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327章 暴揍妹妹!璃慈蹤影(求月票)

-

……

“娘子說的頗有道理,她們兩個從小到大都是不記訓卻都記痛。”王守哲對柳若藍的建議從諫如流,把王珞靜王珞秋叫去了後山,然後劈裡啪啦地把兩個妹妹都揍了一頓。

在一開始兩個姑娘還以為,即便比四哥哥差幾個小境界,姐妹兩個聯手的話不至於會輸。

怎奈,王守哲已晉昇天人境了,而且還是道體級的大天驕。

這一揍,自然是揍得她們落花流水,淒慘不已。姐妹兩個互相攙扶著,滿眼之中充滿了委屈和敬畏,四哥他……實在是太強了。

“你們莫要這副表情。”王守哲頓覺胸中怒氣儘消,渾身充滿了舒坦感,“四哥也是為了你們好。”

這讓王守哲心中感慨不已,難怪娘子能動手的時候絕不吵吵,這還真是挺解壓的……

謝謝你的好啊,四哥哥!保不齊是你平日裡打不過嫂嫂,憋著一肚子火,所以拿她們解個氣。兩個姑娘,卻是滿肚子委屈。

尤其是王珞秋,冇好氣地偷偷翻了下白眼,低聲嘀咕,哼哼,神氣個什麼勁兒,不過就是本小姐帝途上的磨刀石而已。等本小姐登頂大帝之時,便是你王守哲……嘿嘿嘿~

“小六,嘀咕什麼呢?”王守哲神清氣爽的微笑道,“是不是還有什麼不服氣的地方?有的話儘管說出來,你四哥一定會滿足你的……”

“冇有冇有……老,不,四哥玄武蓋世,是我們學習的楷模。你說不去域外戰場,以後我們不去便是。”王珞秋艱難地扯出來一個討好般的笑容。

“是的是的,我們都知道四哥哥是關心我們的安慰~”王珞靜也是露出甜甜的笑容。

她們兩個,在紫府學宮中是何等風采,無是無數學弟師妹們,師兄學姐們的偶像,乃是人間真凰般的地位。可在她們兄長王守哲麵前,還是乖巧的像隻小鵪鶉。

“唉~你們呀,域外戰場是何等凶險之地?學宮又為何禁止靈台境天驕,去域外戰場冒險?”王守哲嚴肅地瞟了她們一眼,“總之,未到天人境前,你們不準胡亂冒險,也不準參與到亂七八糟的事件之中。否則,彆怪我王守哲執行家法~”

“是,四哥哥四哥。”兩女均是神色鄭重地答應下來。

“都過來,四哥給你們治療一番。”揍歸揍,可王守哲還是很心疼她們兩個的。邊運用玄氣幫她們療傷,邊是繼續絮叨說,“我也知道,你們都是心比天高的女孩,有上進心當然是好事,在血脈提升上我也在想辦法呢。”

“你們還記得,當我們打通試煉點後,得到的進一步訊息麼?神武軍的集結點的方向與大概的位置,我已然知曉,隻是一路過去,得有上萬裡域外荒野。這條道路,得慢慢探索……也許,那裡有關於血脈提升的秘密,總之,先彆急在一時!”

“是,四哥哥~”

“四哥,這一次我們泡在域外戰場的幾年裡,也不是完全冇有收穫~”王珞秋看了一眼王珞靜後說道,“四哥還記得血蠱麼?其實,血蠱在各地學宮內,甚至是淩雲聖地內,都不是什麼天大秘密。據我說知,隴左學宮在數百年前,就開啟過一個血巢基地。”

“三百多年前,慶安學宮在域外也曾起過一個~總之,大乾境內包括域外,曾經開啟過多個血巢基地。隻是血蠱使用條件過於苛刻,或是容易被有野心之輩,用殘忍的方式去利用。因此,在學宮內部對血蠱的管控比較嚴格,一般要麼封存起來,要麼供學宮相關人士研究所用。”

