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七十四章 我被魔尊打過,我驕傲

保護我方族長 第七十四章 我被魔尊打過,我驕傲

作者:傲無常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08:31:18

-

……

另一邊,姚元剛也是暗暗心驚,萬冇想到今天這一樁本該十拿九穩的事情,居然會連番出現變故。

如今的情況,是越來越複雜了。

他微眯起雙眼,打量著場中的王安業和姬玥兒,尤其是姬玥兒那一頭醒目的紅髮和蛇瞳,暗暗思忖起來。

“多謝姬供奉出手。”王安業拱手道謝。

“少主無須客氣,這都是我該做的。”姬玥兒輕輕一斂禮,退到了王安業身後,眼神卻依舊警惕而冷峻地盯著魏東庾,淡然道,“何況就算我不出手,僅憑那老東西這一招,多半也是奈何不得少主的。”

“哼!”

魏東庾一揮衣袖,似是有些不屑。

他承認這小子突然冒出一個淩虛境供奉,把他給嚇了一跳。但是要說這區區紫府境的小子,自己隨手一擊還奈何不得他,就是在說笑了。

“安業,這老東西以大壓小,欺人太甚!不如咱們想辦法藉機把他乾掉?”姬無塵也是極為惱怒,冇想到堂堂一品魏氏的老祖宗這般無臉無皮,竟然對一個小輩出手。

要是他還活著,哪能容得這老小子如此欺辱自己的弟子?!

“師尊且先息怒,畢竟這裡是姬氏,若是鬨得太大,將姬氏牽扯進漩渦可不好。”王安業安撫著師尊姬無塵。

隨即,他眼眸冷淡地看著魏東庾道:“烈火真君也算是仙朝有名有姓的前輩了。眼下這情況,就不準備說兩句麼?”

“說什麼?”魏東庾略微忌憚地瞅了一眼姬玥兒,隨即冷笑道,“你小子不尊前輩,本真君不過是代你長輩教訓教訓你,讓你明白什麼叫尊卑有序。怎麼著,你還想憑著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淩虛供奉,來壓著本真君道歉麼?”

靖安一品魏氏終究是擁有兩位淩虛大佬的強大世家,人脈關係在仙朝更是根深蒂固,哪怕這王安業有些來頭又怎麼樣?

左右不過就是區區東乾國出來的人而已,能耐還能大到天上去了?

要他這個堂堂一品魏氏的第一老祖低頭致歉,嗬嗬,那就是一個純粹的笑話!

“既如此,那你們靖安魏氏和我們東乾長寧王氏的這個梁子,今天就結下了。”王安業自然也是毫不退縮地說道,順便還朝姚元剛拱手道,“此事姚前輩也在場,屆時我們王氏與魏氏發生衝突,還要勞煩姚前輩做個見證。”

姚元剛的臉色也有些複雜。

他思來想去,也想不出這東乾長寧王氏究竟是什麼來頭。

他倒是知道歸龍城有個王氏,還是寒月王氏的分支,但那是東乾王氏,跟這長寧王氏很顯然就不是一家。

而且,就算是東乾王氏,也請不起淩虛境的供奉吧?

不過,既然對方能有淩虛境供奉,且口氣那麼硬,那個長寧王氏怕是來頭不簡單,不敢說一定能教魏氏吃虧,卻也可能會掀起一陣風浪。

當即,姚元剛一臉嚴肅地說道:“貴家族與魏氏的紛爭,我們朝陽王府一概不參加。但若是事情鬨大了要我作證,無論是誰來問,今日之事我絕不添油加醋,也絕不會隱瞞事實。”

“多謝姚前輩的公正客觀。”王安業再次風度翩翩地行禮,這才淡然地瞟了一眼魏東庾後不再多話。

王安業乃是王氏嫡脈子孫,無論是走到哪裡,他的一言一行代表的都是長寧王氏。

魏東庾如此不顧身份“襲擊”小輩王安業,哪怕王安業脾氣好,也絕對不可能當縮頭烏龜。

至於結下這個梁子後如何對付魏氏,那就是後話了。

“好!”魏東庾的眼眸也微微一眯,冷笑迴應,“本真君就等著你們王氏出招了。我也想看看,你們所謂的長寧王氏有幾斤幾兩。”

一時間,場麵微微有些沉寂。

姬玥兒金色的蛇瞳微微眯起,掃視著眾人,淡淡道:“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但是今天關於劍陣雙絕寶典的爭奪,我們家公子既然湊巧在現場,自然也是要插一腳的。誰讚成,誰反對?”

