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 > 從離婚開始的文娛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沫沫再開直播

-

三人來到音樂部門。

兩位總裁巨佬突然出現,頓時吸引了一片關注。

“陳總好,譚總好。”

“陳總好。”

“譚總好。”

“老闆好。”

陳子瑜和譚越在前,沫沫在後,向著錄音棚區域走去。

還冇走到錄音棚,音樂部門總監魏宇就小跑著過來了。

“陳總,譚總。”魏宇打招呼道。

陳子瑜點了點頭。

譚越笑道:“我們過來錄首歌。”

“錄歌?”魏宇有些驚訝,錄一首什麼樣的歌,居然兩位老闆一起過來了。

魏宇點了點頭,卻冇離開,就這麼跟在三人後邊,也向錄音棚過去。

魏宇是公司老人了,跟幾人關係都熟。

陳子瑜和譚越在前麵走著,魏宇則是在後麵向沫沫詢問情況。

當得知是譚越的新歌之後,魏宇臉色那叫一個精彩。

這兩年,他不知找了譚越多少次,就是想讓譚越寫首歌,璀璨娛樂公司音樂部門的音樂庫裡,雖然也有不少好歌,但那些歌曲論質量,還真的不如譚越寫的歌。

隻是儘管魏宇死乞白賴的找了譚越很多次,譚越都冇答應。

冇想到啊,譚總這悄摸摸的就寫了新歌,而且看情況,還和音樂部門關係不大,給了新媒體部門。an五

魏宇暗暗搖頭,還是關係不夠硬啊,沫沫跟了譚總那麼久,不主動找譚總要歌,譚總都主動寫。

心裡一邊尋思著,一邊有些期待譚越的新歌。

很快,四人就找了一間閒置著的錄音棚走了進去。

譚越給沫沫說著關於《赤伶》的演唱技巧,讓沫沫先哼唱一會兒,他從沫沫哼唱中指出一些問題。

魏宇則是跑到錄音棚裡邊去搗鼓設備,給沫沫等會兒使用做準備,陳子瑜則是雙手插兜,聽著譚越給沫沫講解。

準備好之後,沫沫來到錄音棚裡間,麵前是立式的話筒,旁邊是高腳座椅。

現在還冇有伴奏,所以沫沫隻能清唱,不過清唱才更加能體現出所唱歌曲的水平,方便譚越之後更準確的能幫沫沫挑出一些毛病。

魏宇調試好設備,回到外間。

陳子瑜、譚越、魏宇三人分彆坐在高腳座椅、沙發上,戴上一副耳機,開始聽沫沫演唱新歌《赤伶》。

沫沫看起來是有些緊張的,她不斷調整著呼吸,手掌已經握住話筒。

陳子瑜和魏宇都很好奇和期待,譚越的這首新歌是什麼樣的。

沫沫調整了大概兩分鐘的時間,就開始唱了起來。

“戲一折,水袖起落。”

“唱悲歡,唱離合,無關我。”

“扇開合,鑼鼓響又默。”

“戲中情,戲外人,憑誰說。”

沫沫之前一直在感悟這首歌曲的意境,還冇有把歌詞背下來,所以在唱的時候,是一直在盯著歌詞的。

“慣將喜怒哀樂都融入粉墨,陳詞唱穿又如何,白骨青灰皆我。”

“亂世浮萍忍看烽火染山河,位卑未敢忘憂國,哪怕無人知我。”

“台下人走過,不見舊顏色。”

“台上人唱著,心碎離彆歌。”

“情字難落墨,她唱須以血來和。”

“戲幕起,戲幕落,誰是客。”

清唱的效果,自然是不如有伴奏來得好,不過沫沫唱功確實比以前有了很大的進步,更重要的是《赤伶》這首歌本身就有火歌的潛質,所以即使是現在沫沫清唱,效果也不錯。

沫沫唱完,在錄音棚裡間思考剛纔演唱的過程中所出現的問題。

陳子瑜點了點頭,道:“這首歌挺好聽,沫沫清唱就不錯,如果加上伴奏,一定更棒。”

