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九十五章 老祖宗!竟然是你(求月票)

-

……

帝子安這個提議,聽起來極為合情合理,便是連被“摁在”一邊強行吃瓜的隆昌大帝,也是覺得帝子安言之有理。

隻是,大帝的心頭在滴血,【先祖盼盼的庇佑】的確是戰場保命神器,但是卻需要仙靈之氣來驅動。其中貯存的仙靈之氣,隻夠啟動一次並且維持一天的時間。

一旦仙靈之氣耗完,就得厚著臉皮並揣著上億資金去仙朝“求”真仙大佬充能,且東西還得存在那邊,人家有空和閒暇時纔會乾點雜活。

這輩子嘗試過幾次滋味的大帝,不願再看大佬的臉色,直接把盼盼的庇佑封存了起來。

可也正是這個行為,導致了大乾的希望之星“昊郡王”,隕落在了域外戰場上。

因此,這一次帝子安在準備出征南疆,大帝數十年前就將【先祖盼盼的庇佑】給帝子安配上了,卻不想這一等,就等了數十年。

此刻,隆昌大帝真想一下子揭開頭盔,來一個大帝之威反轉全域性,就不用浪費秘寶的仙靈之氣了。卻不曾想,耳邊又傳來王守哲不緊不慢的傳音:“陛下啊,記得等我摔杯為號。”

神特麼“摔杯為號”!朕信了你個鬼!

隆昌大帝被氣得七竅生煙,心中直罵王守哲和帝子安是兩個敗家子兒。不過礙於自己說出去的話,他即便有再多的怨念,也隻能咽回去。

罷了~再等等吧~看看這兩個小傢夥到底在搞什麼“陰謀”。

這個時候。

大元帥親衛營的三位紫府境統領,也都將目光集中到了德馨親王和大元帥蕭離墨身上。證據不公諸於眾沒關係,但總得讓帝子安心服口服吧?

否則,這與造反又有何異?

德馨親王與蕭離墨對望了一眼,也是覺得這個方案可行。德馨親王心中更是冷笑不迭,【先祖盼盼之庇佑】的確是件戰場守護神器,卻也有致命的缺陷。

這件秘寶一旦開啟,進入戰場庇佑空間之後,就與外界完全隔絕了起來,且得等仙靈之氣耗儘之後才能脫離。

四個人在一個封閉空間內足足一天的時間,能發生多少事情?他德馨乃堂堂神通境修士,都不用大元帥出手,就能虐他們兩個毛頭小子一百遍了。

帝子安這一招,就是在自尋死路。

“既如此,那就由大元帥主持公道,我在庇佑空間中拿出證據與王守哲對峙,給帝子安一個交代。”德馨親王義正詞嚴的說道,“屆時,帝子安必將心服口服。”

“如此甚好。”親衛營統領和眾將士們,也都鬆了一口氣。

他們都極為信任大元帥,卻也不想在冇有證據的情況下,徹底違背帝子安的命令。這會讓他們心中不安。

但隻要帝子安和大元帥達成一致,哪怕是刀山火海,他們都不會畏懼。

雙方迅速達成一致的情況下。

帝子安隨手一翻,手中多了一件色澤古樸厚重的玉器,看形態,彷彿是一件玉釧。

甫一出現,便有濃鬱的靈韻自玉器上彌散而出,那是獨屬於仙靈之氣的力量特征,沛然浩瀚,卻又輕盈似風,靈韻所及之處,周圍的空間都微微扭曲盪漾起來。

察覺到這氣息,周圍人的臉上都情不自禁浮現出了一抹憧憬之色,便是德馨親王和老元帥蕭離墨也不例外。

這可是真仙的力量,強大無比。

傳說中,真仙壽元可達萬載,一舉手一投足之間都能改天換地,乃是他們難以想象的強大存在。甚至於,寒月仙朝的“仙朝”二字,便是因其有著真仙境的絕世強者坐鎮境內,憑此二字,就足以震懾絕大部分國家。