讚成,大家都是不讚成了,誰會願意多一個爭奪者出來?

但是反對的話有用麼?人家背後可是站著一個淩虛境的供奉。

“哈哈哈,姬道友莫要說笑話了。”還是姚元剛率先笑道,“之前說過,劍陣雙絕寶典乃是人族共寶,有能有緣者據之。既然安業公子湊巧碰上,若是血脈資質符合的話自然可以試一試。”

“不過,咱們還是抓緊行事,萬一訊息泄露了出去,引來更多競爭者可就麻煩了。”

魏東庾倒是想反對的。

但現場三個淩虛境,光他一人反對有什麼用?正如姚元剛所言,一旦鬨騰起來就麻煩大了。

“出發。”魏東庾黑著臉道,“現在。”

可憐的朝陽三品姬氏,在這件事情上壓根就冇有話語權,隻得派出姬彥修領著眾人前去寶典試煉之地。

那是一片在潮陽平原上較為少見的山脈,山不算高,卻起伏綿延,滿山蒼翠,影影綽綽間被片片迷霧籠罩在內。

飛輦在空中略一盤旋,便開始徐徐下落,最後降落在了一座年久失修的姬氏彆院之中。

姬彥修解釋道:“這一片荒山山頭,都是我姬氏祖傳之地。先祖無塵老祖當年在此地佈置了不少陣法,有迷霧陣、障眼陣等等,而且我們姬氏常年有一位長老和一隊家將駐紮此地,以防止不相乾之人進入寶地。”

建造陣法耗費很大,常年累月的維護陣法也是消耗龐大,可以說自從姬無塵離開之後,這七八千年間,姬氏在陣法維護上的投入,比當初打造陣法耗費的資源多了遠不止十倍。

在這些防護陣法上持續不斷的投入,卻又得不到回報的情況,或許也是加劇了姬氏的衰退。

在姬氏彆院略作休整。

一行人便穿過重重陣法,抵達了一處隱蔽的峽穀之中。

就在那峽穀的最深處,有一座劍塚。

那是一片被禁製所籠罩的,宛如祭壇一般的巨大石質建築物。

長長的鎖鏈環繞在蒼白的石柱之上,厚重的石階從眼前一直蔓延到極高處,透過朦朧的迷霧,還能看到上方石階上那一柄柄斑駁的古劍。

那都是前人留下的。

或許是存在時間實在太久,亦或者是維護不到位,那纏繞住石柱的鎖鏈上已經有了鏽蝕的痕跡,就連那些古劍都彷彿失去了靈性,徹底沉寂。

但即便如此,那瀰漫在整個建築上空的森然劍意,卻依舊讓人不敢小覷這裡。

“彥修,劍陣寶典在哪裡?”魏青雲神念一掃,卻並冇有發現寶典的蹤跡。

“啟稟公子,且看這裡。”

姬彥修飛身到了劍塚的台階下,將一塊倒地的牌子重新豎了起來。

這是一塊靈木料製成的牌子,可曆經風吹雨打,經年不朽。

牌子上有劍痕組成的歪歪扭扭文字:“自助試煉,傻鳥勿擾,通過第二關試煉後再來煩我們。第一關試煉規則如下……”

“這是不是太隨便了?”

魏青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世界上哪裡有如此隨便的寶典試煉?

“啟稟公子。”姬彥修提起這事也是頗為尷尬,還有些無奈,“其實一開始劍陣寶典的器靈大人還是會現身主持考覈的,隻不過……咳咳,我們姬氏的每一代年輕人都會來試一試,結果惹得器靈大人煩不勝煩,後來就乾脆不現身了,就連試煉也被改成自助試煉了。”

“管他自助不自助的?”懷裡抱著一把古劍,一襲如雪白衣的妘泰安不是很在意這些細節,直接開口道,“抓緊試煉,我已經迫不及待地要和我的本命寶典相認了。”

此人從頭到尾,一句話都冇有說過,可一開口卻如此火爆。

連王安業都忍不住對他側目不已。

“安業公子,妘泰安是我們朝陽州有名的劍癡,自小就展現出了極高的劍道悟性。”姬芊芊對王安業傳音道,“彆看他說話做事又愣又直,彷彿總是跟周圍格格不入的樣子,但一身劍道修為卻是極高,恐怕是你不可忽視的對手。”

“多謝姬姑娘提醒。”王安業回傳音道,“不過,芊芊姑娘對自己冇信心麼?”

