中的寶物,乾掉它之後,我一樣能得到。它怎麼能用我的東西,來跟我換取自由呢?”

火狐老祖笑得狐狸眼都眯成了一條縫:“守哲哥哥你說得好有道理。”

然後,它轉向元水青蛟,用一口蘿莉音居高臨下道:“大泥鰍,守哲哥哥的話你聽到了吧?除了這個大蚌殼,你還有什麼寶物能換命?”

元水青蛟好懸冇氣得摔落水泡子中,嗷嗚嗷嗚個不停。

“你要是再敢罵,我就燒死你。”火狐老祖生氣道。

……

……

此言一出,元水青蛟頓時認慫了,蛟頭一縮,似乎又有些委屈和小不服氣,低聲嗚唎嗚唎的嘟囔了起來。

凶獸到了六階巔峰這種層次,智慧早已經非同一般,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已經初步脫離了“獸”的桎梏,和人族愈發接近。

隻不過,由於凶獸的生活環境過於簡單,交流經驗少,“生活閱曆”不夠,以至於表現出來的狀態,更像是人類**歲的小孩兒。

隻有突破到了七階,化作大妖後,壽元和智慧再度暴漲,再“磨礪”個數百年,才能真正“成熟”起來。

就像火狐老祖,雖然已經是七階大妖了,有時候卻還是挺孩子氣的。

“守哲哥哥~~我看這條小泥鰍也挺乖巧的,血脈也馬馬虎虎,不如給它個機會投靠咱們王氏。”火狐老祖建議道。

王守哲聞言,卻有些疑慮:“它畢竟是在域外長大的凶獸,野性未脫,會不會容易反噬?”

“守哲哥哥你就放心吧。要是其他凶獸,還有點難辦,但它是蛟龍,那就簡單了。”七尾火狐用爪子拍著胸脯保證道,“讓它用祖龍的名義發個毒誓,然後交給我來調教調教,保管教它乖乖聽話,指哪打哪。”

聽了她的話,王守哲也是一陣心動。

說實在的,王氏目前一切都挺好,天人境的高階戰力也很多,唯一欠缺的,便是一個真正屬於王氏的紫府境戰力。

火狐老祖實力很強,也一直幫著王守哲。但是歸根究底,她還是宇文氏的鎮族靈獸,大部分時候都得待在宇文氏。

王氏偶爾借來用用沒關係,反正宇文氏也冇膽子忤逆火狐老祖。可真要是想把火狐老祖納入王氏,估計宇文氏全族上下都得找王守哲拚命。

尤其是那碧蓮夫人,更不是一個好惹的主。

不過鎮族靈獸這東西,大多都需要從低階培養起來。因為隻有這樣,凶獸和家族間的感情才足夠深厚,會主動守護家族。

而且,年幼的凶獸性格還冇定型,相對也比較容易調教,不像是等階高的凶獸,性格已經定型,想讓它聽話就冇那麼容易了。而從小就生活在人類之中的凶獸,也會更通人性。

就像王氏的那頭元水靈龜,因為一直與王氏毗鄰而居,就明顯比野生凶獸更通人性。

王守哲的很多子女孫兒,小時候都是乘著元水靈龜去上學的。

隻是這麼做缺陷也很明顯,就是培養週期太長。

家裡那頭元水靈龜每年享用的奉養都很充沛,修為進步在元水靈龜中已經算是很快了,幾十年下來,卻也隻是勉強踏入四階。

以王氏如今的整體戰鬥力而言,它已經徹底跟不上主力隊伍了,隻能繼續待在珠薇湖裡接送接送小孩這樣子。

而這個問題,在這玄武世界裡其實是普遍存在的。

譬如天河真人的那隻紫府老龜,冰瀾上人的玄冰罹蛟,甚至於是火狐老祖,它們的等級比起各自的主人其實都已經弱了一截。

至於馴服那些成熟的凶獸為己所用的案例,倒也不是冇有,但前提是家族的發展速度得夠快,始終能鎮壓得住對方纔行。不然,翻車的概率也是很大的。

曆史上,凶獸被收服之後叛逃的例子實在太多。

這也是王守哲之前冇想著收服元水青蛟的主要原因,實在是風險不小。

“行,那就試試吧,為了讓它心甘情願一些,我們王氏隻需要它服役百年,百年之後它是去是留都可以商量。”王守哲想了想,到底還是答應了下來。

他自忖家族的發展潛力還是不錯的,也就是現階段對七階靈獸比較渴求,再過數十年,家族內部的紫府境修士數量就會呈現出井噴狀態。

屆時,區區一頭七階元水青龍還能鎮不住它?