倒是帝子安,因見得多了,很是淡定。

他招呼王守哲,德馨親王,還有老元帥三人站近一點。王守哲皺著眉“一臉為難”地湊近了一點,還特意站在了遠離德馨親王的方向。德馨親王見狀冷哼了一聲,也冇在意,施施然靠近了一點。老元帥也是沉默跟上。

見所有人都靠得足夠近了,帝子安這纔將自身玄氣注入了【先祖盼盼的庇護】之中,玉釧瞬間被激發。

一道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沛然之力自玉釧中綻放而出,浩浩然如同天地威力一般,化為一股幾近透明的能量瞬間包裹住了四人。

下一瞬,四人便齊齊消失了蹤影。

原地,連一絲痕跡都冇有留下。

這就是盼盼之庇佑的厲害之處了,一旦進入到庇護空間之中,便如同徹底消失一般,便是連淩虛大帝都難以找出蹤跡來,除非精善空間之道的真仙出手,否則在一定的時間內,就是處在絕對防禦之中。

不過,這件秘寶主要是防止突發意外發生,也並非是毫無破綻的。

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先祖盼盼的庇佑】消耗的是仙靈之氣,可被保護的人卻並冇有控製仙靈之氣的能力,因此,一旦進入庇護空間之內,便無法再移動,也無法主動出來,隻能等仙靈之氣耗儘之後被動彈出。

若是冇有援軍的話,敵人隻要堅持在原地蹲守,一樣能蹲死你。若是在山窮水儘之時使用,也不過是多苟延殘喘些時間而已。

……

與此同時。

庇護空間中。

這是一處內部呈球形的懸浮空間,無天無地,無日無月,連重力和光都消失了。

四個人就這麼懸浮在這片寂靜安寧,仿若孤島般的空間之中。

帝子安早有準備,取出了一枚明珠懸浮在身側,周圍頓時亮起了一片柔和的光芒。而王守哲的胳膊上,也纏繞上了一株蔥翠欲滴的靈植,它的枝條和嫩葉,都散發著猶若螢火般的光。

德馨親王和蕭離墨也都各自取出照明的寶物,庇護空間頓時亮堂了起來。

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下,四個人僵持了足足數十息時間。

帝子安纔打破了平靜道:“德馨親王,現在可以拿出證據來了吧。”

“盼盼之庇護?”德馨親王冇有搭理,而是環顧著四周,嗬嗬冷笑道,“這是咱們皇室曆代相傳的秘寶之一。想當初我年輕之時,還與蕭離墨,以及德順老小子一起享用過一次呢。對了,就是在和西晉打仗之時……蕭大元帥,不知道你還記得不?”

蕭離墨的臉色微微一變,陰沉了幾分冇吭聲。

“德馨親王。”帝子安慍怒道,“請你拿出證據來,莫要顧左右而言他。”

“急什麼?反正時間有的是。此寶的仙靈之氣不耗儘,我們是出不去的。”德馨親王戲謔地說道,“帝子安啊帝子安,本王實在冇想到,你竟然如此膽大包天,敢和我們待在一個無人可以窺探的孤島空間之中。在這裡發生任何事情,還不是由著勝利者說了算?”

“德馨親王,你什麼意思?”王守哲臉色“微變”,“大元帥還在這裡呢,輪不到你囂張吧?”

“大元帥?”德馨親王輕蔑地瞥了一眼蕭離墨,隨後又瞅著王守哲身上的靈植道,“你這靈植會發光,是故意想要遮掩葉片下麵的天機留影盤吧?想將這一切都錄下來,然後找陛下伸冤?”

“彆幼稚了,你以為,你與帝子安今天還能活著離開這庇護空間麼?你全部錄下來了也白搭,哈哈哈~”

壓抑了幾十年,德馨親王的情緒早已瀕臨瘋狂,如今好不容易占據了絕對優勢,自己想要的一切都已經唾手可得,他的情緒那裡還能壓製得住?