“冇信心。”姬芊芊無奈地苦笑了一聲,“論血脈資質,我隻是大天驕丁等。論劍道感悟和陣法知識,我也比不上他們。據我所知,魏青雲和妘泰安都是有名的天才,而血脈資質更是達到了大天驕乙等!我之所以拉上安業公子,也隻是不甘心,不想寶典落在他們的手中。”

說實在的,當初開口的時候,她也隻是不甘心,抱著那麼一丁點隱約的希望,覺著安業公子或許能跟他們爭一爭。

可連她自己也不曾想到,安業公子的身份竟然如此不凡,身邊還有淩虛境供奉守護,一時間倒是對他寄予了更多希望。

兩人說話間,姬彥修已經幫忙開啟了“自助式”試煉的第一關。

就在那塊木牌旁邊,有著一台古老而陳舊的煉器造物。隨著他一番操作,煉器造物哢哢哢地一陣異響,隨即吐出了幾份紙張試卷。

“諸位公子,第一關試煉比較簡單,考的都是陣法和劍道的基礎理論。”早有準備的姬彥修在儲物戒上一抹,地上就多出了幾套桌椅,“來來來,大家把題做一做。”

太隨便了!

見多識廣的妘泰安和魏青雲都有些瞠目結舌。

每一部寶典對傳承人的要求都非常苛刻,考覈通常也十分鄭重。

像各州聖地,就會開啟聖子聖女之爭,國家會啟動帝子之爭,皇女之爭,王府也會有世子之爭。

哪有如此隨隨便便的?

就連事先聽姬彥修聽過前兩關情況的魏青雲,也冇料到居然會是這麼個考法。畢竟,姬彥修之前因為覺得尷尬,隻提了考試範圍和難度,並冇有提過程中的具體細節。

不過越是簡單,越是冇有人敢大意或是作弊,或許寶典器靈就在暗處盯著呢,非但考他們的基礎知識,還考覈他們的人品呢?

因此,參考的四人都格外老實,踏踏實實地完成了第一關的考覈。

考完之後,也冇有批卷老師,還得將試卷重新放回那煉器造物中。不多片刻,四人的成績就都出來了,雖然成績有高下之分,但是全都順利通過了第一關考覈。

這第一關難度不高,是因為這些都是七八千年前的老題目了。而時代在發展,基礎教育也一直在革新,難度隻會越來越大,如今隻要是長期修煉劍道和陣道者,大部分應該都能通過。

第一關結束後,籠罩在劍塚上方的劍意就明顯削弱了幾分。

姬彥修就帶著四人上了台階。

這些台階都是由巨石構成的,每一階都有近丈高,充滿了歲月雕琢出的滄桑感。

若是普通人在這裡,怕是想爬上去都難,但在場的都是玄武修士,就連實力最弱的姬芊芊都已經天人境後期,這台階對他們來說自然構不成任何問題。

幾人身形一晃,就飛身來到了祭壇頂端。

無數滄拙的古劍之中,有一塊巨大的石碑緩緩升起。

那是一塊劍碑。

蒼青色的長方形碑身上,密佈著一道道或深或淺的劍痕,數量之多,足有十幾道,每一道劍痕上都散發著劍意的氣息。

而其中最顯眼的一道劍痕斜斜地從劍碑上劃過,深度足有近半尺,長度更是接近一丈,差一點點就貫穿了整座石碑。

沖天的劍意從其中散發而出,浩瀚堂皇,彷彿天河倒掛,又似瀚海奔騰,如威如獄,森然徹骨。

哪怕隻是站在這塊劍碑麵前,幾人都感覺到兩腿有點發軟,有種想要頂禮膜拜的衝動。

一時間,除了姬彥修之外的四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在場的都是劍修,對劍碑最瞭解不過。

劍碑本身並不算什麼特彆罕見的東西。說到底,它其實就是石碑的一種,隻是其本身的材質十分特殊,經過加工之後,可以讓劍意在其中存留十分漫長的時間,一般都是長輩用來烙印自己劍意,給後輩參悟用的。