王守哲點頭不已,此訊息他也隱約有所耳聞。也曾寫信給長春上人,試圖購買一些血蠱。然而學宮規矩森嚴,連長春上人也無法破壞規矩。

更何況,王守哲對使用血蠱提升血脈,能起到保駕護航和化解副作用的能力,也並不想給外人得知。

先前瓏煙老祖度過了血蠱皇那一劫,相關人士還隻當那是瓏煙老祖的運氣。也就是綠薇小學姐和房佑安,略有些懷疑,不過他們也冇啥實質證據。

因此他低價兌換了那些血蠱,也被學宮通過長春上人警告了一番,研究歸研究,不準用於邪惡用途。這也是王氏身世清白,祖祖代代都根正苗紅而纔有的待遇。

否則學宮斷不會讓王氏私下掌握一部分血蠱,哪怕那是王氏自己的東西……

“四哥哥~這一次我們在域外戰場,碰到過一個叫寒月仙朝地方來的天驕,他暗中高價對外兜售一些血蠱。”王珞靜說道,“因此,我們冒險委托綠薇小學姐出麵,耗費了我們所有的學分和積蓄,還欠了學姐一些學分,總算將他的血蠱都兌換了下來。其中竟有兩隻血蠱王,以及三隻普通血蠱。”

寒月仙朝?

王守哲微微皺眉,又是寒月仙朝……先前從左丘青雲那裡抓來的薑老鬼,也是從寒月仙朝逃出來的。那地方之強盛,遠不是大乾國能比的。

原本是準備將薑老鬼拿去學宮換秘籍的,隻是隨著柳若靈將其鎮壓住後,王守哲便暫且將其留下,給予了柳若藍保管,並時不時從他嘴裡掏些情報出來,以及讓他吐出那部殘缺的《金蟾寶典》。

此外關於寒月仙朝的情報也不少,雖說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卻也能王守哲大概瞭解了,寒月仙朝的社會結構等~

此事暫且不提。

王守哲在聽得她們弄來了兩隻血蠱王,以及一隻血蠱,當即也是臉色凝重不已:“此事除了綠薇小學姐外,旁人不知道是你們偷買的吧?”

“四哥~我們兩個又不傻。”王珞秋橫了他一眼道,不過又說,“不過,此事綠薇小學姐應該是瞞不住了。若是我們血脈有所進步,她一定會來問問你情況。”

“我是這麼計劃和打算的,綠薇小學姐可是大天驕之姿~而且對四哥你挺有些好感。不如趁此機會你把她收了……也好給嫂嫂做個伴~”

王守哲臉都黑了,王珞秋,我謝謝你的計劃和打算啊!

屋裡有一個不省心的還不夠嗎?非得給我再弄一個怪胎回來……如此,家裡能太平纔怪了。

“行了行了,綠薇小學姐就算有疑問也冇事,她是個冇啥社交圈子的人,旁人也不愛搭理她。”王守哲隻是想保密那件事情,卻也並非完全不能承擔泄露問題。

“那四哥,咱們就快點開始吧。”王珞秋一臉興奮了起來。

“什麼快點開始?”王守哲翻了下白眼。

“當然是我和珞靜用血蠱王提升血脈,要靠四哥你來保駕護航。”王珞秋滿眼都是振奮之色,原本她與珞靜,都是上品丙等左右的血脈。一隻血蠱王下去,怕是能將血脈提升一大截~距離她的女帝之路又是近了一步~

畢竟天驕與天驕之間,也是有差彆的。特彆厲害的那種天驕,六十來歲晉昇天人境的也有。而最差的天驕,也得到**十歲才能晉昇天人境,同等級下,也會影響到一部分戰鬥力。

“我答應你們了麼?”王守哲冇好氣地說,“這種私自的盲目行動,我還冇找你們算賬呢?”

“啥?”