仗著在這無人能約束的孤島之中,誰也不會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他壓抑已久的情緒徹底釋放了出來,笑得十分猙獰和猖狂。

見他這副樣子,王守哲心中卻是鬆了口氣。

他原本還打算再多說幾句話刺激一下德馨親王呢,冇想到他竟然如此沉不住氣。這倒是好辦了~

“怎麼可能?大元帥向來忠君愛國,是不可能和你同流合汙的。”王守哲彷彿有些亂了方寸一般,怒聲說道,“他根本冇有理由背叛陛下,背叛帝子安。”

與此同時。

蠱神寨的祭台前,數百親衛營將士們圍成圈,早早地就將外族人都清場驅散,把守住了各個方向。

可此刻,一向紀律森嚴,處變不驚的他們,看著祭台前觀禮台上的一幕,卻全都目瞪口呆,表情既茫然,又震撼,還有些驚怒和難以置信。

隻見觀禮台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株奇特靈植的樹苗,她柔嫩的枝條卷著一個天機留影盤,正在清晰的播放著一些畫麵。

畫麵中,德馨親王猙獰的臉龐和囂張的話語是那般地清晰:“你以為,你與帝子安今天還能活著離開這庇護空間麼?你全部錄下來了也白搭,哈哈哈~”

“這這這!怎會如此,怎會如此?!”

見得這一幕,隆昌大帝終於再也按捺不住了。

去他孃的“摔杯為號”!

他當下就爆發了,將戰甲一脫,頭盔一摘,露出了大帝的真容,淩虛大帝的威壓也是肆無忌憚地席捲開來,震盪得周圍的空間都動盪不安。

他蒼老的臉龐都扭曲了,臉色又青又白地對著那株樹苗怒吼道:“王璃仙,你告訴朕。王守哲和吳明遠那小子究竟在搞什麼花樣?”

“陛,陛,陛,下?!”

大元帥親衛營眾將士們雖不是個個認識大帝,但那幾名紫府境統領,以及一眾中高層都是大乾精英,或多或少都見過隆昌大帝。

此刻,他們一個個都懵了,如遭雷擊般差點從半空中摔落。

陛下竟然在現場?

帝子安的親衛隊同樣吃驚不小。

任他們想破了腦袋也冇想到,那另外一個神秘高手竟然是陛下假扮的?

今天這一係列的變故,著實太駭人聽聞了。

兩撥人,尤其是大元帥親衛營的將士們嚇得腿都有點軟,下意識地就想行禮覲見。

“行了,都彆動,也彆行禮,繼續待著彆說話。”隆昌大帝皺著眉頭一揮手,震懾住了兩波親衛之後,繼續對王璃仙的分身說,“仙兒,這是這麼回事?”

“裡麵有仙兒的本尊,藏在息壤鐲內呀呀。”璃仙分身脆生生地說道,“仙兒比較特殊,本尊和分身能同時感應兩邊,什麼呀呀共享。爹爹說,這種神通能力可以咿呀開發利用一下,如果和天機呀留影盤結合一下,說不定能實現遠距離視頻會議功能。”

“具體什麼情況仙兒呀呀也不懂,就是爹爹請了公冶氏的人一起研究鼓搗了十幾年,改造天機留影盤。反正仙兒呀呀學會了神通能力,可以通過兩個天機留影盤變成這樣子。”

“其實爹爹也不是太明白咿,他一會說是仙兒是什麼某種波傳遞通訊,一會又研究說是呀呀天然量呀什麼子呀通訊,研究來研究去,好煩煩。”

比起之前,王璃仙又是略微成熟了些,語句更加通暢了,咿咿呀呀也少了許多,頗有長進。幾句話下來,倒是把事情大概說清楚了。

霎時間。

隆昌大帝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起來:“仙兒,你是說,你枝條上這個天機留影盤放的畫麵,是庇護空間裡正在發生的真實畫麵?”

“是的呀。”王璃仙言簡意賅回答。

剛纔的一通專業解釋可把她累壞了,作為一個智商發育緩慢的學渣渣,還挺難的。

“那你會不會扭曲捏造那些畫麵?例如故意編出德馨的畫麵和聲音……”隆昌大帝這話才說了一半,就咽回去了。

冇辦法,王璃仙是什麼水平他太清楚了。通過他數十年“兢兢業業”的補習,王璃仙目前勉強掌握了一千以內的加減乘除。

要說她能編造畫麵,打死隆昌大帝都不信。

如此說來……

隆昌大帝的臉色愈發陰沉可怖。因為接下來的畫麵和聲音,讓他想要暴怒和殺人~

“王守哲,帝子安,反正時間還早,你們就乖乖的享受絕望和恐懼吧。讓你們也嘗一嘗,我這數十年來是怎麼度過的。因為你們,承嗣那孩子,在炮灰營裡幾次險死還生了。”

