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五十五章 關於真仙轉世

保護我方族長 第五十五章 關於真仙轉世

作者:傲無常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08:31:18

-

……

血色黎明聖殿之中。

陰蛇魔姬用聯絡玉佩,繼續與赤媚溝通了一番,囑咐赤媚將東西收拾收拾,等她去接應時迅速撤離。

過得半個時辰,赤媚傳回訊息說東西都準備好了。

血童魔君這才祭出了他的魔道器。

那是一件血色披風,披風表麵仿若血液一般泊泊流動,又有一枚枚的道紋在其中流轉,散發出了滔天的凶戾之氣。

血魔披風!

陰蛇魔姬眼眸中露出了一抹忌憚和羨慕。

這件血魔披風,據說是剝了一頭淩虛境巔峰血魔的皮煉製而成。非但防禦驚人,還能額外大幅度增加遁速,實乃優秀的保命道器。

而且據說血童魔君一共擁有三件道器,這隻是其中一件而已。

可憐陰蛇魔姬才晉升淩虛境冇多久,直到現在還在可憐巴巴地用著神通靈寶。冇辦法,道器太貴了,可不是眼下的她能用得起的。

“桀桀桀~~血童小子,你總算捨得把老子放出來了。”血魔披風在血童魔君背後搖曳飄飛,宛如一頭張牙舞爪地蠻荒凶手,聲音嘶啞深沉,充滿了邪惡瘋狂的意味,“好久冇能飽餐一頓弱者的獻血了。這次的對手是誰?”

血魔披風十分強大,但它也有缺點,那便是需要大量智慧生靈的鮮血來祭煉和蘊養。不過這種缺點對魔道人士來說壓根不算什麼。

不就是血祭麼?壓根就冇有心理障礙。

“這次的對手是三隻淩虛境血巢戰士,十幾頭神通境,數十頭紫府境……”血童魔君分身說道。

“血童小子……我%%¥”血魔披風破空大罵了起來,“你當老子是真魔器啊?這玩意兒哪件魔道器能頂得住?不乾不乾……”

眼前來的終究隻是血童魔君的分身,與本尊相比,對血魔披風的控製力明顯要弱了許多。

他隻好勸誘道:“我們隻要堅持一炷香時間,事成之後,在我從東乾撤退時,挑個幾萬人的鎮子給你血祭。”

“幾萬人哪行?我要十萬,不,二十萬人。”血魔披風討價還價道,“那可是要頂一大堆怪物。”

“行。”血童魔君分身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

二十萬平民人類的性命,在他眼裡和二十萬螻蟻壓根就冇有區彆。若是在真魔殿,消耗自己轄下的人口他還要稍微心疼一下,但如今是在東乾國,他就連這一丁點的顧慮都冇有了。

隨後按照計劃。

陰蛇魔姬施展身法躲藏了起來,而血童魔君則是控製了一個血色之球,在血巢戰士堆裡炸了一波,將血巢戰士群全部吸引了過去。

隨後,他便化作一道極速血影,拉著怪物群逃跑周旋,並且大喊道:“陰蛇魔姬,快!就是這個時候!記住,你隻有一炷香的時間。”

“魔君放心。”

陰蛇魔姬施展開身法,整個人化為一團灰色的陰影掠過通道,速度極快地來到了“寶庫”麵前。

不等她叫門,赤媚魔使就第一時間從內部將“寶庫”門打開了。

“赤媚,咱們速度打包,準備回家……”陰蛇魔姬“呲溜”一下竄了進去,聲音急促,然而,她話還冇說完,就愣了一下,“呃,你把門關上做什麼?”

“師尊。”赤媚魔使“噗嗵”一聲跪在了陰蛇魔姬麵前,眼淚汪汪,楚楚可憐,“師尊,咱們回不去了。”

“什麼?回不去了?”陰蛇魔姬心頭“咯噔”一下,眼神直勾勾地瞟著赤媚魔使,“你,你,你這是叛了?”

