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六十章 大帝VS氣運之子!一敗塗地

保護我方族長 第六十章 大帝VS氣運之子!一敗塗地

作者:傲無常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08:31:18

-

……

在老姚的安排下,每人的桌麵上又是放了一張試卷。

隆昌大帝還特地檢查了一下試卷,一見到上麵那些題目,他也是一陣頭暈目眩,急忙挪開眼神後纔好了許多。

他忍不住在心中暗自吐槽,神朝那些人腦子也不知道怎麼長的,給孩子們做的題都這麼難?

還好還好~~他隆昌大帝當年年幼之時,這些變態的題目還冇有從遺蹟中被挖掘出來呢,想想都是慶幸的很。

隆昌大帝一看到那幾個孩子可愛的臉龐,心中也是有了幾分猶豫。

要不然還是就這樣算了?對孩子們彆太殘忍了。

但是轉念他又想到,總得要拿點牌對付王守哲吧。現在放棄,豈不就前功儘棄了?

一念至此,隆昌大帝笑得愈發和藹起來:“孩子們,儘情享受考試的樂趣吧~~也彆太有壓力,隨便考。”

他心中默默又補了一句,你們幾小隻,以後要是有了心理陰影千萬彆怪朕,要怪就怪那王守哲。誰讓他有事兒冇事兒就針對朕?朕隻是正當防衛而已,隻是正常的報複而已。

“考就考,怕什麼?”

雖然在第二次的考卷中,王瓔璿的學霸信心已經被打擊了不少,但終究她還是個元氣滿滿,精力無比充沛的“天才美少女”,抓起筆就開始解題。

我王瓔璿就不信了,大不了考個三十分。

結果她一看到題目,登時就傻了眼,上麵每一個字和符號她都認得,可組合在一起後,她滿腦子都是懵的。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乾什麼?

人生哲學的終極問題,一個接著一個迸現在她的腦海裡。

至於王璃瓏,那就更慘了,一對忽閃忽閃水汪汪的金眸中,已經暈得盪漾出了一圈又一圈的蚊香圈。

好想睡覺怎麼辦?解不出題的原因,一定是剛纔吃的太多了。不得不承認,皇室的東西還是很好吃的……尤其那靈牛肉脯,蜜汁般香甜可口,一口氣吃個幾百斤都不會膩。

王璃瓏暈暈乎乎地想著。

“嗚嗚~”

雪凝小郡主咬著筆桿子,流淌下了不爭氣的眼淚。

皇室族學裡雖然偶爾也會出這麼一道變態題,可那都是用來當做大軸大題的。哪怕做不出來,族學先生也不會生氣。

現在可好……第一道題不會,第二道題不會,第三道題還是不會……每一道題都是大軸……

彆說她們幾個女孩子了,就連吳誌行也是滿臉蒼白,額頭汗水涔涔不斷。

每一道題,他都要絞儘腦汁去理解和思考,可即便如此,很多題依舊讓他想吐。

參加考試的四小隻和一大隻中,唯有王安業依舊是一副淡定如常,天塌不驚的模樣。隻見他時不時地思考一下,然後落筆解題,一道題一道題的攻克下去,猶若行雲流水。

見他如此,隆昌大帝得瑟的表情漸漸凝固起來,不敢確定的說:“老姚,他這是假的吧?一定是在裝模作樣吧?”

“這個……興許如此吧,老奴當年的成績也不太好,不太懂學霸的世界。”老姚有些同情的瞟了一眼大帝。

他已經預感到了,這個王安業壓根就是一塊鐵板,比起那五小隻小狼崽子還要深藏不露。

其實隆昌大帝也已經有了不妙的感覺,隻是依舊有那麼一絲僥倖心理,希望能有“奇蹟”的發生。

就在那一點一滴的煎熬之中。

“鐺!”

考試結束的鑼聲響起,王安業也是乖巧的放下了筆,不再解答。

“哇~~~”

王瓔璿開始淚奔。

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學霸夢,在這一瞬間被摧毀得支離破碎。我王瓔璿,終究隻是一個學渣渣而已。

“嗚嗚~”

王璃瓏也是哭了起來。

她把頭埋在了王瓔璿懷裡,抱著她一起哭,哭得好不傷心。

為什麼?人類為什麼要弄出這些可怕的題目,這些不都是給小孩子做的嗎?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殘忍?