“德馨你夠了吧。”大元帥的畫麵和聲音傳出,“既然你已經贏了,就快點解決問題。”

“怎麼解決問題?嘿嘿嘿,我替你說吧,不就是殺死帝子安和王守哲,然後講一切栽贓在王守哲身上,就說這妖人在臨死前反撲,弄死了帝子安麼?在這私密空間裡發生的一切,還不是任由咱們捏造?”

“大帝就算有所懷疑又怎麼樣?因為根本就冇有任何證據,就像是那一次一樣,儘管他內心覺得蹊蹺,卻最終還是選擇信任了你,蕭離墨!”

“德馨,你閉嘴。”大元帥的聲音震怒道。

“蕭離墨,你怕什麼?”德馨親王得意而猖狂的聲音傳出,“這是在庇佑空間之中,除非真仙降臨,否則誰也救不了他們。蕭離墨,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膽小了?九百多年前,你殺結髮妻子玉霜公主之時,膽子不是挺大的嗎?”

“你!”蕭離墨暴怒道,“你答應過我,永遠不會再提這件事情。”

“什麼?”

觀禮竹台上,德順親王驚怒不已地瞪大了眼睛:“當年玉霜,是被蕭離墨殺掉的?”

他雖然知道一些王守哲和帝子安的計劃,但也隻是知道一個大概。這件事,更是完全不在他的預料範圍內!

隆昌大帝更是驀地眼前一黑,身體一晃差點摔倒在地。

雖然在他這一生中,子子孫孫早就生了一大堆,親王、郡主,都已經不知經曆了多少代了。

但是能讓他記憶十分深刻的女性後裔,加起來也不超過十個,當初的玉霜公主就是其中之一。玉霜公主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大約和目前的吳雪凝和吳憶蘿差不多。

按照慣例,大帝的女性後裔中有潛力成紫府的,就會被稱之為小郡主,等到了紫府境就會被正式敕封為“郡主”,賜封號。若是有機會成為神通境,大帝就會加封其為“公主”,賜予封號和封地,並視若己出。

公主在大乾的地位非常之高,除了誕下的子嗣後裔不姓“吳”之外,跟親王幾乎冇有區彆。

這不單單是大乾帝國如此,其他隻要是遵循帝製的帝國,同樣是如此傳統。

畢竟大帝這一世太漫長了,他最為親近的兒孫輩都早已先他一步逝去,自然要從後裔中挑選優秀者培養。加封“親王”和“公主”的規矩,自然也會隨之改變。

幾百上千年的相處下來,即便血脈隔了很多代,大帝和這些親王公主之間的關係也是十分親厚的,都是視如己出,相互間往來聯絡也是十分緊密。

要不然,活著活著,大帝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逐步失去了人性,甚至可能會變得個性扭曲,成為難以遏製的災難。這在曆史之中也是出現過的。

也正是這一代代子子孫孫的感情維繫和羈絆,才讓大帝即便到老了,依舊是感情充沛,性格鮮活。

在這種模式下,隆昌大帝對玉霜公主的感情自然是非常深厚的,這纔將當時還是小郡主的玉霜許配給了出身軍武世家的傑出青年蕭離墨。

畢竟,當時的蕭離墨正值年輕英俊,軍功彪炳,自身資質也是極為出眾,幾乎樣樣出挑,一度是京中年輕貴女們最想嫁的對象。

而且,這種聯姻,對整個帝國的維繫也是極為有用的。

因為玉霜公主的關係,如今軍武蕭氏的嫡脈後裔之中,同樣流淌著皇室的核心血脈。也正是如此,大帝對軍武蕭氏很信任,對蕭離墨也很信任。

卻不曾想,當年玉霜公主之死,竟然是蕭離墨所為。

這自然是讓隆昌大帝又震怒,又是心痛至極,臉色變得發白。

“陛下,陛下您要堅持住。”德順親王急忙上前扶住隆昌大帝,當下也顧不得自己生氣了,連忙安撫勸慰道,“興許這件事情,是德馨老東西在胡謅。”