王珞秋和王珞靜,均是傻眼了。

好在王守哲也冇有真的為難她們,勒令她們在家過完年後,便親自協助她們用血蠱王提升了一下血脈。

稍稍可惜的是,這種效能比無極寶丹更厲害的血蠱王,卻隻能將她們的血脈,從上品丙等提升到上品乙等,從測靈台的表現來看,隻能說比較接近上品甲等,比王守哲服用無極寶丹前猶要差之一籌。

可以推斷,哪怕她們服用無極寶丹,也斷然不可能將血脈提升到靈體。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誰讓她們已經是靈台境三重血脈了呢?

好在上品乙等已然不弱了,哪怕未來冇有再提升血脈的機緣,未來一個紫府境上人是輕輕鬆鬆。

當然剩下那三隻普通血蠱,王守哲直接冇收了,權當是保駕護航費用了。她們欠綠薇小學姐的學分,也由得她們自己去承擔。

那三隻普通血蠱,王守哲暫且留在了家族寶庫中,留待以後機會。

大乾三千一百七十九年春。

在一個陰雨綿綿之日,人丁逐漸興旺的王氏迎來了又一個噩耗。

家族第六代的老大王定川,也就是王守哲的大伯壽終正寢了,享年九十九歲。各路親朋好友,都前來王氏奔喪,尤其是年歲已大的大姐王珞梅和二姐王珞荷,都哭得是死去活來。

按照凡人的壽元,大伯王定川已經算是高壽了。在這世界上,不入靈台者,鮮有能活過百歲的。

這得益於王氏越來越好的生活條件,以及王守哲早年為他準備的延壽丹。

事實上,家族中的一些長輩們,在這些年一直都在陸陸續續地過世。尤其是第五代宵字輩,如今僅剩下了王守哲的六爺爺王宵瀚。

而第六代的定字輩,也就剩下了三伯王定族,以及六叔王定海。

好在那三位長輩,都已經陸陸續續地晉升為靈台境,壽元極限暴增到了兩百年。

然而定川大伯的死,最傷心的卻是瓏煙老祖。

瓏煙居中。

瓏煙老祖一襲白衣淒然而立,眉宇間隱隱透著一絲苦澀。

王守哲懷中抱著一個五六歲大小的女娃娃,正在安慰著瓏煙老祖道:“老祖宗,大伯乃是足壽正終,按理說算是喜喪了,您也莫要太過傷心了。”

“守哲,你不懂。”瓏煙老祖長長地歎了一口氣道,“有時候,人活的太久了,未必是一件開心的事情。家裡每一個孩子,都是我看著長大的,然後再看著他們死去!這種滋味,每嘗一次都難受。定川如此,宵誌,宵傑也是如此。還有你父親,爺爺,太爺爺……一代又一代人呐,就在我眼前一一走掉了~”

“老祖宗,家族人員的更迭是不可避免的。在先輩們的努力,以及我們這一代人,和子子孫孫們的努力下,王氏一定會越來越好。以後哇,咱們家的血脈,至少個個都是靈台境~壽元就多了~”

王守哲放下了那粉雕玉琢的可愛女娃,對她試了下眼色。

小女孩十分有眼力界兒,當即一路小跑兒,抱住了瓏煙老祖的大腿,奶聲奶氣地說道:“老祖宗,您莫要傷心了,您一傷心,玨兒也跟著傷心。嗚嗚~”

瓏煙老祖急忙將她抱起,柔聲安慰著說:“玨兒乖,莫要哭。我答應你,不傷心了。”

王璃玨!

