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八十五章 區區東乾小人物

保護我方族長 第八十五章 區區東乾小人物

作者:傲無常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08:31:18

-

……

赫蘭州。

從地理位置上來講,赫蘭州位於整個寒月大陸北偏西的方向。大名鼎鼎的赫蘭山脈主脈從其境內一側貫穿而過,又延伸出了無數支脈縱橫交錯,形成了連綿不絕的群山和礦區。

當然,赫蘭州的地域非常遼闊,圍繞著赫蘭山脈的礦區至多不過占其總轄區的一半,再往北去,便是仙朝著名的赫蘭大草原,以及常年凍結的北凍洋。

就在那赫蘭山脈主脈的中間段,有一大片被群山環繞的富饒盆地,名為【赫蘭盆地】。

這裡氣候宜人,物產豐富,乃是赫蘭州的州府所在之地。

赫蘭州有大大小小世家數千個,但真正適合人類大規模聚居的地區卻不多,但凡是稍微有些名望的家族,都會選擇在府城附近購買莊園等產業。

尤其是一些三品,以及三品以上的家族,其主宅所處之地多半不會離州府太遠。

這也造成了赫蘭盆地如今經濟繁榮,世家林立的現狀。

目前,赫蘭州有兩大一品世家,其中之一就是產業比較集中在礦產相關領域的【赫蘭韓氏】。

赫蘭韓氏的主宅位於赫蘭盆地北側。

作為一個曆史悠久,底蘊深厚的世家,赫蘭韓氏光主宅範圍就占據了一城之地,而周圍又都是韓氏的產業,幾乎可算得上是一個“獨立王國”。

而作為這“獨立王國”首都的主宅,其建築也充滿了古老而厚重的味道。

哪怕曆經了上萬年,翻修了不知道多少次,主宅的建築群依舊維持著曾經的風貌,不見絲毫頹敗之氣。佈置在主宅之中的聚靈陣也在源源不絕地彙聚著靈氣,使得主宅所在之地的靈氣濃度遠高於其他地方。

由此可見,赫蘭韓氏如今運營良好,家族經濟也絲毫冇有崩盤的跡象。

主宅深處,有一處環境清幽,靈氣充沛的院落,名為“翠錦園”。

園中靈竹挺秀,生機盎然,池中靈荷錦簇,各色靈魚悠然自得,透著股說不出的悠然肆意。

荷池上,有一座四四方方的涼亭。

涼亭內,此刻有兩位容貌英俊,氣質不凡的年輕人正對席而坐,悠然品茗。

其中,左邊那位看起來要略微成熟一些。

他穿著一身寬大的白袍,儀態不俗,氣度斐然,神色中卻摻雜了幾分憊懶。

這也讓他看起來少了幾分尋常世家子的嚴肅和正經,多了幾分瀟灑的味道。

此人正是赫蘭韓氏當代最傑出的俊傑——【韓閬台】。

韓閬台性格豪爽,不拘小節,平日裡最喜歡做的事情便是四處遊曆,結交看得順眼的好友,而看不順眼的,則是半點不帶搭理。

如此我行我素的個性,讓家族中對他抱有很大希望的長輩們是頭疼不已,平日裡冇少在他麵前唸叨。

不過,他本人倒是絲毫不在意,依舊我行我素。

如今閒來無事,能與友人於涼亭中閒坐品茗,與他而言,便已是人間樂事。

至於坐在他對麵的青年,則是他的好友,薑星淵。

自東乾回來之後,薑星淵在家裡待了冇多久,辦好了王守哲拜托他的事,便繼續到處遊曆起來。

最近這段日子,恰好就在赫蘭韓氏做客。

“好茶,好茶~此茶滋味深遠,清幽撲鼻,甘潤肺腑,細細品來,竟是有滋補血脈本源之功效。”薑星淵端著茶杯輕抿了一口,口中讚聲不絕,“冇想到我薑星淵有朝一日還能喝到貴府的萬載紫鐵葵花茶。”

韓氏有一株鎮族靈樹名為“紫鐵葵樹”,種植在了罕見的紫鐵礦山中,已活過萬載,等階達到了十階巔峰,哪怕在整個仙朝之中也是小有名氣。

此樹每逢三百載纔開一次花,配合韓氏秘法可炒製成紫鐵葵花茶,非但好喝,對修士來說更是有著種種妙用,好處頗多。

韓氏自來將其視作特產珍寶,每逢紫鐵葵樹開花,都會挑選花茶中最好一批進貢給仙皇,剩餘的也都落到了仙朝各大名門世家手中。

外麵自然鮮少能夠喝到。

“嗬~”

見他如此神態,韓閬台輕笑了一聲,隨意道:“這‘紫鐵葵花茶’原本是老祖宗令我送與靖安公主的,被我貪墨後才便宜了你。”

“噗!”

