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九十二章 釣出一條大魚(求月票和推薦票)

-

……

不光是王守哲。

便是連家族其他小輩,一個個都是目光炯炯,盯著戰場看的是心馳神往。

靈台境老祖級的戰鬥,平常極少能見到的。大家對他們的戰鬥力,殺傷力,都僅僅停留在想象之中。

今天這是一場盛宴,對有誌於走靈台之路的年輕一代,都有著正麵積極的作用。

就像是王珞秋,這個整天吹大話說是要走帝路的女孩,此刻俏臉上充滿了震驚和不敢置信,彷彿有些被打擊到了的模樣,惹得王守哲微微心疼。

“丫頭,冇事。”王守哲摸了一下她的腦袋,安撫說,“你還年輕,隻要你想走帝,不,靈台之路,四哥哥一定支援你,儘管這條路充滿艱辛和坎坷……”

豈料。

王珞秋回頭瞥了一眼王守哲:“老,不,王守哲你能彆這麼幼稚嗎?強者之路,本就是冇有坦途可言。我就是在想,我什麼時候纔可以一拳打爆一座山,想想估計還要一兩百年,有些小傷感而已。”

王守哲頓即無語,你還準備手撕宇宙飛船呢?懶得再搭理她。

驀地!

戰場中又出現了變化。

瓏煙老祖連綿不絕的攻勢下,劉知德的烏龜殼終於被轟碎,他倒飛了出去,驚恐亡魂般大叫道:“雷陽秋,你真想眼睜睜地看著我被殺嗎?”

此言一出。

王守哲的臉色頓即嚴肅了起來,來了。

劉知德在最終叫出了這個名字,王守哲實實際上已經有所預料了,但是真正發生此事時,他才麵色陰沉如水,之前一些思慮中的問題,已經浮上了水麵。

隨著劉知德的求救聲響起。

遠處,傳來一聲暴喝:“都住手!”那個聲音就像是一道驚雷般,炸響全場。

與此同時。

一個身穿武官戰甲的男子,從人群中讓道中緩緩走到了廣場之中,他模樣頗為威嚴

麵色肅然:“諸位老祖

切磋歸切磋。但是還請諸位剋製一二,若是鬨出人命來

便休怪本鎮守使翻臉無情了。”

平安鎮鎮守使——雷陽秋。

長寧衛兩大天人世家

其中一家是天人世家皇甫氏。而另外一家,則是天人世家雷氏。

果然啊。

王守哲心中略一呻吟

卻瞬間就接受了事實。隻是因為此事,早就在他的推斷之中。

五十年前那場大戰

族中紀要雖然有所記載

但是其中有諸多語焉不詳之處。五階凶獸來襲引發獸災,宙軒老祖已經竭力抵擋。

長寧衛本應迅速支援,卻怎奈姍姍來遲。

而劉趙兩氏地老祖竟然假死脫身,放了兩路凶獸進來

更是直接導致了宙軒老祖的防線崩潰。著其中

真的隻是他們自己想要反叛嗎?

區區兩個連九品家族都算不上的末流家族,竟敢如此操作,若不是背後有人暗中支援,恐怕還真冇那個膽子。

整個長寧衛地區,誰有能力支援他們?有此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家族

扳著手指頭都能數的清。

若是以誰得利誰是幕後黑手的原理推斷,王守哲暗中推斷出來的

最大的可能性便是長寧雷氏。

原因有二,一是長寧雷氏完全有能力這麼做

二是之後平安鎮的鎮守使,向來都是雷氏或是親近雷氏的家族在擔任。

隻是他們最終的動機

王守哲並無辦法完全確定。同時還有另外一個疑惑

若當年雷氏真是幕後黑手

那麼為何自己不出手?或者不來個斬儘殺絕?

反而放任王氏家族苟延殘喘到了今天?

不少疑惑都冇有相通,但是今天王守哲藉機設計的這一幕,一來是死命薅劉趙兩氏地聲望,為下一步計劃做準備。二來,自然是想試探一下鎮守使大人的底子。

鎮守使是大乾國勢力延伸與覆蓋的代表,他出場阻止戰鬥,若是誰再打生打死的話,必然會一頂大帽子扣上來。

四位老祖級人物,也是當場住了手,隻是各自依舊對峙著。

就在此關頭,王守哲快步趕去,一把扶住了王瓏煙的胳膊,滿是焦急和關懷道:“老祖,您冇事吧?您的傷勢冇反噬吧?”

與此同時,他在瓏煙老祖胳膊上輕輕捏了一下,提醒老祖彆忘記他事先的囑托。

怎麼能光杵著不不動呢?

瓏煙老祖什麼地方都挺好,就是太耿直了。

瓏煙老祖也是一愣神後,才驀然想起守哲先前的吩咐。當即,她嬌軀一晃,芊芊玉手一副額頭,搖搖欲墜下再也控製不住體內“陰煞之氣”的反噬。

“噗!”

一口鮮血噴在了麵紗上,將麵紗染成了血紅色,模樣是如此之慘烈。

這演技,王守哲隻能給她七分,吐血吐得太倉促了,完全冇有半點征兆。好在王守哲早就有所準備,當即心疼不已地叫道:“老祖啊,我千叮嚀萬囑咐,您怎麼就是不聽呢?若再這樣下去,可還了得?”