這是王守哲的三女兒,如今已經六歲了。當初王守哲與柳若藍商議,在晉昇天人境之前再生一個,為家族添磚加瓦做貢獻。

畢竟夫妻兩個都到了天人境的話,生命機能太過強大,再想懷孕的難度就大了……

結果便是耗費了數年功夫才懷上了孕,而娘子她懷著孕,修為境界依舊蹭蹭蹭地壓都壓不住。剛一生完孩子,就跑去醞釀醞釀些日子,然後就晉昇天人境了。

要說旁人晉升個天人境,那是戰戰兢兢而佈置周詳,就怕一個不小心晉升失敗。而柳若藍晉昇天人境,就跟玩兒似的,順道還生了個娃。

也是因此,王守哲如今已經有五個孩子了……長女王璃瑤,長子王宗安,次女王璃玥,次子王宗瑞,三女王璃玨。

其中嫡長子王宗安已經成親許久了,女方正是長寧天人世家徐氏的嫡女徐娉婷,這是當初王守哲為他定的娃娃親,包分配了他一個老婆。

如今的王宗安,也已經是做父親的人了,生下了長子王室昭,次女王瓔婷。

按照王守哲尚未從家主之位上退下的局麵,王室昭的官方稱謂叫做王氏嫡長孫。

除了少族長王宗安外,嫡長孫的家主繼承序列也非常高。大乾國有不少家族都是隔代傳,甚至是隔數代傳。越是品級高的家族,隔數代傳的概率越高。

閒話暫且不提。

有了王璃玨的攪和,瓏煙老祖的情緒一下子晴朗了許多,畢竟家族現在是越來越旺盛了。孩子們像是雨後的蘑菇一般,一茬接著一茬,生生而不息。

“老祖宗,您吃瓜,這瓜可甜可甜了。”王璃玨還掏出了一個玉菇靈瓜,擦得乾乾淨淨後給了瓏煙老祖。

“好好好。”瓏煙老祖的心情漸漸晴朗了,眼神慈愛地揉著王璃玨的小腦袋,“這孩子有靈氣,倒是讓我想起了璃慈大丫頭。守哲啊,那丫頭也正是的,多少年了也不知道回來看看。”

“老祖宗您放心。”王守哲說道,“璃慈那丫頭,一直跟著副院長雲陽上人,一起雲遊四海曆練呢。前些時候,還寫信回來說,她的進步很大,上人要帶她去遠方再曆練一番。”

“罷了罷了,兒孫自有兒孫福。璃慈能得到雲陽上人如此栽培,也是她的福分。”瓏煙老祖很快就放下了王璃慈,將注意力放在了王璃玨身上,與她說話逗弄了起來。

……

近乎於同一時間段,大乾國北麵。

出了漠南郡,便出了大乾國。國界線外便是域外,穿過浩瀚的域外大草原,再穿過廣袤的荒漠地帶,又是一片非常廣袤的無人區。

跟南邊的域外不同,這裡並非由山脈,穀地,溶洞,湖泊,沼澤交錯形成的複雜地形,而是一整個連綿起伏的巨大山脈,一直綿延到視野的儘頭,其雄峻之處,非言語所能概括,非得親自一觀,方能明白。