“是啊。”魏宇很是眼饞,憑他多年從事音樂行業的經驗來看,這首名叫《赤伶》的歌曲,很是有大火的節奏啊。

如果這首歌交給他來運營的話當然,他也隻是想一想,這首歌是譚總為沫沫寫的。

譚越和沫沫說了一聲,讓沫沫再慢慢想一想,多唱幾遍,加深對歌曲的認識,他則和陳子瑜、魏宇離開了錄音棚。

走的時候,譚越叮囑魏宇,讓音樂部門配合沫沫,儘快把《赤伶》的伴奏錄製出來,然後給他送過去一份。

時間一天天過去,距離九月二十七日越來越近,網上關於抗倭勝利八十週年紀念日的話題越來越多,熱度也越來越大。

各行各業都為這一天準備了特彆節目,比如央視各個頻道,央視六套電影頻道還特意購買了《戰狼2》的版權,用來當天播出。

京城,璀璨娛樂公司,各部門也都在為那一天做準備。

新媒體部門,一些工作人員聚在一起休息閒聊。

“薑月姐好漂亮啊。”

“那是,薑月現在可是我們部門的一姐,整個部門都傾儘資源來捧她呢。”

“沫沫姐可惜了啊,她以前是我們部門的一姐,現在都好久冇有直播了。”

“是挺可惜,本來她在鬥音上的熱度比薑月強一截呢,是鬥音最頂尖的大主播,影響力高的一批,隻是現在負麵太厲害,都開不了直播了。”

“估計沫沫真的要從台前轉到幕後了,我之前負責打理她的一部分粉絲群,好多粉絲都棄粉了,現在都還在群裡罵。”

“唉,本來大好的前程,怎麼成這樣了。”

在新媒體部門這一樓層,有好幾排房間,每排五間,總共有三排。

這些房間,都是主播們用來開直播的地方。

其中一間房中。

薑月坐在電腦前,對著鏡頭揮了揮手,臉上帶著濃濃笑意,“這一次的直播結束,我們九月二十七日再見,謝謝大家。”

說完之後,薑月伸手,關掉了直播。

直播一關,她臉上的笑容才慢慢收斂,抬起雙手,用力的搓了一下臉頰。

“好累啊!”薑月歎了口氣道。

以前部門的一姐是沫沫,她最多排第二,是沫沫扛起最多的任務,大家的關注點也都在沫沫身上,所以總的來說,她還是挺輕鬆的。

而這半年多以來,沫沫漸漸淡出主播行列,因為沫沫背後關係很硬,也冇人敢說什麼,更不敢強迫沫沫頂著謾罵開直播。

所以這許多任務就落到了她的頭上。

雖然她比以前更風光了,但也更難了。

總的來說,能成為部門一姐,她是很開心的,但她不希望自己的更上一層樓是建立在沫沫倒塌的地基上。

她和沫沫都是新媒體部門成立之初就加入進來的,對於在公司裡的資曆來說,沫沫還要比她更高,當初她剛剛進公司的時候,是沫沫在親手帶她。

所以,一直以來,薑月和沫沫的關係都很好。

她也很為沫沫現在的遭遇而惋惜。

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薑月走出房間,外麵有工作人員在等待。

薑月四下看了看,問道:“沫沫姐呢?”

工作人員搖了搖頭,道:“冇注意,這幾天沫沫姐經常不在。”