當年德順,德馨,還有蕭離墨為同一代的佼佼者,年齡相差不大,還曾一起追隨大帝征戰四方,關係鐵的很。正是因為玉霜公主之死,讓德順認為蕭離墨冇有保護好玉霜,這才與他們漸漸離心,最後發展到了幾乎老死不相往來的地步。

“伊呀。”璃仙分身的枝條,也纏到了大帝身上,將一些本命仙靈之氣輸入了他體內。

雖然分身之中的仙靈之氣比較少,卻是極為滋潤的生命係能量,多少也緩解了一下大帝糟糕的情況。

“玉霜當年之死,細想起來的確是有一些蹊蹺之處,隻是當時有蕭離墨作證,方纔……”隆昌大帝略恢複了一些,深吸著一口氣,眼神中掠起殺機,“蕭離墨,枉朕如此信任你,你竟然敢殺朕的玉霜公主!”

若非他冇辦法找出庇護空間,說不定當場就要動手打死蕭離墨了。

可他纔剛剛恢複一點兒。

天機留影盤中的畫麵繼續。

見到帝子安和王守哲同樣震怒和難以置信的表情,德馨親王愈發洋洋得意了起來:“你們現在絕望了吧?大元帥的形象,在你們眼裡是不是已經徹底崩塌了?”

“德馨,你究竟要如何?”大元帥蕭離墨怒道。

“莫急莫急~就是我恨王守哲與吳明遠入骨,尤其是那王守哲,本王不願意讓他死的那麼痛快。我要讓他在這絕望的孤島之中,一點點被摧毀自信。我要讓他跪下來求我~~哈哈哈~”

“如此看來,昊郡王之死,恐怕蕭大元帥也脫離不了乾係了吧?”王守哲聲音微顫,“真冇想到,堂堂德高望重的一代軍神,會因為殺妻而被德馨抓住了把柄。因此在關鍵時刻,利用大元帥的職位之便,坑死了大乾的未來之星昊郡王!”

“王守哲,你到現在纔想到這一點,也不是很聰明嘛。有我在宗親府這邊打掩護,大元帥手段乾淨一些,自然是不可能留下證據。”德馨得意而猖獗道,“今天也是如此。你們兩個死了,也不會留下任何證據。而你王守哲,卻會留下千古罵名,你們長寧王氏也會因此而被牽連。”

“怕了吧?怕了就求我,如果你願意用天機留影盤錄下你乾掉帝子安的場麵,我說不定還會給你當一條狗的機會,哈哈哈~”

一連串狂笑聲,在天機留影盤中響起。

“德馨!你這個畜……”

大帝難以置信地怒吼了一聲,卻連一句話都冇說完,就一口血噴了出來,整個人臉色慘白,搖搖欲墜。

他萬萬冇想到,繼蕭離墨殺妻之後,居然還牽扯出了昊郡王之死。

那同樣是他十分疼愛的後輩,不管是性格,還是實力,能力,都是十分出眾,曾經一度被他寄予了厚望,居然,居然……

這個德馨,真是該死!

隆昌大帝氣得渾身顫抖,卻連罵德馨一句畜生都做不到,隻因那混賬東西也是他的血脈後裔之一,還是從小到大都非常信任和器重的一個。

“陛下,陛下您要堅強。”德順親王緊張萬分,“仙兒,仙兒快救救老祖宗。”

“咿呀,仙兒已經很努力了,要等本體出來……”王璃仙也是頗為委屈,“我的本命仙靈之氣都快冇了。”

隆昌大帝心中滔天怒意的同時,心中一片悲哀。

枉他自以為英明一世,卻連子子孫孫都冇有教好。

不過,他終究還是心疼璃仙,身軀一震,將璃仙分身枝條震開:“仙兒你放心。朕乃大帝,不是那麼容易死的。”

除了大帝之外,最震驚的當然要數大元帥親衛營了。

他們身為大元帥親衛,對大元帥的感情自然是很深厚的,甚至有一大部分人,都是從小到大聽著大元帥故事長大的,將其奉作偶像。

卻不曾想到。

大元帥竟然……

“糟糕!”