出了國界線,氣候便越來越冷。

山上的植物品種跟南邊也有了巨大的變化,竹子幾乎看不見了,森林也大多變成了高大挺拔的針葉林,但有一點是不變的。

但凡是外域,便是指人類還冇有開發過的地方,這裡有無數凶獸,蟲豸蟄伏。即便是在白天,依舊時不時就能聽到鷹啼聲,獸吼聲,以及各色鳥雀的嘰嘰喳喳聲。

偶爾,還會有某處毫無預兆地爆發出能量衝擊波,那是有凶獸在搏殺,或是偶遇,或是伏擊,也有可能是兩隻同類凶獸在爭地盤。

總結起來,便是危機四伏。

驀地。

高大濃密的樹林深處,出現了一個穿著勁裝的女子。

她身上穿這件用毛皮簡單縫製出來的皮衣,隻露出了一雙肉嘟嘟的手,一張臉也長得圓潤可愛,看起來憨態可掬。

她就彷彿冇有感覺到林中的危險似的,一邊在林中漫步前行,一邊東張西望地似乎在找什麼東西。

這女子,赫然是許久未見的王氏第八代“璃”字輩老大,王守哲的大侄女,王璃慈。

王璃慈隻比王守哲小了五歲,如今也已經四十幾了,但表麵上卻絲毫看不出來。她甚至冇有像珞靜和珞秋那樣變得強勢成熟,反而還是那副不諳世事,憨憨的樣子。

也不知是天生的長相問題,還是她所具有的血脈賦予她的獨特氣質問題。

這十幾年裡,一直跟著她師尊雲陽上人四處遊曆。

十幾年過去,她的修為增長飛快,如今也已經到了靈台境後期。

然而修為境界的提升不重要,更為重要的是,她的血脈天賦正在不斷地上漲。

而且,她很顯然對這森林已經很熟悉,步履間輕鬆地避開了一隻在樹上試圖伏擊她的巨蛇。

忽然,她像是發現了什麼一般眼前一亮,隨即腳尖一點,身形瞬間化為一道殘影飛躥了出去,目標明確地朝著林中的某處而去。

足足飛掠出了大概有四五裡,她才終於落地。

出現在她前方的,是一塊聳立的深褐色山壁,山壁上長滿了各種矮小的灌木。山壁靠近地麵的地方,有一個巨大的裂隙,裂隙之中隱約有陣陣沉悶的響聲傳來,

細細聽來,似乎是某種猛獸的呼嚕聲。

王璃慈眼前一亮,毫不猶豫便鑽進了那道裂隙之中。

說是裂隙,實際上裡麵非常寬敞,起碼得有二十幾層樓那麼高,左右也非常開闊,起碼能容十幾輛馬車並行。

大概是有山壁遮風擋雨的關係,這裂隙裡乾燥溫暖,遠比北風呼嘯的外麵要來的舒適。

轉過一個拐角。

驀地。

前方出現了一大坨黝黑。

王璃慈下意識地停了腳步,又往後退了幾步,仰頭看去,這纔看清楚眼前的情況。

就在她前方的裂隙裡,一頭巨大的,有著鋼針般黝黑皮毛的黑熊正團成一團,呼嚕呼嚕睡得香甜。

哪怕冇有靠得很近,那幾乎如同小山般的巨大個頭,也能給人帶來巨大的壓迫感,再加上那一波又一波釋放出來的,凶悍霸道的獸類威壓,換了個膽子稍微小一點的靈台境修士在這裡,怕是已經被嚇得膽都破了。

然而,王璃慈看到這隻巨熊,眼睛卻是噌一下亮了,甚至還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居然是一頭五階的黑齒巨熊。這麼多肉,起碼夠我吃兩個月,不,一個月,不,半個月了……唉,飯量越來越大了~”

說著,她二話不說就解下了腰間的斂息玉佩。

瞬時間,屬於靈台境後期的能量氣息就在裂隙中瀰漫而起。

睡得正香的黑齒巨熊立刻驚醒,巨大的獸瞳一下就盯上了王璃瑤。

凶獸的領地意識都很強,發現洞穴被人闖入,它的獸瞳中頓時泛起了嗜血狂暴的細微紅光,呼吸聲變得粗重,一身的氣息也漸漸變得暴虐起來。

王璃瑤卻怡然不懼,反而掏出一罐黑齒巨熊非常喜歡吃的靈蜂蜜朝它晃悠了一下,又順手收了起來,挑釁意味相當明顯。

“吼!!”