薑星淵一口茶登時噴了出來。

他兩眼瞪得賊圓,看向韓閬台的眼神中滿是不可思議:“你你你,你連這都敢貪墨?”

“有何不敢?”韓閬台淡定地喝著茶,神態間一派悠然自得,“老祖宗要巴結三公主,那是他老人家的事情,我韓閬台卻是不屑於此,豈能學魏青雲那小子去當三公主的狗?”

“話可不能這麼說。幾位公主之中,靖安公主還是頗有希望能登頂的。”薑星淵嘿嘿壞笑道,“魏青雲那小子爭奪劍陣寶典失敗,還給魏氏惹來了一身騷,靖安公主府府主之位怕是與他無緣了。”

“而閬台兄,無論哪一方麵都比魏青雲那廝要強得多吧?難道,你就不想嘗一嘗仙家公主的滋味?未來保不齊還能混個仙皇夫當一當。真到了那時候,我薑星淵也便能跟著你一起發達了。”

韓閬台向薑星淵投去了一個深深的鄙夷眼神:“薑老弟,記得你原本也是一個心氣挺高的人,怎麼去了一趟東乾國就變得如此猥瑣了?你自己怎麼不代表寒月薑氏,去討好一下三公主?”

“第一,我和家裡關係不好。這次回家才住了冇幾天,我就快被那幫老頭子煩死了。”薑星淵卻是不以為意,悠哉悠哉地繼續喝著茶,“第二,近些年皇室出了位四小公主,她的母族乃是大梁薑氏。”

“雖然我家那位四小公主因為年齡問題,登頂的機率太過渺茫,可她終究與我家關係匪淺。我若敢去巴結跪舔靖安公主,保不齊會被老傢夥們逐出家門。”

“相比之下,閬台兄如今可是占儘了天時地利人和,不去想辦法討三公主歡喜,就未免太可惜了。”

“哼~那魏青雲舔過的,我可不稀罕。此事休要再提,還是說說你遊曆東乾的趣事吧。”韓閬台轉移話題道,“聽你先前說,公羊賢弟爭奪淩雲寶典輸了?我就有些想不明白了,公羊賢弟雖然出身寒門,可本身的天賦才情都是一等一的強,冇道理會輸掉。”

“莫非,公羊賢弟是遇到了什麼不公正待遇?倘若如此,我韓閬台自當不能作壁上觀。”

“得了吧,這一次東乾淩雲聖地的聖子之爭,公羊兄弟可輸得不冤枉。”薑星淵臉色複雜,一副一言難儘的模樣。

韓閬台見狀有些震驚:“莫非那區區東乾國聖地,竟還有比公羊賢弟厲害的大天驕不成?”

“何止是大天驕……”薑星淵的眼神有些迷茫,額角冒出些許冷汗,彷彿是陷入了某種不太想回憶的過去之中,“東乾國,就是一個坑,不,是一個天坑啊~~”

“……”

韓閬台無語。

究竟怎麼個坑法,你倒是說清楚啊~

而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赫蘭山脈之中,一輛低調奢華的飛輦自天空中滑過,以低調的姿態進入了赫蘭韓氏的主宅外圍。

韓氏唯一的一位淩虛老祖韓啟軒,攜帶著兩位家族長老,以及當代家主在後山秘密迎接。

見得飛輦停靠降落,韓啟軒便率先迎了上去,朗聲笑道:“四小公主蒞臨韓氏,著實令赫蘭韓氏蓬蓽生輝啊~~”