至於雪凝小郡主……

她已經不哭了,她的眼淚在考試時就已經流乾。

“嘔,嘔!”

吳誌行腳步踉蹌地跑到了拙政閣外,大口大口的吐了。他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做題目,做到吐。

“唉~~”

王安業看著大家如此,也是長籲一聲。

說實話,這些題目確實不簡單。換做以前,十道題裡他也最多就能做對個三四道。但是經過器靈小姐姐的地獄式特訓之後,這些所謂的難題,也就是普普通通而已。

不管願不願意,考試的成績很快就出來了。

果不其然。

學渣和學渣之間的差距,展露無遺,三個零蛋,一個三十分,外加一個滿分。

毫無疑問,那個滿分就是王安業。

這個成績一出來。

所有人再看王安業的眼神,就完全不一樣了。

這哪裡是能用學霸兩個字來形容的。

分明是個學神。

“安業侄兒。”王瓔璿抓著王安業的胳膊,滿眼都是崇拜的色彩,“我從來冇有想到,原來你這麼厲害,那些題我可是一道都做不出來。”

“其實我也有幾道題是蒙的,僥倖蒙對了而已。”王安業謙虛地說道。

他嘴上這麼說著,心裡卻在想,若是瓔璿姑姑去新兵營報到,器靈小姐姐想不開執意要給她補課的話,她們兩個之間總得有一個崩掉,絕難共存。

吳雪凝看王安業的眼神,也有些不對勁了。

這哪裡是吳憶蘿冇有眼光啊,這分明是她撿了一個寶。

這王安業無論是外貌、氣度、智慧,甚至是天賦,都是無可挑剔。要說唯一的小小缺陷,就是六品世家的底蘊還太低了些。

“哼!這小子還是有兩下子的。”隆昌大帝臉上火辣辣的疼。

他拿出來的那套引以為傲的試題,非但冇有為難到王安業,反而給了他一個展現自我“揚名立萬”的機會。

不過好在,隆昌大帝也是個輸得起的人,當下便手一揮,說道:“安業小子,朕承認你還是挺優秀的,配得上我們家憶蘿了。”

“陛下過譽了,安業不過是恪守本分而已。”王安業風度翩翩地拱手行禮,小小年紀,真是沉穩有度,很是端得住。

“先前答應過你一個條件。”隆昌大帝的臉色和藹了許多,“你說說看,想和朕提什麼條件?當然,如果你想讓安郡王直接當選帝子,這肯定是不可能的。”

“陛下,先前不過是戲言,當不得真。”王安業急忙說道,“您若真想獎勵,就再賞安業一個紅包吧。”

這小子說話真好聽,比他太爺爺王守哲強多了。

隆昌大帝的心情一下子舒爽了許多,笑著擺手道:“朕乃大帝,承諾自當一言九鼎。罷了罷了,既然你想要紅包,那朕再獎你一個,一百萬,不,兩百萬乾金!”

這對孩子來說,這已經是一筆钜款了。

整個隴左郡一年的國稅收入,也不過是一千數百萬。

可見隆昌大帝還是挺看好王安業,想著法子提攜一下這孩子。

“兩百萬?”王瓔璿和王璃瓏麵麵相覷,忍不住低聲交頭接耳起來,“璃瓏姑姑,安業果然聰明。他先前推斷過說陛下應該是太能吃了,把國庫都吃窮了,這才變著法子,想從咱們隴左郡撈錢。”

王璃瓏也是低聲歎息說:“唉,這年頭大帝的日子也不好過啊。”

“就是就是,就連王氏主脈給咱們發紅包,都是每人發一百五十萬乾金的。”王瓔璿也是低聲歎息說,“大帝的一個承諾,就僅僅值兩百萬乾金嗎?果然還是被吃窮了吧……”

一個小少女一條少女龍,兩人交頭接耳,低聲嘀咕,自以為很隱蔽。

可隆昌大帝是什麼人?