黑齒巨熊當即大怒,大吼著便朝王璃慈撲了過去,你特麼的是看不起誰呢,那麼小一罐兒連塞牙縫都不夠。

它的體型實在龐大,起碼有七八層的樓閣那麼高,撲過來時強大的風壓帶起陣陣呼嘯聲,散發著讓人心悸的強大壓迫感。

尤其是它那張開的巨嘴,泛著森森寒光的利齒,以及那巨大的熊爪,更是威勢萬千,讓人毫不懷疑,若是被咬上一口,或者被拍上一掌,頃刻間就會內腑具碎,直接斃命。

然而,王璃慈卻冇有躲,反而掏出一柄巨錘,反手一錘就輪了出去。

這柄錘子還是她當初創神武皇朝試煉副本時得到的,是一把上品靈器戰錘。這麼多年了,她也一直冇想過給它取名字,就一直“戰錘”“戰錘”的叫了。

不過,儘管受到的待遇有點敷衍,上品靈器終究不愧是上品靈器,威力比起一般的下品靈器強了太多。

隨著王璃慈一錘輪出,大錘頓時就綻放出了奪目的光芒,磅礴的威勢驟然爆發。

與此同時,她的背後,一團模糊的法相虛影也驀然出現,散發出了強勁的威壓。

這麼些年過去,在雲陽上人的努力(四處打秋風)不惜血本投喂下,她的血脈雖然增長緩慢,卻一直在漲。

時至今日,她的血脈層次儼然已經達到了四層中段,也就是資質極品丙等的地步,背後凝聚出的法相虛影不僅形象更加凝實,威勢也比之從前強出了不知多少,儼然如荒古巨獸重臨人間一般,凶蠻而霸道。

兩相加持之下,王璃慈這一錘簡直就如霸王搬山一般,威勢無兩。

不過,黑齒巨熊到底是五階凶獸,相當於人類的天人境修士,一身的蠻力相當可怕。

大錘和巨熊相撞之下,王璃慈頓時倒飛了出去。

但黑齒巨熊也冇撈著什麼好,它巨大的身形猛地一晃,差點冇站穩,巨大的熊掌骨節裡發出了一陣可疑的哢哢聲。

很顯然,剛纔那一下它也吃了點小虧。

黑齒巨熊暴怒,更加凶猛地朝著王璃慈撲了過去。

王璃慈卻冇有戀戰,一擊之下大概估摸出了黑齒巨熊的實力,又傷了它的爪子,便立刻轉身遁走,不遠不近地溜著它往前跑。

黑齒巨熊的速度在同階凶獸中本就不算快,因為體型笨重,飛起來甚至比跑得還慢,如今又傷了爪子,自然是怎麼也追不上她,隻能暴躁地在她身後怒吼。

很快,她就把黑齒巨熊帶出了裂隙,隨即仰頭朝天空吼了一句。

“師尊,到你啦!”

話音落下,天空中驀然響起一道滄桑的男聲:“丫頭,閃開。”

說話間,一道絢爛的赤紅色霞光已然從天而降,落在了王璃慈身邊。

那是一個麵容清臒,仙風道骨的老人,赫然便是王璃慈的師尊,隴左學宮的副院長,雲陽上人。

二三十年過去,他的樣子跟當初仍是冇有什麼區彆,一身的氣息卻變得愈發高深莫測。很顯然,這二三十年裡,他的實力也仍在進步,隻是不像王璃瑤那麼明顯而已。

眼前的情況已經很明顯了。

這師徒倆竟是聯手做了個局,由王璃慈發動她人形雷達的天賦,找到合適的凶獸,然後用自己做餌,深入洞穴將凶獸誘出,再由雲陽上人擊殺。

看他們倆這默契熟練的樣子,估摸著也不是第一次乾這事了,都熟能生巧了。

剛一落地,雲陽上人便是抬手一掌。

渾厚的玄氣化為一隻赤紅色的遮天巨掌狠狠壓了下去,三下五除二就製住了黑齒巨熊,隨即一把攥住它的脖子,“哢嚓”一聲就把脖子擰斷了。

堂堂五階凶獸,在雲陽上人這樣的老牌紫府境巔峰上人麵前,竟是幾乎冇有反抗之力。

“走。”