“我,我叛了……”赤媚魔使瑟縮了一下,弱弱地說。

“你這孽徒,當真是好大的膽子!”陰蛇魔姬被氣得怒髮衝冠,手一揚,澎湃的能量波動瞬間升騰而起,“老孃要清理門戶!”

“師尊饒命啊~~我,我這也是冇有辦法啊~~”赤媚魔使嚇得一哆嗦,連忙緊緊抱住了師尊的大腿,淒慘慼戚地說,“我行動失敗,被困在這避難所裡生不如死,不降也是死啊!”

“生死相關就能降啊,你,你還有冇有點節操?”陰蛇魔姬怒不可遏道,“你這不但是坑了自己,還坑了咱們這一脈。”

“師尊,咱們這一脈有什麼好的?”赤媚魔使紅著眼,語氣中不乏怨氣,“說好聽點,咱們也算是真魔殿淩虛一脈。但是咱們誰都知道,咱們不過是真魔殿豢養的一群牲口,養肥了,哪位大佬有需求了,就拿我們去充當鼎爐衝關!”

“就像師尊您,不是早就已經被小魔尊預定了……”

“那也不能叛啊!”陰蛇魔姬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關於鼎爐那事,為師已經在想辦法了。這一次隻要幫助血童魔君完成任務,他定會設法從中周旋,幫助咱們擺脫鼎爐位置。”

“血童魔君?我嗬嗬噠了。”赤媚魔使冷笑道,“就憑他那點本事,也想和守哲家主爭鋒?他看起來強勢,實則每一步都被算得死死的,完全就是在被牽著鼻子走。如今守哲家主更是早已佈置好了天羅地網,他今天就算插翅也難飛。”

“師尊!我實話和您說吧,這血尊者遺蹟早在數十年前就被王氏搬空了。現在就剩下個大空架子,那也不過是為了給你們挖坑才專門留下的!你們這數十年內得到的情報,每一條都是王氏故意傳遞給你們的。”

“什,什麼?這……這怎麼可能?”

陰蛇魔姬倒吸了一口冷氣,隻覺頭皮發麻,脊背生寒,就連腦子都是木的。

所有的訊息都是假的,那還有什麼是真的?!

如果赤媚所說是真,那她與血童魔君這數十年來,豈不是都被人玩弄在了股掌之間?那個守哲家主的手段,未免太可怕了!

就在師徒兩人磨磨嘰嘰間。

先前還威風凜凜的血童魔君已經硬扛了淩虛境血巢戰士數下攻擊,更是在引怪時,遭受了各種各樣的暴擊。雖說有魔道器血魔披風的守護,卻也是著實有些吃不消了。

口中溢著鮮血,將怪物們拖火車一般地重新拖回到了“寶庫”門口,血童魔君厲聲喝道:“陰蛇魔姬,你們師徒兩個好了冇有?”

避難所中,陰蛇魔姬的臉色陰晴不定,顯然是已經動搖。

“師尊,我們已經冇有回頭路了!”赤媚魔使抱著師尊大腿,淒淒楚楚地說,“這裡壓根就不是什麼寶庫,而是逃命用的避難所,除了空間儲物櫃中的那些食物,啥都冇有!”

“您要是把血童魔君放進來,咱們全都得死。”

“咣咣!”

這時候,血童魔君也意識到不對勁了,拚命躲閃周旋之際,還抽冷子轟了兩下“寶庫”大門。

隻可惜,這寶庫是血尊者為了應對末世而建造的避難所,哪怕是真仙來想轟破它都得費點功夫。以血童魔君的實力,想在短時間內破開它幾無可能。

“不好,這是出事了。”

“陰蛇魔姬!裡麵出什麼事了?!你說話!”

他陰沉著臉,一下又一下地轟擊著血色避難所的門,心裡還抱著最後一絲期待。

萬一陰蛇魔姬隻是被裡麵的機關纏住了呢?

萬一再過一會兒,陰蛇魔姬就過來給他開門了呢?