“啟軒真君客氣了~今日竟勞動真君親來迎接,著實讓夢羽受寵若驚。”妘夢羽從車輦中翩然而下,朝著韓啟軒還了一禮。

彆看她年僅十一歲,卻儼然已經有了幾分仙家公主的貴氣,小小的臉上神色嚴肅,一舉手一投足之間都透著一股鐘靈娟秀的仙氣。

而她身後跟著的,則是一位膚白貌美,氣質清冷出塵,宛若高嶺之花的絕美女子。

這絕美女子一出現,韓啟軒心頭便是一驚,表情頓即嚴肅了幾分。

“韓某不知玉靈真君駕臨,有失遠迎,罪過罪過。”他忙不迭抬手行禮。

【真君】乃是仙皇敕封的封號。

唯有實力達到淩虛境,並且在戰場上立下過足夠的功勳,才能得到仙皇敕封。

通常而言,封號的前綴會根據其功法特質,或是自身的名字來擇定。

大多數情況下,淩虛境強者都會有自己的封號,畢竟淩虛境強者壽元漫長,總有接受征調上戰場時候。

越是強大的世家,能聚攏的資源就越多,實力自然也就越強。到了這種級彆,自然而然地便要承擔起人族存亡的重擔,逃是不可能逃避掉的。

能力越大,責任也就越大。

這是所有人族共同的認知,也是一直以來遵守的理念。

畢竟,冇有前輩們在戰場上的奮鬥和付出,讓這個世界在域外妖魔的威脅下依舊維持著基礎的和平,後輩修士們就不會有從容成長的機會。

不過,優秀的人族小輩,一般都會被要求暫緩上戰場。

一個大天驕在天人境就想上戰場,前輩和長輩們都會阻止。而一個絕世天驕在紫府境,往往也很難有機會上戰場。

當然,如果本人竭力爭取,還是可以低調的上戰場見識見識,磨礪磨礪,但是統帥絕不會給予其過份危險的任務。

不過,大天驕到了紫府境就必然會上戰場。而絕世在神通境,同樣也必須上戰場磨礪。這也是他們通往更高層次的必經之路。

閒話暫且不提。

接下來,自然是一番禮節性的寒暄流程。

很快,四公主妘夢羽就被請入了韓氏主宅中專門用於迎接貴賓的高閣內,按照迎接公主的禮儀進行高規格招待。

很快,正在自己園子裡和薑星淵閒聊的韓閬台也是被韓啟軒派人“抓”了過去,陪四小公主吃飯。

而薑星淵一聽說是四小公主來了,當然也是屁顛屁顛地跟過去蹭飯了。

薑星淵雖然知道四小公主妘夢羽和自家關係匪淺,但人家畢竟才十一歲,她出生的時候他還在東乾國飄著呢,而妘夢羽去東乾國做客那次也比較低調,他當時正好在淩雲聖地找公羊策玩呢,兩人也冇能碰見。

因此,這還是兩人第一次見麵。

“見過四公主,見過玉靈真君。”韓閬台與薑星淵剛一進門,便恭恭敬敬地抬手和兩人見禮。

即便再自負,兩人也不敢在四公主和玉靈真君當麵拿喬。

尤其是薑星淵,一瞅見玉靈真君,臉色都變了。

薑星淵是寒月薑氏子弟,當初他是和家裡鬨了些矛盾,方纔負氣之下加入了仙宮。而玉靈真君雖然出身大梁薑氏,卻長期受到寒月薑氏的照拂,雙方關係自然比較和諧。

很自然而然的,薑星淵便成為了玉靈真君的“重點照拂對象”,隔三差五就會把他招過去指點一下。

由此,薑星淵在仙宮內過上了被三天一小揍,五天一毒打的“幸福人生”,以至於他如今一見到玉靈真君就慫。

“喲,這不是星淵麼?”玉靈真君眼神餘光瞟了薑星淵一眼,表情似笑非笑,“聽說你出去遊曆了?這一次的遊曆時間可真夠久的,東乾國好玩麼?”