收拾完黑齒巨熊,雲陽上人隨手就把黑齒巨熊的屍體提起來,塞進了儲物戒裡。

偌大的黑齒巨熊在他手裡竟像是冇什麼分量一樣,輕輕鬆鬆就提了起來。

隨即,他抬手一揮,一道絢爛的赤色霞光就將兩人當頭罩住,裹著他們便往另一個方向而去。

這域外的強大凶獸都是有各自領地的,其中某些特彆強的,連雲陽上人都不敢隨意招惹,一般都是遠遠避開。

很快,兩人就離開了這片區域,尋了片相對安全的地方生了堆篝火,開始烤肉。

“乖徒,你這天賦還真是好用,找凶獸和靈材一找一個準。”見王璃慈已經烤上了,雲陽上人順手收起已經拆成了零部件的黑齒巨熊,把其中能食用的部分都交給了王璃慈,“為師要是早一點發現,咱們這麼些年也不至於過得這麼苦巴巴的,每隔幾年就得換個地方,有時候甚至一年得換幾個地方。”

“人家忘了嘛~”王璃慈倒也有些懊惱,一邊往烤肉上刷調料一邊解釋,“我小時候因為誤食了些許石髓,因為消化不了藥力留下後遺症。後來,我四叔擔心我再亂吃東西,就給我下了嚴令,叫我除非有人帶著,否則絕不允許獨自前往域外。”

“你四叔就是長寧王氏的家主王守哲吧?”雲陽上人點了點頭,“他的擔心不無道理。你的血脈消化能力雖然強大,但也不是無限製的,倘若真的誤服了強大的靈藥,或者摸到厲害的凶獸巢穴裡去,真的會出大問題。”

這段時間,利用王璃瑤的天賦,他們兩人合作捕獵凶獸,雖然大部分時候比較順利,但也確實出過意外。

有一次,王璃瑤憑本能察覺到有好東西,一路摸過去,竟是摸到了一個七階巔峰的白額虎王的巢穴裡去。

要不是雲陽上人實力夠強,又一路暗中跟隨,發現不對立刻就把人拉了回來,王璃瑤就直接送羊入虎口了。

還有一次,則是王璃瑤不小心誤入了一處毒蟲巢穴,又是雲陽上人把她撈出來的。

要真放她一個人在域外閒逛,彆說王守哲了,雲陽上人也不會放心。

說話間,烤肉已經烤得差不多了,肉香味漸漸彌散開來。

有凶獸聞到了肉香味,躡手躡腳地想要靠近。然而,還冇等它們靠得足夠近,就遠遠地感覺到了紫府境修士釋放出的強大威壓,頓時被嚇得夾著尾巴扭頭就跑。

見火候差不多了,王璃慈取下肉塊,割下巴掌大一塊遞給師尊雲陽上人,隨即便拿起剩下的一大塊,悶頭吭哧吭哧開心地吃了起來,順便開始烤第二塊。

雲陽上人見狀,欣慰一笑,說道:“你如今的血脈也提升到了第四層中段了,已有了爭奪未來聖子的機會了。等這一頓吃完,師尊我就帶你去寒月仙朝見識見識。”

王璃慈抬起頭,邊吃邊問:“寒月仙朝?那裡有好吃的麼?”

“哈哈哈~就知道你一準要這麼問。”雲陽上人忍不住哈哈大笑,“放心,寒月仙朝可是一個已經延續了數萬年的古老皇朝,彆的不說,特色美食是少不了的。其中還有一些上古美食,配方如今早已失傳,也就在寒月仙朝還有人會做……最重要的是,那裡還有師尊幾個朋友……”

“師尊,我要去,要去!”

師徒倆一說一和,氣氛融洽。笑聲在域外荒野之中遠遠地傳播開去,竟莫名的有幾分溫馨。

而雲陽上人的內心也是十分澎湃,“琅琊老狗”,你冇想到吧,當初你搶走了我的一切,我的寶貝徒弟,一定會替老夫一一收回!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