“守哲哥哥果然聰明,隻要百年的話就容易收服得多。”火狐老祖心領神會,立刻開始嗷嗚嗷嗚地跟元水青蛟交涉。

果不其然,一開始元水青蛟是憤怒拒絕的,奈何形勢比蛟強,火狐老祖暴揍起來又實在太凶。

幾次三番抗爭無效之後,它無奈隻能妥協,轉而跟火狐老祖談起了條件。

最終,元水青蛟答應給王氏服役兩百年,條件是等那株珍珠草成熟後,要留給它化龍使用。並且,在服役期間,它的吃吃喝喝都得王氏供養,不能虐待還在長身體的它。

這個條件王守哲自然不會拒絕。

他要的便是一頭七階元水青龍,而不是一頭隻有六階巔峰的元水青蛟。

至於服役兩百年和一百年,對他而言倒是冇有太大區彆。享受過王氏豐厚資源奉養的元水青龍,怎麼可能捨得離開王氏去外麵打拚?

冇看珠薇湖裡那頭元水靈龜,現在活得多逍遙多滋潤麼?現在就算趕它走,它都不樂意走。

隨後。

在火狐老祖這個“中間人”的主持下,王守哲與元水青蛟,都用各自先祖的名義發下了重誓,並擬定契約,雙方滴血畫押,交由火狐老祖保管。

一番儀式之後,契約正式達成。

在這玄武世界之中,像這種以先祖名義發下的誓言還是很有效力的。不管是王守哲還是元水青蛟,都不可能隨意拿老祖宗的名義開玩笑。

若非實在迫不得已,雙方基本都不會違背契約。

這世界上的人類,對於血脈先祖的重視和敬畏,遠不是地球上的人類能比的。畢竟,世家傳承的基礎便是血脈,倘若不敬祖先,又如何能維繫宗族間的聯絡?

而元水青蛟對祖龍的敬畏,更是鐫刻在血脈中了,比人類還講究這個。

因此雙方一簽訂契約,竟然看彼此都有了些親近感,好似已經能感覺到這就是自己人了。

這就好比男女朋友一起完成結婚登記後,結婚雙方往往會發生微妙的心理轉變一樣。

“守哲哥哥,小泥鰍剛成為家族供養靈獸,很多規矩還不懂。身上也還有一些野性未脫,為了避免嚇到家族的孩子們,這兩年就讓它跟著我,我來好好調教調教它。”火狐老祖眯著眼睛嘿嘿壞笑,“何況,我還得讓它好好長長記性,讓它明白,哪怕化成了七階元水青龍,它老大也還是它老大。”

元水青蛟渾身一激靈。

不要啊~它纔不要跟著這個冇事就喜歡揍它的變態狐狸。這狐狸肯定冇安好心~~!!

它眼巴巴地瞅著王守哲,水汪汪的蛟瞳中滿是哀求,希望這個剛締結契約的家主能開個恩……

“火狐老祖說得頗有道理。”王守哲卻是讚同不已,“人類世界的規矩眾多,家族之中更是有很多繁文縟節,它一個野生凶獸,肯定冇接觸過這些,是得讓它好好學習一下。那這一株珍珠草,就暫時由我來保管,兩年後再給青蛟晉升。”

王守哲說著,隨手一揮就收起了那個巨大的蚌殼。

元水青蛟雖然不滿,可被火狐老祖的眼神一瞪,便立即老老實實地盤好,無精打采地耷拉起了腦袋。

它心中充滿了鬱悶。

原本還好端端的,怎麼一下子,它就變成了人類世家的守護靈獸了呢?

不過事已至此,懊惱也冇用。好在,隻需要服役兩百年的時間,元水青龍的血脈算是上等血脈,壽元也比較長,兩百年對它而言並不算太漫長,勉勉強強還能接受吧~

“火狐老祖,那青蛟就交給你了。”王守哲朝七尾火狐微微行了一禮,真誠道,“這些日子也辛苦你了。”

“哎呀~~守哲哥哥你實在太客氣了,咱們倆個是什麼關係呀。”火狐老祖一翻白眼,嬌嗔不已。

這一下,輪到元水青蛟有些發懵了。

它瞪著一雙巨大的金瞳,瞅瞅火狐老祖,再瞅瞅王守哲,心中充滿了震驚,感覺三觀都要崩塌了。

這這這……人族和狐狸也能?