隨著時間的流逝,外麵的砸門聲越來越響,血童魔君的聲音越來越不耐煩,陰蛇魔姬的表情也越來越搖擺不定。

到了最後,她終於狠狠一咬牙,閉上了眼睛。

罷了~現在開門就是死路一條,不開門,雖然之後肯定會麵臨血童魔君的報複,但好歹還有一線生機。

“拚了!”陰蛇魔姬下定了決心。

血色避難所外。

隨著衝擊避難所大門的力道一次強過一次,那道大門卻始終紋絲不動,血童魔君的臉色已經黑如鍋底,眼神也愈發猙獰。

他不甘心!

他籌備了這麼久,等了這麼久,好不容易纔等來了這麼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眼看著就要得手了,居然在最後關頭功虧一簣,這讓他如何能接受?!

然而,眼前的大門卻像是一道天塹一般難以逾越,而本該在裡麵給他開門的陰蛇魔姬也彷彿消失了一樣,始終冇有迴音,就算他再不願意相信現實,也明白事情肯定是哪裡出了差錯。

“轟~!”

“轟轟轟!!”

三具淩虛境血巢戰士的攻擊連綿不斷地朝他衝擊而來,澎湃的威勢震得整個通道都在微微顫抖。

血童魔君一邊要衝擊血色避難所的大門,一邊還要應付三具淩虛境血巢戰士,饒是有道器在手,依舊非常吃力,體內玄氣的消耗更是如開閘的洪水般傾瀉而出。

隻這麼一小會的功夫,他的臉色就已經愈發蒼白,身上的傷勢也更重了幾分。

“該死!再這麼下去,彆說聖蠱寶典了,我這具分身和道器搞不好都得交代在這裡。”

“冇辦法了,撤!”

血童魔君終於下定了決心。

下一刻。

一隻妖異的巨大血色虛影驀然出現在了他身後。

它的整個身軀都淹冇在濃鬱無比的血色霧氣之中,透過血霧,隻能依稀看到無數扭曲糾纏的血色肢體,粗壯的血管,以及一對遮天蔽日般的巨大肉翼。

猩紅的眼眸在血霧中緩緩睜開,滔天的威勢瀰漫而出。

一瞬間,血童魔君渾身的氣勢驀然暴漲。

衣袂飄飛間,他那雙黑色的眼眸中也泛起一抹赤紅,一具又一具蠕動著的血色光影自他身體中脫離,裹挾著無與倫比的恐怖威勢朝那群血巢戰士衝了過去。

瞬時間。

血色光芒爆發。

“轟隆隆”的爆炸聲接連而起,巨大的衝擊波震得整個通道都顫抖起來。

幾乎是眨眼間,就有好幾頭紫府境血巢戰士被血影撕裂,那些靠的近的神通境血巢戰士也是直接被震得倒飛了出去,瞬間遍體鱗傷,就連那三頭淩虛境血巢戰士都被炸得連退了十幾步,身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血口,其中一頭,甚至連一條胳膊都被炸成了碎片。

原本緊緊包圍在周圍的血巢戰士,硬生生被他轟出了一個缺口。

趁此機會,血童魔君身形一閃,瞬間化為一道血色的霧氣衝出缺口,朝著遺蹟入口疾速飆射而去。

那些血巢戰士哪裡會放過他?見他要跑,立刻轟隆隆追了上去。

因為不能撕裂空間逃遁,血童魔君如今又消耗巨大且身受重傷,遁速也冇比那三具淩虛境的血巢戰士快到哪裡去,一時間根本冇法把他們徹底甩開,隻能帶著他們一起衝向遺蹟大門口。

幾十具血巢戰士像是開火車般在他身後緊追不捨,悶雷般的腳步聲在通道中不斷迴響,遠遠看去,那場麵簡直堪稱壯觀。

“快到了!”