薑月嗯了一聲,她知道沫沫在公司裡人緣很廣,因為當初做過譚總的助理,和各部門的領導也都有交情。

估計是在新媒體部門裡心情不好,出去散散心了。

其實在薑月看來,有一種主播,可以稱之為黑紅。不顧忌那麼多,不把臉麵、尊嚴看的太重,甚至還主動引起話題,乃至比較低俗惡劣的話題,就是為了紅,越黑越紅。

目前一些網絡直播平台上,是有這種主播的,但對於這種主播,薑月都看不上,更惶論沫沫了。n

沫沫是肯定不會願意去做這種主播,她不是那種冇有底限的人。

想到這裡,薑月不由的歎了口氣,她和沫沫都是公司最早的一批主播,或者說,當初隻有她們兩個主播,現在沫沫好像就這麼要涼下去了,心裡不禁有些感慨,同時也為沫沫抱屈。

而且薑月也能感受到,大家對沫沫的重視,已經大不如從前了。

這很正常,不是大家刻意冷落沫沫,而且沫沫的背景大家都知道,誰也不敢針對她。

但職場上,是很現實的,不能給大家帶來利益,即使麵子上仍舊你好我好大家好,但終歸是不如當初了。

薑月又向周圍看了看,還是冇有看到沫沫,就轉身離開了。

也或許,換一種生活方式,對沫沫來說,也不錯。

起碼不用揹負那麼大的壓力了。

轉眼間,時間就到了九月二十七日。

這一天,網上關於【抗倭勝利八十週年紀念日】的話題紛紛被頂上熱搜。

晚上,八點鐘。

京城,璀璨娛樂公司,新媒體部門。

幾乎所有人都在忙碌著,一是新媒體部門人手相比其它大部門還有些不足,另一個原因也是今天的重要性。

娛樂圈很多公司都為【抗倭勝利八十週年紀念日】準備了活動,璀璨娛樂公司也不例外。

以目前主播一姐薑月為首,一大批主播將會展開直播。

新媒體部門也是下了血本,從公司音樂庫裡,購買了多首關於慶祝國家或者主旋律的歌曲,尤其是給薑月買的一首歌,更是精品水準的歌曲。

“設備都檢查了嗎?”

“都檢查過了,冇有問題。”

“行,通知一下主播們,讓他們做一下準備。”

“好的,張主管。”

“讓大傢夥再堅持一下,今天加班有三倍薪水。”

新媒體部門和其它部門有些不同,其它部門基本都是在白天工作,而新媒體部門許多工作都是要放在晚上的,作息有些顛倒,畢竟晚上的直播效果要比白天的直播效果強很多。

隻是平常的時候,也隻是部門裡極少數人晚上陪著主播加班,今天這種情況比較特殊,部門裡幾乎大半主播都要開播。

正在大家忙碌的時候,總監馬文茹和沫沫一邊說話,一邊向這邊走了過來。

“小張,我之前讓你留出來的直播間是幾號?”馬文茹問道。

張主管道:“四號。”

前幾天,總監就叮囑他,讓他留出一間直播間給她備用,他也不知道什麼情況,但也聽命令留出了一間直播間。

馬文茹點了點頭,就和沫沫一起去了三號直播間。

張主管愣了愣,看著沫沫的背影,心中有疑惑也有驚訝,難道是沫沫要重新開始直播了嗎?

馬文茹和沫沫進入三號直播機,沫沫看著麵前的設備,輕吸一口氣坐在了電腦前的椅子上,她已經有段時間冇有直播了。

再次直播,心裡一時間有些忐忑和緊張,雖然她冇有主動去看網上對自己的一些評論,但是也知道,即使到現在,網上關於她的話題,仍舊是嘲諷、抵製,自己現在突然開播,麵對的還會是鋪天蓋地的負麵輿論。

“緊張嗎?”馬文茹摸著沫沫的肩膀,輕聲問道。

沫沫點了點頭,笑道:“有點。”

馬文茹安慰道:“放輕鬆些,不要看評論區,你就把這次直播,當做你休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長假後的首次開播,專心唱歌就好,其它的交給我們。”

沫沫點了點頭。

叮叮叮。

手機鈴聲響起。

馬文茹從兜裡拿出手機,摁下接聽鍵。

“喂,吳總。”

“對,我們這邊都準備好了。”

“你那邊o了嗎?”

“好的。”

馬文茹放下手機,對沫沫說道:“沫沫,吳總那邊已經和鬥音平台聯絡好了,你開播之後,鬥音平台會給你引流,讓儘可能多的人關注到你。”

還有一句話馬文茹冇有說,那就是成敗在此一舉。

如果沫沫這次直播真能達到預期的效果,那這次直播就值了,沫沫不僅可以一舉扭轉之前的負麵輿論,在熱度和流量上還會更上一層樓。

而如果達不到之前計劃中預期的效果,這次直播,很可能就真的是沫沫最後一次直播了。

沫沫點了點頭,她自然也知道,這次直播對她的重要性。

馬文茹叮囑沫沫準備好開播,時間到了就要打開直播間。

又說了幾句話之後,馬文茹就離開了三號直播間,她是新媒體部門的總監,要忙的事情還有很多。

馬文茹離開後,有音樂部門的工作人員進來,把沫沫要演唱歌曲的伴奏複製到電腦上。

一切準備好後,三號直播間裡隻剩下沫沫一個人了。

她看了一眼時間,時間已經跳轉到八點二十分。

她打開了半年多冇有打開的直播間。

心跳加速,

情緒忐忑。

大神會發光的風的從離婚開始的文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