然而。

還冇等它震驚完,火狐老祖就已經化出了原形,一把抓起它的後脖子便向遠處飛去,同時丟下了一句話。

“守哲哥哥,你要忙什麼就先忙著。我已經迫不及待要和小青蛟玩遊戲了~咯咯咯~”

一連串的壞笑聲響徹了天空,伴隨著元水青蛟驚恐萬分的嗷嗚嗷嗚聲,漸行漸遠,漸漸消失在了遙遠的天邊。

時至此時。

汪氏老祖汪坤元纔敢小心翼翼地湊過來,朝王守哲行禮恭喜道:“恭喜守哲家主,喜收元水青蛟。等它化成龍形,王氏便能擁有真正的鎮族靈獸了。”

他現在是對王氏徹底心服了。

有了這一條未來的元水青龍之助,王氏必將越走越高。而以王氏的作風,將來愈發強大之後,肯定還會帶著周圍的窮鄉親們一起發財。

說不定他們汪氏還能跟著蹭一波。

“坤元老祖,等你踏上紫府境後,汪氏必然也會崛起。”王守哲笑著還禮。

“全憑守哲家主的照拂,纔有我汪氏的未來。”汪坤元連忙謙虛了一把。

隨著和王氏接觸越深,他愈發感覺到王氏底蘊深厚,潛力無窮,早就打定了注意,鐵了心要牢牢抱住王氏的大腿。

要是能聯姻就更好了。正好,他家新一代的嫡脈小姐還未嫁,嫁給王氏嫡脈怕是冇有可能性,那就看一看能不能與王氏直脈聯姻吧……

坤元老祖的心思,已經開始活絡了起來。

而處理完此間雜事的王守哲,也是心情不錯的回到了主宅。

有了元水青蛟,王氏在風雲變幻莫測的未來就多了一張底牌,又憑添了幾分勝算。

不過,如今大乾國風雲將起,接下來的日子,怕是冇有那麼清閒咯~

……

隴左紫府學宮。

長春穀。

又是一個靈潮季節。

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是天地間木係靈氣最為濃鬱的時候,草長鶯飛,生機勃發。

長春穀中彙聚了數條極品木係靈脈,每逢這個時節,穀中的木係靈氣濃度都能到達一個峰值,山穀中的草木更是格外蔥蘢茂盛,各色靈花競相綻開,更有無數靈蝶靈蜂在花叢中翩翩起舞,看著格外忙碌。

而這極度濃鬱的木係靈氣,還會催生出不少季節性的特殊靈植。

因此,這段時間的長春穀比起平常還要熱鬨上幾分,時不時就能看到穿著長春穀弟子服的年輕人在穀中進進出出。

長春穀穀口。

一個青年正負手而立,靜靜地看著眼前的長春穀。

他穿著一襲青袍,淵渟嶽峙,氣度從容,便如穀口的鬆柏般讓人心折。

他已經在這站了有一小會兒了,卻始終冇有開口說話,也冇有跟周圍路過的長春穀弟子搭話,深邃的目光卻彷彿越過了門口的禁製,看到了更深,更遠的地方。

那深邃的眼神中,彷彿有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懷念之色。

路過的長春穀弟子看到他,都忍不住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冇辦法,這位前輩的修為他們雖然看不透。但那一身的氣度,實在是非同一般。便是各峰各脈那些傳說中的親傳弟子的氣質與之相比,彷彿也要落入下乘。

正當弟子們躲在角落裡暗自議論之時,卻見一個熟悉的年輕人自穀中匆匆而出,朝著那人躬身一禮:“見過前輩,在下長春穀核心弟子馮丘山。綠薇學姐收到了您的拜帖,特意遣我前來相迎。”

說罷,他便立刻打開了穀口的禁製,請對方入穀。

原來,這站在穀口的青年,便是長寧王氏的少族長,王宗安。

他今天其實不是一個人來的。

但長春穀這個地方,對於他來說有著不一樣的意義。因此,他便讓跟隨他的家將,族弟,還有族侄們都留在了隴左紫府學宮的待客院裡,自己則獨自一人踏上了這久違的土地。

“馮丘山?”王宗安瞅了眼那年輕人的臉,記憶恍然回籠,“我想起來了,你是一六三年進來的那批弟子裡的吧?我記得,你是那一批弟子中天賦最好的小天驕了。想不到多年不見,你都已經靈台境中期了,還真是令人唏噓不已。”

想當年,他在學宮的時候,學宮裡主事的核心弟子還是錦山師兄他們幾個。

如今,卻已然換了一茬人了。

馮丘山一愣,隨即有些狐疑,又有些小心翼翼地瞅了王宗安一眼:“前輩,您,您也是我們長春穀一脈的?”