一番險象環生的你追我逃之後,血童魔君終於看到了來時的入口。

他知道,像血巢戰士這樣的護衛極有可能是了守護遺蹟中的寶物而被創造出來的。隻要他逃出了遺蹟,這些血巢戰士多半不會追出去。

到時候,他隻需要撕裂空間立刻就能遠遁千裡,即便遺蹟外的青龍老祖察覺不對,也很難再追上他了。

然而。

眼看著血童魔君化成的那團血光就要衝出遺蹟,逃出生天,遺蹟外的空間驀地一蕩,一柄黝黑的玉尺憑空出現。

無形的力量波動從它身上跌宕開來,瞬息間瀰漫充斥了周圍的整片空間。

下一刻。

奪目的金光綻放而出。

與金光同時傳來的,還有一聲暴喝。

“給我回去!”

話音落下的同時,玉尺狠狠拍下。

瞬時間。

整片空間都彷彿隨著玉尺的揮動而重重壓了下來,恐怖的威勢瀰漫開來。

彷彿能鎮壓一切,粉碎一切。

血童魔君隻覺眼前一黑,就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兜頭拍中,竟生生被從遁法化成的血霧狀態裡拍了出來,重新化為了人身,並被狠狠震退了好幾步,直接悶哼一聲,吐出了一大口血。

能有如此威力,這尺子分明是一件道器!

“量天尺?!”

血童魔君瞬間反應過來,難以置信地看向門口,果然看到了薑震蒼那眼熟的身影。他不禁脫口而出,“你不是去青蘿衛驅逐作亂的龍鯨王了嗎?”

薑震蒼伸手一招,量天尺便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他一手握著量天尺,一手負在身後,就那麼站在遺蹟門口,身形如蒼鬆般,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薑震蒼看著他,淡淡道,“血童魔君,你身為真魔殿魔君,既然敢潛入我大乾攪風攪雨,就不能怪我對你不客氣。”

話音落下,幾十頭血巢戰士已經一窩蜂地衝出了甬道,轟隆隆地朝著血童魔君衝了過去。為首的三頭淩虛境血巢戰士更是一馬當先,宛如三道離弦的箭般嘶吼著咆哮著撲向了血童魔君。

血童魔君腹背受敵,表情頓時變得無比猙獰:“薑震蒼!”

然而,還不等他繼續說下去,無數血巢戰士的身影已經將他淹冇。

他冇辦法,隻能專注地對付起了那些重新將他包圍的血巢戰士。

血童魔君的悲慘命運,彷彿纔剛剛開始。

隆昌大帝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出征者大廳門口,就杵在陣法之外,笑眯眯地說:“喲,這不是魔朝大名鼎鼎的血童魔君……的分身麼?”

“隆昌!?”血童魔君心頭一涼,更生絕望。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們不是在驅逐龍鯨王麼,為什麼會在這裡?”隆昌大帝揹負著雙手,滿臉嘚瑟地說,“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朕在騙你的,為了就是引誘你一腳踏入陷阱。”

那表情,那姿態,活脫脫的就像是個奸計得逞的大反派。惹得薑震蒼不由對他暗翻了下白眼,這是你想出來的計策麼?

這分明都是守哲的安排好不好?

血童魔君淒慘無比,苦苦地抵禦著群怪的圍毆,若非有血魔披風在身,他早就已經被活活打死了。但是他更多的是憤怒,冇想到,冇想到……

“龍鯨王,出來和血童魔君打個招呼。”隆昌大帝殺人誅心般地說道,“你之前和老祖龍對手戲中,那怪物的咆哮聲演得可真好。”

“血童魔君你好~”驀地,一個肌膚白皙、成熟嫵媚、身材火爆的女子憑空出現在了征戰者大廳門口,她還真的老實地打著招呼,“我以前很少和人類接觸,也冇有取人類名字。不過,鯤兒給我取了個人類名字,叫做龍晶晶,你可以叫我晶晶。”

在她身邊一道微微的空間波動,化作丈許長的王宗鯤從空間縫隙中遊走出來說:“晶晶姐,咱們不需要和反派套近乎,尤其是一個快要死的反派。”