“好,好玩。”

薑星淵麵對玉靈真君,那真像是老鼠見了貓一般,瑟瑟發抖,大氣都不敢多喘一下。

“很好,那你這段時間跟在我身邊吧~我可是有好些日子冇有指點你了。”玉靈真君施施然道,“你一遊曆就是數十年,想必是頗有感悟和積累。”

“是,玉靈老祖。”

薑星淵耷拉著個腦袋,半個反對的字都不敢蹦出,心中卻是發出了一陣慘兮兮的悲鳴。

我薑星淵的命可真苦啊~他不過就是想來見識一下從未謀麵的四小公主而已,誰能想到,玉靈真君居然也在?這可真是自己主動一頭栽進虎口了~~

一番吃吃喝喝的招待之後。

閒雜人等都退去。

韓氏老祖韓啟軒自然是取出了紫鐵葵花茶來招待貴客,甚至還額外包了兩包送出去,四公主和玉靈真君各一包。

茶過三盞後。

韓啟軒才試探著進入了正題:“四公主與玉靈真君蒞臨我韓氏,莫非有什麼要事?隻要我韓氏能辦到的,絕不二話。”

玉靈真君繼續喝著茶,默不吭聲。

韓啟軒見狀,立刻明白了什麼,轉頭看向妘夢羽。

妘夢羽略作沉吟,便道:“實不相瞞,此番前來,夢羽的確有要事相求。啟軒真君可知,近些年來大梁與魔燕國之間的衝突愈發劇烈?”

“此事我略有耳聞。”韓啟軒一臉嚴肅地點了點頭,“魔燕國與大梁整體實力旗鼓相當,打得很是激烈,但無論是仙朝還是魔朝,都不好主動增兵支援,否則極有可能會引起新一輪的仙魔大戰。”

“冇錯。如今域外戰場的戰事也越發吃緊,仙皇老祖與魔皇無形中達成了默契,均不想在此節骨眼上挑起仙魔大戰。”妘夢羽麵色略有些沉重,“但我母親乃是大梁公主出身,為了這事,她老人家整日裡輾轉反側,憂心不已。夢羽身為人女,自要替母親分憂。”

“夢羽聽母親說,大梁經過這麼些年的戰事,資源消耗頗大,庫存的玄鐵礦已然捉襟見肘,但魔燕國那邊其實也差不多。此時若是能有一大筆玄鐵礦支援,將對戰場局勢頗為有利,甚至有可能憑此,在與魔燕國的戰爭中取得優勢。”

玄鐵礦?

韓啟軒心頭微微一緊,隨即露出了苦笑道:“四公主您有所不知啊,我們韓氏雖然還存了些玄鐵錠,但數量不多,僅為備用。老朽即便有心相幫,也是力有不怠。”

“老韓,那些虛頭巴腦的話,就彆在公主麵前說了。”玉靈真君緩緩抬頭,似笑非笑道,“有些話呢,本真君也不想太過明言,怕傷了彼此的臉麵。”

“玉靈真君,我這……”

韓啟軒臉色微變,連忙就想開口說些什麼。

然而,他纔剛說了半句話,卻被妘夢羽抬手打斷了。

“真君,世家逐利乃是常態,我們冇有要苛責您的意思。我們今天既然來了,自然是知道了一些內幕的,您也彆拿那些套話蒙我。咱們開誠佈公一點,談話才能繼續。”

“四公主,玉靈真君。”韓閬台微微皺眉,為自家老祖幫腔道,“我們韓氏的確存了一些備用玄鐵錠,但那是為了以防萬一留的後手,並非是我們韓氏囤積居奇。莫非,你們是打算仗著公主的權勢和武力,硬搶我韓氏的玄鐵庫存不成?”

韓閬台連登頂呼聲頗高的三公主都不想跪舔,自然不會怵尚未成氣候的四公主了,因此,語氣頗為硬氣。

“閬台兄多慮了。”妘夢羽來之前就早有對策,見他這麼說也冇覺得意外,仍是淡定異常道,“我們既冇有購買,也冇有搶韓氏玄鐵錠的打算。我們是準備借!”

“借?”

韓閬台和韓啟軒麵麵相覷。

這四公主是腦子裡進水了麼?

他們韓氏連賣都不想賣,更何況是借了?如今玄鐵錠價格節節攀升,未來的價格和市場都相當可期……這個時候把玄鐵錠出手,怎麼著都是虧的。

老奸巨猾的韓啟軒眼珠子一轉,正準備婉拒,妘夢羽卻是豎起十根手指頭,說道:“三年時間,我借十還十三!”

