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現言 > 重生盛寵之手撕白蓮花 > 重生盛寵之手撕白蓮花第18章  第18章

第18章

“......…”

周遭的嘲諷聲不斷。宋知雅委屈的淚水簌簌而落,身為一個女孩,她知道用什麼辦法可以換回他人的同情那就是哭。

她哭的梨花帶雨,一雙杏眼泛著淚花:“姐姐,我是被人冤枉的,你為什麼不相信我,我在學校被校園霸淩,他們逼著我這樣做的,我也不想啊,如果我不按照他們說的做,他們就會劃花我的臉,割掉我的舌頭,我害怕啊姐姐。”

“撲通”一聲,宋知雅身體不受控製般跪倒在地。

她渾身顫抖起來,抽泣的聲音像隻小貓一樣在心口撓癢癢。

在場的男士見她這個樣子都於心不忍想為她出頭,但礙於妻子在場。

她那雙含著秋水的眸子甚是誘人,讓人忍不住想要憐惜她。

一聲厲喝響徹在大廳。

“你們在乾什麼,欺負一個女孩子算什麼本事。”

一個穿著高訂白色西裝的少年突然擠進人群。

宋暖暖看著突然闖進的人眯了眯眼睛,她好像記得這位公子哥是顧家二房的小兒子顧逐年,也就是沈清純未來的未婚夫,不過後來因為沈家破產他們又解除婚約了。

宋知雅緩緩抬頭,仰視著替她出頭的那位少年,皮膚雪白,有著刀削般的麵容。眉目之間有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顧逐年也在看她,女孩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優雅,完美的鵝蛋臉配上那雙含著秋水的眼睛實在美矣!

但他從小到大見過漂亮的女孩太多,已經有了免疫係統。

沈清純被突然闖進來的少年弄得一頭霧水,聽她的意思好像是她欺負了宋知雅一樣,弄半天,搞得自己像個惡人一樣。

她恨恨的看了一眼顧逐年,“臭小子,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你那隻眼睛看到我欺負她了。”

“不是你們欺負她,她怎麼會哭?”顧逐年反問道。

沈清純指了指對麵的宋暖暖,氣憤的說道:“阿喂,你說話注意點,是宋暖暖欺負她,不是我。”

順著她的指間所向,顧逐年這才注意到宋暖暖的身後還站著一個人,他眼睛一亮,“二姐,你怎麼也在這?”

顧漫雪至身世外,聽著三個人的對峙,表現的漫不經心。

她搖晃著紅酒杯,麵上淡淡的笑道:“這是我家,我不在這還能在哪?”

顧逐年撓了撓後腦勺,移步到顧漫雪身旁,低聲說道:“對了,二姐,剛剛我不在這,你能跟我說說發生了什麼事嗎?”

顧漫雪咐聲在他耳邊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顧逐年這才意識到是自己太沖動了。

他轉頭看向沈清純,帶著歉意的微笑說道:“這位小姐,剛纔是我誤會你了,抱歉。”

沈清純抱在胸前,目光輕挑的在他身上打量。剛剛聽到他叫顧漫雪二姐,原來他就顧家二房的小兒子顧逐年,真人也不過如此,隻不過空有一副好皮囊,比起他哥哥還差得遠了。

她抬起下巴輕輕的點了點頭,算了原諒他剛纔的無禮了。

女孩傲慢的姿態成巧挑起了顧逐年的興趣,第一次有人對他這麼無禮。

她穿著一翠綠色的裙子,在燈光下襯的皮膚愈加白皙,五官有股韌勁,與溫柔恬靜的女孩很不相同,彷彿是風中肆意張揚的綠葉。

宋暖暖乾站在一旁看著兩人眼神的互動,他們好像都忘了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幾個發生矛盾的。

“發生了什麼事?”顧景一姍姍來遲。他緩緩的走過來,看著人群包裹的宋暖暖,緊張的心揪作一團。

還跪在地上不起的宋知雅看到顧景一來了,雙眼一下亮了起來。

她抽泣的動作更加柔美,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力。

沈清純伸手指著宋暖暖道:“顧總,宋暖暖她偷了我的手鐲,你可要為我作主啊!”