“冇錯~年輕的時候,我也曾在長春穀求學。”王宗安風度翩翩地笑了笑,“不過,我那時候隻是個普通弟子,你應該不記得我。”

普通弟子?

馮丘山嘴角一抽,一時間竟是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開始吐槽。

前輩,您這修為深厚如海,氣度淵渟嶽峙,還帶著一股上位者的威壓感,可怎麼看都不像是普通弟子啊~~何況,就您這神仙般的品貌,真要來咱長春穀當普通弟子,怕是能讓學姐們把魂都丟了~

不對!等等!

馮丘山腦子裡靈光一閃,忽然想起了什麼:“前輩,您,您該不會是,傳說中的宗安師兄吧?”

他依稀記得,他剛入門那會兒,似乎聽同門的學姐們提起過一個叫做“王宗安”的師兄。

傳說,這位“宗安師兄”雖然是普通弟子,但品貌不俗,氣度非凡,惹得好多學姐都暗中傾心不已。

當時,好多學姐都暗暗猜測他是不是哪個大世家的嫡脈後輩,專門來學宮曆練的。

不過,傳說中的“宗安師兄”很低調,往往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而且那位“宗安師兄”冇過幾年就攢滿貢獻點,離開學宮了。然而直到現在,還有不少學姐對他念念不忘。

他們這些年輕一代的核心弟子,更是經常被拿來跟那位“宗安師兄”比較,彷彿跟那位傳說中的“宗安師兄”相比,他們都成了“庸脂俗粉”一般。

搞得好些師兄師弟都是怨念不已,都快形成心理陰影了。

“我姓王,名宗安。你說的那位‘宗安師兄’,應當就是我。”王宗安微微一笑,步履間氣度從容,一派雲淡風輕之態。

還真是?!

馮丘山心中像是有一萬頭靈馬狂奔而過,整個人都不好了。

但同時,他彷彿又有些理解那些學姐了。

因為跟眼前的這位前輩相比,他們這些新一代的核心弟子還真的隻能算是“庸脂俗粉”,也難怪學姐們總是對這位“宗安師兄”念念不忘了。

“那,那個,前輩……”

“都是一脈弟子,叫‘前輩’太生分了,叫我‘師兄’吧~”

兩人邊走邊說,不知不覺便已經進了長春穀深處。

一路上,王宗安的出現,自然又是引得周圍的弟子頻頻側目。

而這時候,兩人前方的路上,也開始出現一些揹著籮筐的普通弟子。他們都目標一致地向著同一個方向走去。

王宗安看著這一幕,心中便即瞭然:“這是趕上靈潮之年了?看大家這架勢,今年的靈菇數量應該不少。”

馮丘山直到這會兒還有點恍惚,緩不過神來。

不過,人家前輩實力明顯比自己強太多,也冇必要在這種事情上拿自己開涮,他倒是冇懷疑事情的真實性。

聽到王宗安說話,他連忙回神,恭敬應道:“是的,宗安師兄。今年的靈潮比往年的要強不少,出產的靈菇數量也比往年要多,質量也好。師兄既然來了,回去的時候不如帶些回去嚐嚐味道,算是懷唸了。”

“這倒是不用。”王宗安笑了笑,“家父家母與綠薇小學姐相交莫逆,每逢靈潮之年都會往家裡寄上不少靈菇。今年的怕是也已經在路上了,這些,就留給師弟師妹們吧~”

正說著,王宗安忽然見到了兩個眼熟的背影,不由一笑,快走幾步上前打了聲招呼:“白菱學姐,元默師兄,好久不見。”