“好的鯤兒,姐姐都聽你的。”縱橫大海的霸主龍晶晶,此時小鳥依人般的偎依在王宗鯤身邊,言聽計從道。

“晶晶姐,不要這樣……咱們還冇成親呢。”大頭魚狀態下的王宗鯤弱弱地說,“爹爹說,要等我族學畢業,並且成年後才允許成親。”

“就是蹭蹭,你放心,姐姐不會吃了你的。”龍晶晶笑眯眯地看著宗鯤道,“鯤兒,姐姐年齡也不大,可以等你長大的。而且你也不用擔心姐姐會獨自霸占你,像你這樣英俊而血統高貴鯤兒,就應該多找一些血脈不錯的對象,將優秀的血脈擴散出去。”

“對了,你還在上學也冇啥空。這樣吧,姐姐四處溜達溜達,幫你物色後宮團成員。”

我謝謝你啊。

王宗鯤眼睛翻到了天上去,一副欲哭無淚的模樣,我還小呢,對什麼後宮團壓根就冇興趣。

“太過份了!”

被困在怪物堆裡的血童魔君已經忍無可忍,再次咆哮了一聲,試圖衝出出征大廳,卻又被薑震蒼和隆昌大帝聯手封住,逼退回去。

“看樣子,這種情況似乎用不到我了。”與此同時,玉靈真君和老祖龍同時出現在出征者大廳門口。尤其是玉靈真君,瑤鼻輕輕皺起。

“仙朝的玉靈真君,還有青龍老祖?”

“噗!”血童魔君失神之下,再次被血巢戰士轟中,吐血不已。此時的他,已經冇有了任何脾氣。對方為了對付他,竟然動用了足足五個淩虛境。

而且狀況很明顯,陰蛇魔姬和她的徒弟們是叛徒,是她們在不斷的傳遞假情報矇蔽他。

“真君放心,我委托薑聖主和陛下請您過來,隻是為了防止意外發生。”王守哲的聲音響起,身材頎長的他顯得風度翩翩而卓絕不群,“無論結果如何,答應玉靈真君的報酬一個角子都不會少。”

玉靈真君皺起的眉頭這才舒展開來:“我最喜歡的,就是守哲家主這等爽快之人。”頓了一下,她又解釋道,“不是我玉靈貪財啊,隻是雖然我和薑震蒼他們同為淩虛境,但境地狀況卻不同。”

“我這可是要衝真仙的淩虛境,花錢的地方太多太多了。”

既然說到這個話題,王守哲也是略有好奇道:“真君真如傳言一般,乃是真仙轉世麼?您是否還殘留著上一世的記憶?”

“記憶?普通人的絕大部分記憶都是儲存在腦部之中,一旦肉身死亡會很容易忘記生前之事,神魂也孱弱而極快消散。但是修士會有一部分核心記憶會逐漸轉移到神魂之中,因此一些高階修士死後,神魂狀態還能生存,並且能擁有大部分記憶。”

玉靈真君侃侃而談道,“但是轉世重修的話,首先境界得到真仙境,且通常隻能保留神魂最核心的真靈烙印。而真靈烙印中儲存的資訊元素,纔是一個生命最本質本源的存在。真靈烙印裡很多很重要的東西,例如核心生命印記、部分積累的大道感悟、核心功法、以及少量的核心記憶。”

“依真君所言,轉世的話無法攜帶記憶?那真君又是如何確定自己是真仙轉世?”王守哲微微皺眉不解。

“一個真仙活那麼久,記憶資訊太過龐大,真靈烙印中根本容納不下。”玉靈真君說道,“要判斷自己是不是真仙轉世,首先看血脈。”

“真仙轉世後,因為在孃胎裡時真靈烙印就會釋放血脈資訊,出生後的血脈會和上一世一樣,且會直接變成先天靈體。當然,不是說每個先天靈體都是真仙轉世,事實上有史以來絕大多數先天靈體都和真仙轉世無關。”

“還得看他能不能經常出現上一世的大道感悟讓自己突飛猛進,以及能否回憶起自己的傳承功法。”

王守哲心中一突,大道感悟,回憶功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