人家可是堂堂淩虛大帝,隻要他有心的話,拙政閣外有一隻小小螞蟻在爬,他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彆說是他了,就連老姚這等神通境強者,也早就已經脫離凡人範疇了。

兩個女孩的話,他們兩個聽的是清清楚楚,不由麵麵相覷,都露出了尷尬之色。

尤其是隆昌大帝,更是被說得臉皮子發燙。他是挺能吃的,可是哪個淩虛境他不能吃?

國庫的確不富裕,可也冇窮到要為了口吃的,要對隴左金加稅的地步吧?

好你個王守哲,在背後編排朕的不是還上癮了不成?在孩子們麵前,也敢詆譭朕為了口吃的來壓榨隴左郡?

他壓根就不信那是王安業自己說的。

小孩子家家,思想哪能那麼複雜?

還有那定國公府,也都是一群投機取巧的壞分子,每個孩子給一百五十萬乾金紅包,顯得你定國公府多有錢似的。

也不看看你們都窮成啥樣了?旁人不知道,朕還能不清楚嗎?

說來說去,如此狠心投巨資,還不就是為了想通過王守哲,勾搭上安郡王那條線,準備來一次從龍之功,打一個翻身仗嗎?

嗬嗬,朕一眼就看穿了你們的奸詐小心思。

以己度人下,隆昌大帝越想越覺得是這個道理,不由得對王守哲和定國公府,都氣得牙根直癢癢。

回頭一定得好好拿捏拿捏他們,多給幾雙小鞋他們穿穿。

不過,就算是拿捏,也是後話了。眼下,因為定國公府恣意抬高紅包價格,也是給隆昌大帝出了一道巨大的難題。

這一波怎麼給是個大問題。給少了,傳將出去他隆昌大帝的承諾不值錢。給多了吧,私庫荷包也疼得慌。他總不至於挪用國庫資金來發紅包吧?

頭疼!

怎麼一碰到王氏的事情,就開始頭疼?

那王守哲就是生來克他的是吧?

“安業小子你自己說說,除了紅包之外還缺點啥獎勵?寶物,丹藥,武器,寶甲,都可以。”隆昌大帝一臉和藹的笑著。

他索性將問題,推回給了王安業。

乾金是好東西,但是動輒給個數百上千萬也不是個事兒。畢竟國家大了,處處需要用到現金。

他也想過了,隻要安業小子開口,千萬以內的寶物還是可以咬咬牙給一件的。

若是這小子不識趣兒,獅子大開口要個神通靈寶啥的,他還能借題發揮去懟一下王守哲,嚴肅批評他幾個時辰,問問他是怎麼教孩子的?教育孩子,不能光抓學習,也得抓一抓孩子的思想品德啊~

隆昌大帝越想越覺得自己聰明。

這可是一石二鳥之計啊。

“我要什麼東西?”

王安業一下子有點懵了,開始擰著眉頭仔細地思考了起來。

過了足足一炷香後,他還是冇想出來,隻好搖了搖頭說,道:“陛下,我似乎不缺什麼東西。您就隨便賞點意思意思行了。”

“不缺啥……?”隆昌大帝吸著冷氣,以異樣的眼神瞅著王安業。

你這小子,口氣還能再大一點嗎?

什麼叫隨便賞點意思意思?你這是瞧不起誰呢?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老姚在一旁暗中朝王安業擠眼睛,幫腔道,“陛下讓你要,你就踏踏實實的要,莫要矯情。”

說著,他還暗中偷偷豎起一個手指頭,彷彿在暗中指點王安業,不要超過一千萬的就行。

這一下王安業真有點哭笑不得了:“姚公公,我真的是想來想去,也想不出有什麼想要的。我真的不缺啥。”

再說了,限額一千萬以下的寶物,能有啥好寶物?

“哎呦呦,你這臭小子,這就不實誠了啊。”隆昌大帝翻了一下白眼,“哪有誰會不缺寶物的?給你一件神通靈寶你缺不缺?修煉真法缺不缺?”

“陛下能給我神通靈寶?”王安業倒是略有了些興致。

“朕就是這麼一說。”隆昌大帝急忙收回話頭,冇好氣地瞪眼說,“就你這屁大點的孩子,朕倒是想給你一件神通靈寶。可每一件有思想的神通靈寶水都深得很,你年齡還小,駕馭不住的。”

“就像朕這枚神通靈寶級的儲物戒——【貔貅寶戒】。器靈的脾氣大得很,往往隻進不出。憑著朕大帝級的實力,才能讓他乖乖聽話。換你……你行麼?”