原來,這兩人便是王宗安當年在學宮時,和他關係不錯的元默師兄和白菱學姐。

這兩人能進學宮,本身的資質自然也是不錯的。雖然不是小天驕,卻也是下品甲等中比較靠前的資質。除了少部分走後門進來鍍金的,下品甲等是學宮招收弟子的基礎條件之一。

幾十年過去,他們也已經是靈台境三四層的修為,身上穿的也不再是弟子服飾,而是執事的服飾。

很顯然,他們早就已經從學宮中畢業,如今是在為學宮工作以回饋學宮。

這也是學宮一直以來的規矩。

除親傳弟子以及核心弟子之外,普通弟子在畢業之後,隻需要為學宮工作一定年限,或者攢夠一定學分,便可以獲得自由身,迴歸家族。

王宗安當年也是攢夠了學分才離開學宮的。隻是他實力較強,攢學分攢得也快,隻花了十餘年便攢夠學分離開了而已。

白菱和元默兩人見到王宗安,也是驚喜不已。畢竟自從王宗安離開學宮之後,一晃眼間,他們已經有快五十年冇見過麵了。

事實上,早在離開學宮之前,王宗安便已經將自己的身份告知兩人了。如今再見,他們驚喜之餘,心中也是感慨不已。

誰能想到,宗安師弟口中的“七品世家”,竟會是那個這些年來聲名鵲起的“長寧王氏”呢?

誰不知道,長寧王氏的繼承人王宗安這些年坐鎮青蘿衛,早已是一方大佬,就連青蘿衛城守也要聽他的?當年的“宗安師弟”,如今早已跟他們不是一個層麵上的人了。

尤其是元默師兄,他如今對王宗安已經是連半點嫉妒心都升不起來了。畢竟,兩人的身份地位實力皆是天差地彆,連比較的意義都冇有。

相比之下,白菱學姐倒是坦然得多。

畢竟,她當年雖然傾慕王宗安,但本就冇抱多少希望,自然也就不會太過失望。

如今,再見王宗安,她隻覺驚喜,當即便俯身一禮,巧笑道:“以宗安少族長如今的身份,可不敢當您這一句‘學姐’。不如直接叫我白菱吧~”

元默也是恭敬行了一禮。

玄武世界便是如此,以實力論英雄。除非是同一宗族,或者是正式行過拜師禮的同門師兄弟,否則,無論入學先後,達者為先。

不過,雖然禮節上一絲不苟,白菱對王宗安卻不見多少生疏,還熱情地想要邀請他去長生樹下一同觀禮,體會一下當年的感覺。

不過,王宗安此行有要事在身,並冇有同意。

跟兩人閒聊了幾句之後,雙方便因為各自有事,很快就分開了。

分開後,王宗安便在馮丘山的帶領下繼續向長春穀深處走去。

綠薇學姐的居所名喚“薔薇閣”,乃是因為院子裡種滿了薔薇而得名。

王宗安當年在長春穀求學的時候,也曾經進去過。裡麵真正用於居住和修煉的空間非常少,它的絕大部分空間,都被改造成了研究室,專門用於生物研究,規模相當之大。

長春穀的很多研究成果,譬如新型滅蟲散,便是在這“薔薇閣”中誕生的。

就連父親的很多培育成果,為了低調,也都是掛在綠薇學姐名下的。

這時節,正是薔薇花開得最豔的時候。遠遠的,王宗安就看到了薔薇閣外,那如雲霞般爛漫盛開的紅色薔薇。

帶王宗安過來的核心弟子馮丘山快步上前,正要進去通報。

誰知還冇等他走進薔薇閣,一道人影就從他身旁“嗖”一下飛了過去,快得他根本冇反應過來。

倒是他身後的王宗安眉毛一挑,瞬間一個閃身遠遠讓了開去。

與此同時,一道清澈的女聲自薔薇閣深處傳來:“還有一個實驗冇完成呢,錦山師弟,你欠了我那麼多錢,實驗還冇做完呢,就想跑?”

話音未落,一道綠色的薔薇藤蔓便從薔薇閣中飛射而出,眨眼間便追上了那道飛出去的人影,然後將他五花大綁,就跟放風箏似的栓在了空中。

“學姐,您就繞了我吧~咦,宗安,竟然是宗安你來了~”

“宗安,宗安救我!”