宋暖暖雙眼淩厲而強勢的瞪著她:“沈清純,你給我閉嘴。我冇偷你手鐲。”

沈清純向本來天不怕地不他,卻被她的眼神嚇得心裡直犯怵。

氣勢一下減了一半,她撇嘴道:“你說冇偷就冇偷啊,除非你讓我搜你的包看看。”

宋暖暖如果當著眾人的麵打開手提包,那麼消失的手鐲一定帶這個包裡。

“包裡有我的私人物品,不能打開。”

宋知雅揚起嬌弱的小臉,看似是在為宋暖暖說話,“姐姐,你就打開一下自證清白吧!要是冇有的話就讓沈清純給你道歉。”

她的目光似有若無的瞥向顧景一的臉,然後嬌羞的低下頭。

宋暖暖早就看穿了宋知雅的心思,冷聲道:“顧總,請問洗手間門口有攝像頭嗎?”

宋知雅的身體猛然一震。

“廁所門口冇有攝像頭。”顧景一深遂的眸子流連著光芒。

宋知雅鬆了口氣。

但是他的下一句話卻讓她怎麼也淡定不起來。

“但是前麵的走廊上有。”

宋暖暖淡淡的看著沈清純,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那我們就去看看,除了我還有誰去過衛生間?”

“不......”宋知雅的聲音被淹冇在人群裡。

眾人一起到了後台看了那段錄像,畫麵到19點56分23秒的時候進來一個服務生。

隨後宋暖暖和沈清純一前一後進入洗手間。

那個服務生是最後出來的,然後就再冇有人進去過。

也就是是說還有第三個人在場。

沈清純突然指著螢幕前的服務生利聲尖叫道:“就是她,她潑了我一身紅酒。”

眾人這才注意到她翠綠色的裙襬有一層淺淺的紅酒印。

顧景一對著身旁的下屬吩咐道:“去把她叫過來。”

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及堅毅、勇敢、頑強於一身,不卑不亢。

很快那名服務生便被帶了過來。

宋暖暖眼神帶著冷戾的光,沉聲問道:“你在洗手間裡有冇有看到一個紅寶石手鐲?”

宋知雅咬緊牙關,對著服務生瘋狂的使眼色。

服務生緊張的吞嚥著口水,不敢直視她的眼睛,吞吞吐吐道:“冇......有。”

宋暖暖眼睛裡的寒光凜冽,驟然拔高了音量:“不要讓我重複第二遍!”

她這樣一說,服務生嚇得直接癱倒在地,眼看事情敗露她隻好把矛頭指向宋知雅。

“是宋二小姐讓我這樣做的,我也是逼不得已啊!”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的看向宋知雅。

“不是這樣的,我冇有!她撒謊!”宋知雅小臉慘白,對著眾人一頓亂指。

“宋家這是養了一頭白眼狼啊。”有人感歎道。

“要不要報警?”

這句話更是讓她的心墜入冰窟。

她瞬間崩潰。

“不是我,我是她,是沈清純讓我陷害宋暖暖的,不是我!不要報警啊!”宋知雅睜著一雙驚懼的雙眼,表情痛苦又猙獰,之前的梨花帶雨形象蕩然無存。

聽著周遭的紛紛議論,她幾乎想尖叫。

他的目光人群中觸及到了一個身影。

宋知雅像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死死抱住顧景一的腿,苦苦哀求道:“顧總,求求你幫幫我,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顧景一的臉沉的像像塊碳一樣,刀削般的麵容浮現出幾絲怒意。

完了完了,她竟然敢觸碰顧總,她難道不知道顧總有嚴重潔癖的嗎?

偷東西抓進警察局,還有可能被保釋機會。但是碰顧總的後果隻有死路一條。

顧景一拿著塊方巾擦拭著手,像是碰到了什麼讓人噁心的東西,然後丟進了旁邊的垃圾桶裡。“張錢,把她給我進垃圾堆裡。我的品味還冇有差到這種程度。”

“好的,總裁。”張錢招乎了幾個保鏢。

他們把她拖出了宴會大廳。

為了防止她吱哇亂叫擾到賓客,直接把一塊抹布塞進她的嘴裡。

“嗚嗚嗚!”宋知雅拚命的搖頭。

“嗚嗚嗚!”我恨你,宋暖暖你不得好死!

服務生顫顫巍巍的把紅寶石手鐲交到沈清純的手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