說話間,隆昌大帝還漫不經心地伸出手指,炫耀起了他那枚神通靈寶級的儲物戒。

隻見那儲物戒上麵浮雕著一隻凶獸貔貅,看起來十分靈動,宛若活物一般,眼睛更是凶神惡煞地瞪著每一個人。

神通靈寶很稀有,神通靈寶級的儲物戒更加稀有,隆昌帝如此自得,也不是冇有理由的。

然而,聽到隆昌帝的話,安業還冇什麼反應,他手上的無量寶戒卻不乾了。

“喂喂,你瞧不起誰呢?”無量寶戒的器靈小姐姐忍不住的叫囂了起來,“雖然你是大帝,可也不能這麼瞧不起我們家安業吧?”

“這,這,這……”隆昌大帝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神通靈寶級的儲物戒!?”

非但是大帝吃驚,就連老姚都是滿臉錯愕。

這是開玩笑的吧,王安業這小子,竟然有此等級彆的儲物戒?

這種儲物戒,整個皇室也就之隻有三枚。一枚在大帝手上,一枚在域外戰場當做戰術裝備使用,另外一枚則是在德馨親王手上。

神通靈寶級儲物戒不同於同級彆的神通靈寶武器裝備。後者對神通真人來說是剛需,有冇有對戰鬥力的影響非常巨大,所以一般的神通境強者哪怕砸鍋賣鐵也會想辦法弄上一件。

而儲物戒的話,差一個級彆也“影響不大”。

這就像一個靈台境修士,購買的第一件靈器,通常不是武器就是防禦性靈器。誰會在冇有武器的情況下,先去買一件儲物戒戴上?

也是由此,神通靈寶級儲物戒作為非必需品,往往更加稀少。

物以稀為貴下,價格就“噌噌噌”的往上飆。

“……”

一旁的吳誌行和吳雪凝,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王安業。

這小子有一件神通靈寶級武器,已經是十分出乎人意料了。可他竟然還有儲物戒?這也太豪富了吧?

這特麼纔是個十二歲的孩子啊……

就在眾人目瞪口呆,氣氛無比詭異安靜去的同時,無量寶戒小姐姐卻還在繼續叫囂:“還有,什麼叫我們家安業年紀輕,駕馭不住神通靈寶?什麼叫神通靈寶的水都很深?安業,姐姐問你,姐姐的水深麼?你駕馭得住姐姐麼?”

“這個……姐姐的水不深,安業駕馭得住……”王安業老老實實地說,“無量姐姐很好說話的。”

“就是嘛,隻要我們家安業有需求,哪怕是很過分的要求,姐姐都會想辦法滿足你的。”

“謝謝無量姐姐。”

“不客氣,安業弟弟,麼~~~”

“還有那位大帝,你賜予安業的神通靈寶儘管拿來,我保管將它調教得服服帖帖。就算我不行,還有無塵前輩呢……”

隆昌大帝活了數千年,按理說這臉皮已經堪比城牆了,可這會兒,卻極為難得的感覺臉皮發燙。

冇辦法,這一波接著一波朝他無形打臉的,是一個僅有十二歲的孩子!

“無塵前輩是?”

一旁的老姚,又是敏銳地感覺不妙,低聲問了一句。

“姚公公。”吳誌行見狀不妙,也是急忙上前說道,“那是安業武器的器靈前輩……”

“也是神通靈寶?”老姚的眼皮子跳了跳。

“呃……冇錯。”吳誌行為了防止大帝再被打臉,忙不迭解釋說,“是一柄很厲害的神通靈劍,千秋都吃了大虧。”

千秋都吃大虧?

要知道,千秋其實算是比較厲害的神通靈寶了,就是嘴太碎,所以纔不太受待見。

大帝和老姚雙雙無語。

那還是一個十二歲的小破孩麼?

他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王氏難道是將所有的財富,都集中到了他身上去了嗎?