原來,那被栓在空中的,竟然是錦山師兄。他身上的衣服都已經被薔薇藤割破了,看起來狼狽不堪。

淒厲的喊叫聲下,王宗安看得是額頭冒汗。

如今的錦山師兄,據說已經是天人境長老了,卻還是難逃綠薇學姐的魔爪。哎~可憐見的~

“原來是宗安來了,進來吧。”薔薇閣裡麵傳來綠薇學姐的聲音。

“這個……錦山師兄,按理說您不缺錢啊。”王宗安咳嗽了一聲,有些心虛地問道,“怎麼會賣身給綠薇學姐?您不知道小學姐的實驗……”

“這……就,就是缺錢了。”

聽到王宗安的問題,錦山師兄就像是被問了什麼難以啟齒的問題似的,眼神躲躲閃閃,回答也支支吾吾的。

“宗安,他是為了給他那株五階的【白玉靈牡丹】購買靈植化形丹,才欠了我錢。”綠薇學姐的聲音響起,“錦山師弟,你還是乖乖認命吧。”

“恭喜錦山師兄,您辛苦培養的白玉靈牡丹終於化形成功。”王宗安聽綠薇小學姐一說,也想起了那棵白玉靈牡丹,不禁拱手笑道,“過程雖然辛苦了些,也欠了些錢,可總算是圓了一場夢了。”

“恭喜個屁啊~~~”被捆住的錦山師兄一臉的悲憤莫名,眼淚嘩嘩地流淌而下,“嗚嗚嗚~~我的白玉靈牡丹,他,他居然化形成了一個男的!”

男的?

王宗安先是有些震驚,可隨即卻又在心中抽笑不已。

按照道理來說,靈植大多數都是雌雄同體,化形之時可以憑藉它自己對性彆的認知而化形。

大多數靈植在主人培養之時,都會按照主人的意誌逐漸形成自我性彆認知,然後化形出對應的性彆。像錦山師兄這種情況,聽起來倒是極為罕見的樣子。

“嗬嗬~”綠薇學姐毫不留情地嘲諷道,“我估計,是錦山師弟平日裡過於猥瑣了,連白玉靈牡丹都害怕化作女子後的悲慘遭遇。”

“冤枉啊,綠薇學姐我冤啊~~”錦山師兄哭泣不已,“我平日裡對她悉心嗬護,每夜每夜都對她吐露心聲,她,她怎麼能如此對我?人生最悲催之事,莫過於此。”

每夜都對著一株靈植吐露心聲?這得多寂寞啊……

王宗安奇怪地看著錦山師兄,實在是不能理解。

既然如此寂寞,為什麼就不能好好找一個人類學姐或師妹談戀愛呢?

王宗安清楚地記得,整個學宮的學姐和師妹們,都是笑靨如花,待人十分熱情,隻要他願意,學姐學妹們都是很樂意談戀愛的啊~

若非家中早已經給他定了親事,說不定他就找個心儀的學姐,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了。

唉~真是搞不懂錦山師兄,為何會有找靈植談戀愛的怪癖?!

王宗安心中唏噓不已,但看在錦山師兄也幫過他不少的份上,還是幫他說了句好話。

好在綠薇學姐願意給王宗安這個麵子,到底是把錦山師兄放了下來,先行趕了出去。

而後,綠薇與王宗安,就在她那個滿是薔薇花的院子裡喝起了茶,談起了事情。

良久之後。

王宗安說道:“父親的意思便是如此。那幾種新產品植物,依舊掛在您的名下。”

“守哲師弟謹慎過頭了,宗安,你可知道外麵都有什麼傳聞了?”綠薇學姐翻著白眼說道,“外界很多人都說我和守哲師弟有一腿,而你王宗安,其實是我的兒子……所以,我纔不惜弄出了很多優質植物靈種去扶持王氏。”

“咳咳~”王宗安尷尬不已,急忙起身拱手致歉,“委屈綠薇學姐了。隻是現在王氏越來越強大,家父為了……”

“行了~行了~我真要介意,也不會現在才說。”綠薇學姐風淡雲輕地說道,“反正我無父無母,愛說什麼隨他們說去。再者說,我也挺喜歡守哲師弟的,有機會和他一起生個孩子,想想還是蠻期待的。說不定還能生出個大天驕血脈。”

“……”

王宗安嘴角抽動,低頭無語,暗忖學姐您就算對父親有企圖,也彆當著我麵說好麼?照顧一下我這當兒子的感受行不行?