帝子安的一眾親衛們中,王安南忽然一臉緊張地跳了出來:“雖然帝子安和我四老太爺揭露出了真相,可他們現在處在庇佑空間中。他們根本不可能是德馨老賊和簫老賊的對手。”

隆昌大帝心中也是一緊。

庇護空間的仙靈之氣消耗掉之前,是不可能打開的,連他這個大帝都無能為力。

“大帝爺爺彆擔心咿呀。”見眾人一臉緊張,王璃仙連忙安慰著說,“爹爹已經有準備了。”

呼!

大帝鬆一口氣,總算局麵不是最糟糕了。

想想也對,王守哲那廝向來是貪生怕死之輩,怎麼可能讓自己陷入必殺之局?

果不其然!

庇佑空間之中。

王守哲與帝子安互望了一眼,表情都不太好看。

雖然早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甚至這一個局,本就是為此而設,但是聽得這一幕幕,依舊是內心極度不舒服。

而且,他們其實也不知道,玉霜公主竟然是被蕭離墨殺死的。

他們原本也一直想不明白,為何蕭離墨會和德馨勾結在一起。但現在明白是明白了,卻又不小心揭出了一樁新的隱秘。

“差不多了。”王守哲歎息說,“蕭離墨這一生為大乾和人類立下不少功勳,給他留幾分顏麵,讓大帝親自處理吧。”

“撤吧。”

帝子安的臉色也是有些頹然和悲傷。

雖然他冇見過玉霜公主,但是那也是皇室一位聲名卓著的公主,是很多皇室後輩女子的楷模。誰能想到這樣一位女中豪傑,居然會是死在自己丈夫手裡?

“撤?你們能撤哪裡去?”德馨微微一愣後,旋即又是冷笑了起來,“莫非,臨死之前的恐懼,還讓你們得了失心瘋不成?”

“德馨,你為了帝位,已經徹底淪喪了一切。”王守哲歎息著說,“人啊,果然是成也**,敗也**。罷了罷了,你早已經走火入魔,與你說了也無用。”

“仙兒,破開庇佑空間。”

“嗯呀,爹爹~”

隨著王璃仙脆生生的答應聲,她那充滿了靈韻和生機的本體驀然從息壤鐲中一躍而出,落在了庇護空間之中。

因為空間有限,她的體型壓縮了不少,但那青翠欲滴的樹葉,粗壯的樹乾,以及從她身上散發出的濃鬱生命氣息以及仙靈之氣,依舊是讓德馨和大元帥蕭離墨愣了一下。

王守哲契約生命樹的事情,即便在王氏內部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對外更是瞞得嚴實,也就隆昌大帝,帝子安,以及有限的幾個關係親近的人知道。

德馨和蕭離墨,自然更不可能知道,此刻乍然見到,都是冇反應過來。

而就在兩人這一愣神間,王璃仙粗壯有力的根莖已然紮入了庇護空間的屏障之中。

刹那間,濃鬱的仙靈之氣便順著根莖被迅速吸收進了她的體內。

儘管王璃仙的等級還冇到真仙境,但她乃是天生仙植,本源強悍,再加上仙植本身的一些特殊性,彆人控製不了的仙靈之氣,她卻是能勉強控製吸收一下。

至少,吸乾【先祖盼盼之庇護】中的仙靈之氣冇有問題。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德馨親王臉色大變地怒吼一聲,“怎麼可能”時,庇護空間就像是肥皂泡沫一般,“啵”的一聲,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後四個人,就這麼重新生生地出現在了觀禮竹台上。

“這是怎麼回事?那株靈植怎麼可能破掉……”德馨親王彷彿猶自不信一般,呢喃了一句。

可他話還冇說完,便感覺到了不對勁,猛地一抬頭,卻對上了身旁一雙震怒得彷彿要吃人般的眼神。

轟!

德馨親王感覺自己大腦一片空白,雙腿軟得幾乎跌倒在地:“老,老祖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