“老祖,您冇事吧?”“老祖!”

王氏眾人也都跑了過來,個個都焦急萬分。瓏煙老祖可是家族的定海神針,若是真出了事情,可還了得?

“珞靜,珞秋,你們快點扶老祖回去休息,這邊的事情我來處理。”王守哲發揮族長作用,迅速安排好了諸項事宜。

這期間,趙伯鈞和劉知德也是滿臉吃驚,這王瓏煙剛纔還生龍活虎,打生打死的。怎麼一轉眼,便控製不住傷情了?

便是連剛剛出來阻止戰鬥,怕劉知德被王瓏煙當場打死的鎮守使大人,都是臉色有些茫然,怎麼隨著他一出場,事情突然就峯迴路轉了?

“王守哲見過鎮守使大人。”王守哲滿臉感激地對鎮守使雷陽秋,拱手行禮道,“守哲代錶王氏,多謝雷鎮守使出來主持公道,避免了我王氏遭受滅頂之災。”

雷陽秋嘴角抽搐了一下,這話說的,他都快接不住茬了。當即正色咳嗽兩聲:“王族長,貴家族的瓏煙老祖傷勢如何了?”

“唉,啟稟雷鎮守使。”王守哲深深一歎,麵色慘然而悲憤,“老祖的傷勢本來有些康複的跡象,卻不料劉趙兩氏聞訊後藉機挑事,欲鎮壓我王氏。老祖迫不得已,動用了師門的秘技,暫且壓製住了傷勢才能勉強抵禦強敵。若非雷鎮守使關鍵時刻趕至,阻止了劉趙兩氏行凶,說不得老祖今天……”

說到此處,王守哲渾身一激靈,彷彿有些後怕,當即再對雷陽秋行了一禮,誠懇道:“雷鎮守使對我王氏的大恩大德,守哲銘記於心,日後必有回報。”

此言一出,劉知德頓覺冤枉無比了,這小子還真會顛倒黑白。明明是王瓏煙生龍活虎地把他紫金缽都打爆了,怎麼變成他劉知德行凶了呢?

不對,以他對王瓏煙的傷情之瞭解,若想治癒比登天還難。便是將整個王氏賣掉,都不夠治的。

難道!?

劉知德渾身一顫,王瓏煙真是動用了某種來自紫府學宮的秘技,才勉強臨時壓製住了傷情?一股無比懊惱的情緒,頓時直衝劉知德的腦門。

若真如此,他隻要再多堅持堅持,那王瓏煙豈非會自行崩潰?難怪她從一開始,便全力以赴進攻。那是她怕時間不夠了啊。

悔啊。

他怎麼就冇多堅持一下呢?最終把雷陽秋叫出來,這反而是倒幫了忙,救了那王瓏煙啊。

與此同時。

趙伯鈞和雷陽秋也是意識到了這一點,然後他們的眼神都死死地盯著劉知德,如此以切磋之名,讓王瓏煙自己傷勢發作崩潰的大好機會就這麼冇了。

不過雷陽秋到底是鎮守使,依舊是滿臉嚴肅道:“諸位族長,老祖。我大乾律法規定,各世家之間嚴禁似鬥。有那力氣,不如多去外域殺點凶獸,為人類作貢獻。都散了吧!”

他一錘定音,將今天的事情揭過。

臨走之前,他還微微不滿地盯了劉知德一眼,弄出瞭如此大的動靜,丟儘了兩族臉麵不說,最終竟然還被王瓏煙僥倖過關了。

今天,可謂是一敗塗地。

劉知德與趙伯鈞,懊惱之餘,也是有些灰溜溜的心情。這地方呆不住了,早點離去吧。

就在他們準備灰溜溜地走人時。

王守哲卻突然叫了一聲:“慢著!今天的事情可還冇完。”

眾人的目光齊聚在他身上。

雷陽秋微微皺眉,不悅道:“王族長還有其他事情嗎?本鎮守使都說了,各自散了,到此為止。”

“啟稟鎮守使大人。”王守哲拱手,平靜無波道,“晚輩有幾件喪儘天良的滅門凶殺案要舉報,正好趁著大家都在,一次性把事情了了吧。”

滅門凶殺案?

劉知德和趙伯鈞,頓時心中一咯噔。今天的情況不對勁,感覺好像一直落進了一個一個的套裡。

不待眾人有所反應,王守哲揮了揮手,朗聲喝道:“三伯,把證據呈上來。”

王守哲的三伯王定族,平安鎮的副鎮守使,這才帶著一群官兵,從遠處緩緩走至。他滿色肅穆地拱手道:“啟稟鎮守使大人,屬下破獲了幾樁凶殘滅門案,如今已人證物證齊全,請鎮守使大人批準屬下執行斬殺罪犯。”

看著雷陽秋,劉知德,趙伯鈞等人的臉色。

王守哲卻冷笑不已,來我王氏鬨事,豈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這一場計劃,他籌謀許久,豈會讓劉趙兩氏不多脫幾層皮?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