“至於你要從長春穀借點人,也不是不可以,隻是得看他們自己的意願。而且,你們王氏需要按照規矩支付他們酬勞。”綠薇學姐說道,“我覺得錦山應該會很樂意,他欠我錢太多了。”

“多謝綠薇學姐成全。”王宗安感激地行禮。

從綠薇這邊得到滿意回覆後,王宗安便被不耐煩應酬的綠薇趕了出去。

同時被借走的,還有綠薇學姐的息壤手鐲。反正綠薇她最近一直宅在長春穀做研究,順便專心修煉打磨修為,爭取早日衝上紫府境,息壤手鐲可有可無。

隨後。

王宗安又去探望了一下長生樹,表達了一下他已經將他的“愛女”,祭煉成了本命靈植,並且把它照顧得很好,隻不過冇有息壤手鐲,也不方便帶過來。

等回頭有機會,再帶他的本命長生樹來探望一下老長生樹。

對此,長生樹自然是老懷開慰,直道“老夫總算冇有托付錯人”。

他這一口一個老夫,也讓王宗安心中隱隱警惕,覺得回頭一定得給他的本命靈植長生樹好好洗洗腦,做做心理建設,彆萬一將來九階化形時,化成個鬍子拉渣的摳腳大漢就不妙了。

至於在她五階時,用靈植化形丹這種事情,王宗安是不屑於乾的。

畢竟那種靈植化形丹雖然有效,但實際上會對靈植的根基造成損傷,直接導致未來晉升七階,甚至九階都加倍困難。

那株白玉靈牡丹是天資有限,多半晉升不了七階,他的長生樹卻是天賦異稟,他還指著她將來晉升九階呢,哪裡捨得?

長春穀諸事辦完後,他此行的任務便算是完成了一半。

至於另一半……則是去“拜見”那位對他的成長過程造成了極大影響,至今仍舊讓他極為崇拜和敬畏的姐姐——王璃瑤。

湖心碎島。

水雲閣。

這裡是整個沅水天湖元水靈氣最為濃鬱的地方,可以說是鐘靈毓秀,但小院本身,卻修建的相當樸素,充滿了生活氣息,和沅水上人的沅水閣可以說是天壤之彆。

這也是王璃瑤受王守哲影響的地方。

對於自己日常生活起居的地方,她向來是以舒適為先。她的小院裡甚至還開辟了一塊簡易的藥田,專門種植了一些元水靈龜和離火雀愛吃的靈植靈果。

院子裡,還有專門為兩個小傢夥開辟的水池和鳥窩,有種農家小院般的溫馨感。

要不是親眼看到,大概任誰都想不到,隴左學宮名聲在外的璃瑤大天驕,其居所居然會是這種風格。

院子的花藤架下,一襲水藍色劍袖長袍,清冷如仙的王璃瑤靜靜讀完父親的來信,那對璀璨如星空的雙眸之中光芒一閃,掠過一抹興奮和期待的悸動。

“準備了整整三十年,終於要開始了。我的【絃歌】,已經等待太久了。”

早在三十九歲的時候,她就已經成功晉升了天人境。

如今,距離她晉昇天人境已經過去將近三十年,憑著她大天驕乙等的血脈資質,她的修為早已經到了天人境中期。

隻不過,為了父親的計劃,她一直在努力打磨自己的實力,夯實根基,行事也極為低調,除了在學宮的事務上仍舊一絲不苟之外,極少出手展示自己的實力。

如今,父親的計劃終於啟動,她的劍,也終於到了展露鋒芒的時候。

“鏘!”

一聲清脆的劍鳴聲響起。

一柄靈動十足的極品寶劍受璃瑤氣機而動,自她腰間飛射而出,宛若靈物般繞著她盤旋,縈繞起來。

那寶劍的造型樸素而古拙,劍身上篆刻的銘文也已經有些模糊,但這些卻絲毫不能掩蓋其威勢。

隨著盤旋環繞,濛濛青光自劍身上瀰漫而出,氣息玄奧莫測,帶著一股難以名狀的優雅和威嚴。

劍身震顫之間,一道如絃歌雅音般清脆悅耳的女童聲自劍身中傳來:“璃瑤姐姐,總算輪到我上場了~~好開心呀好開心~~”

這正是……

劍靈——絃歌!

隨著劍鳴聲起,王璃瑤身上也有沛然威勢瀰漫而起,恍如水魄電光,又似碧波萬頃,凜然生威。

她那雙燦然星眸之中,也有電光乍然迸現。

看著這一幕,王宗安心中又是敬畏又是心服。

果然,姐姐就是姐姐,單單這份氣勢,就不是一般的天人境修士能比擬的。就連同是大天驕的自己,都自愧不如。

這一去,姐姐肯定不會讓父親失望。

正所謂“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

多年傾心磨一劍,劍出,必光耀四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