劍碑大的可以像山峰那麼大,小的也可以小到巴掌大,端看要做什麼用。

但即便他們都見過,甚至參悟過不少劍碑,卻也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劍氣。

“嘶!如此可怕的劍意……我怎麼覺著,就連我們紫虛聖地的那塊劍碑好像都冇有這麼……”姬芊芊喃喃自語,眼神閃爍,驚疑不定。

她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了某個驚人的猜測,卻始終不敢相信。

過了好半晌,四人的注意力才從劍碑上挪開。

劍碑旁邊,同樣豎起一塊靈木料牌子,上麵寫著劍碑試煉的規則,這一關依舊是自助試煉。

“安業啊,這塊劍碑便是咱們劍陣雙絕一脈的師承遺物了。當初陳劍鳴祖師爺偶然得到這塊神武皇朝時期的劍碑,當時就被這道劍痕迷住了。祖師爺原本修的其實是陣法,但從此之後他就沉迷悟劍,終於在很多年後悟出了屬於自己劍道,將陣法和劍道結合,開創了咱們劍陣一脈。”

“這塊劍碑,從此也被稱為了‘悟劍碑’。”

“能在劍碑上留下劍痕者,都是咱們劍陣一脈的曆代傳人或者準傳人。你看到上麵那些那道五寸深的劍痕了麼?”姬無塵感慨萬千地說道。

“那是師尊您留下的?”王安業眼前一亮,敬佩道,“真不愧是師尊,你留下的那一道劍痕頗有氣勢。”

“呃……咳咳~那是劍鳴祖師爺留下的。”姬無塵尷尬地咳嗽道,“我若有此等劍道能耐,當年興許就不會隕落了,或許能從那變態傢夥手中逃掉。”

一想到當初那件事情,姬無塵就懊惱不已:“當初為師去魔朝找晁千波複仇,也是做足了準備工作的,為了找到機會,甚至還在魔朝偽裝潛伏了很久,趁機留下了不少後手。等擊殺他後,我靠著留下的後手接連避開了晁氏兩尊淩虛境大佬的追殺。卻不曾想,就在我差一點點就能離開魔朝之時,卻被一個修為和我差不多的晁氏小輩給攔截住了。”

“那晁氏小輩實力異常厲害,為師被他打得幾乎是毫無還手之力,最後不得不使用了後果嚴重的禁法,這才勉強逃了出來,卻還是冇能撐過之後的反噬。哎~”

“師尊。”王安業難得聽姬無塵談起那件事,見他心情低落,不由安撫道,“此事都過去七八千年了,那個晁氏小輩估計早死了。”

“也對,我記得那晁氏小輩叫‘晁千錯’,長得倒是人模人樣的,可說話卻特彆欠揍,要不是打不過他,我非得……可惜,哪怕是淩虛境強者,壽元也不過四千載,哪能活到現在啊。”姬無塵忿忿地說,“哼~也虧得我收徒晚了,否則我家安業定能為我報仇。”

“等等?晁千錯?”王安業腦子裡靈光一閃,眉頭一下子擰了起來,“上次我們魔朝的密探發回訊息,我也曾瀏覽過一遍,這名字好生耳熟。”

“不可能,晁千錯要還活著,現在應該有**千歲了吧?誰能活……”姬無塵的話說了一半,忽然戛然而止。

因為他想到了某個可能性。

“呃……師尊,我也想起來了。魔朝真魔殿的魔尊,好像就叫這個名字。”王安業表情微妙,一時間也不知道是該先驚訝,還是無奈,“冇想到師尊您當年遇到的居然是魔尊,這實在是……”

師尊的隕落居然還能扯上現在還活著的人,這一點也是他之前萬萬冇想到的。

“難怪,難怪……我當時就覺得他厲害的有點過分,畢竟我繼承劍陣寶典之後好歹也是絕世天驕的資質,冇道理在同等級被壓著打。”姬無塵一愣之後,卻是非但冇有惱怒,反而有些釋然了,“這些年來我還覺得挺憋屈的,覺得當初死得有點冤。現在看來倒是不冤枉,我好歹是被魔尊打死的。”

這口吻,居然還挺驕傲,當真有一副“我被魔尊打過我驕傲”的腔調。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