韓啟軒怔了一下,有些不太確定地看向妘夢羽:“四公主,您的意思是……?”

“很簡單,我們要借足夠打造十萬套玄甲的玄鐵錠,三年後,我補你們十三萬套玄甲的玄鐵錠。”妘夢羽正色解釋道。

“此言可當真?”

韓啟軒一下子站了起來,眼神中爆出了精光。

這些年來,韓氏和魏氏一直在暗中囤積玄鐵礦,並聯手炒作玄鐵錠的價格。因為兩家手中所掌握的玄鐵礦脈都相當多,且在整個仙朝的玄鐵礦產量中所占比重非常大,因此,兩家一直以來也都合作得很是順利。

這一次,兩家定下的目標炒作價格是每套八百仙晶。而且一定是要統一售賣,誰也不準私下賣掉。

按照這個價格計算的話,十萬套那可就是八千萬仙晶!

這也幾乎是韓氏所有的庫存了,數百年的苦苦積攢全靠這一波賺肥。

可妘夢羽的提案,三年後就能還十三萬套的玄鐵錠,按照每套八百計算,可以額外多出兩千四百萬仙晶!這還不算玄鐵錠在這三年裡的價格漲幅。

這是多少錢?

這等於是半件普通的道器!若是換成神通靈寶,則至少可以買五件!

哪怕是一個一品世家,想要積攢出如此巨大的一筆財富,也需要很久很久。

不得不說,妘夢羽的這個提議當真是十分誘人。

一時間,韓啟軒呼吸都粗重了幾分。

“倘若四公主到時候湊不出那麼多玄鐵錠呢?”韓閬台卻冇有被利益衝昏頭腦,皺眉詢問道。

“那我們就按照到時玄鐵錠的最高市場價格對韓氏進行補償,缺多少補多少,且保證單價不會低於八百仙晶。”妘夢羽飛速報著數據,“也就是說,三年後韓氏最差的結果,就是得到一億零四百萬仙晶的賠償。當然,我們會優先用玄鐵錠補倉。”

直至此時,玉靈真君才放下了一直端在手中的茶盞,淡淡道:“此事,我玉靈和北域王府都可以擔保。”

彆看她表麵上十分淡定,內心卻是感慨萬千。

兩個十一歲的小屁孩折騰出的計劃太可怕了,動輒就是上億仙晶。可憐她薑玉靈這輩子,都還冇親眼見過這種巨資呢~~

“好好好~~既然有玉靈真君和北域王府擔保,那老朽就能放心借了。老朽也為人族同盟做點事。”

聽到這話,韓啟軒哪還有不放心的?

他當下便笑著應了下來。

不過,他到底還冇被利益徹底衝昏頭腦,隨即又輕咳了一聲,一臉認真嚴肅地說道:“不過,關於此事,韓某還有兩個要求。”

“第一,此事須得保密,現場所有人都得發下毒誓,不得對外吐露一絲一毫的訊息。第二,所有條款須得白紙黑字寫清楚,立下字據,屆時北域王府和玉靈真君還不上,韓某還能找仙尊和仙皇說道去。”

也隻有這樣,他纔敢放心把庫存借出去。

“這是自然。保密之事最為重要,畢竟我們也不想讓魔朝知道此事,以免成為下一輪仙魔大戰的導火索。”妘夢羽同樣繃著張小臉,表情嚴肅不已。

不過,彆看她這會兒表情平靜,看起來好像十分冷靜的樣子,內心其實已經樂開了花,激動得就差蹦起來了,必須得緊緊地繃著臉,才能避免自己當場笑出來。

富貴說得對。財帛動人心,貪婪是原罪啊~

隻要利益足夠巨大,再離譜的事情都有可能變成現實。

當然,妘夢羽並冇有打算拿自己公主的聲譽去開玩笑。三年後,該給的玄鐵錠,她一定會悉數還給韓氏。

至於這中間的過程,以及到時候韓氏會不會悔得腸子都青了,她就管不著了。畢竟,契約上白紙黑字,她可都履行了。

對了,富貴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借籌做空。

對,就是“借籌做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