難怪他思來想去,居然說冇啥有需求的,不是人家裝……是真的已經看不上普通寶物了。

虧得隆昌大帝,還感覺自己挺大方的……

“陛下,看一下那副《神朝餘暉圖》吧。”老姚低聲提醒說,“說不定……唉~”

這就是典型心理變化了。窮人戴塊真表,旁人都認為是假的。富人戴一塊假表,旁人都認為那是真的!

一個十二歲小破孩拿出《神朝餘暉圖》,大帝的態度是何等漫不經心,可一個坐擁兩件神通靈寶,連千萬寶物都看不上的十二歲孩子拿出的《神朝餘暉圖》,就得令人想想了。

畢竟《神朝餘暉圖》再有價值,也不過是藝術品,拍賣價也就數百萬乾金,有權有勢之人的閒暇玩物到這價格已經到頂了,哪能和可以代代相傳的神通靈寶比?

“對啊,安業送的神朝餘暉圖,朕還未鑒定呢。”隆昌大帝倒底是臉皮厚,轉了個由頭先檢視起《神朝餘暉圖》來。

他展開一看,此圖古樸厚重,姬大師的風格和韻味撲麵而至。

“這?”隆昌大帝心一驚,“不對勁,不對勁啊~這風格古拙濃烈,與姬大師的風格很像,卻更加渾厚三分。要說是仿品吧,朕還從未見過仿品猶勝正品半籌的。要說是正品吧,哪怕是業餘玩家,也能分辨出這畫作與姬大師風格之中的差異性。”

“好畫,好畫。”隆昌大帝鑒賞之餘,讚不絕口道,“這一幅《神朝餘暉圖》,將神朝真正的最後輝煌和落寞悉數展現的淋漓儘致,比姬大師那一幅更加恢宏大氣!安業小子,這是何人仿品?”

“回陛下,這是安業的師尊留給安業的。”王安業老實地回答。

當初的無量寶戒中,資源性的東西已經消耗一空,唯獨留下了一些冇啥用的藝術品。要不是聽說了隆昌帝大帝損壞的那幅圖的名字,剛好和其中一幅畫名字相同,連安業自己都快忘記有這些東西了。

“令尊師是……?”隆昌大帝好奇地問道。

“回陛下,家師姬無塵,活著的時候是仙朝中人。”王安業老實無比地說,“現在便是神通靈寶‘歲月’的器靈。”

“殘魂當器靈?倒也不是冇有過……不算太稀罕。”隆昌大帝嘀咕了一句。

驀地,他身軀一僵。

“姬無塵,姓姬?好耳熟的名字。朕記得姬大師仙去之前,曾寫下一首詩《遊仙庭憶先父無塵》。莫非,姬前輩便是姬大師一輩子追憶的那位父親?”

“難怪,難怪……姬大師一生中曾數次說過,他在繪畫一道上的造詣,不及父親萬一,一輩子都在模仿父親,隻可惜父親優秀的墨寶都追隨他仙去了。先前還以為,那是姬大師的謙遜之詞,現在想來……了不起,了不起啊,朕可是追溯了一段曆史!”

隆昌大帝活太久了,真正的愛好已經不多了。最近數百年,他對姬大師的畫情有獨鐘,已經珍藏了數幅作品。

卻不曾想,竟然還能得到真正的《神朝餘暉圖》,光是這件心頭之好,就很難用金錢來衡量。

激動之後,他再看向王安業的眼神就變了。

這一下難辦了……

總不能賞他一件神通靈寶吧?

這時候,老姚低語傳音了幾句。

隆昌大帝當即眼睛一亮:“安業啊,既然你不知道喜歡啥,那就去朕的神兵殿逛逛,喜歡什麼自己選一件。不過提前說好,有兩個要求。一、那幾件神通靈寶不能拿,反正那些你自己也有了,拿了也浪費。二、隻能拿你自用的東西,不準送人。”

“啥?我自己去挑?”王安業倒是有了些興趣。

“朕的承諾一言九鼎,反正你是憶蘿的未婚夫,也不是外人。”隆昌大帝還是挺能算計的。

“那就多謝陛下了。”王安業感激地說,“陛下數千年的珍藏必然十分豐富,就算隻是逛一逛神兵殿,也可以漲漲見識。”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