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 > 從離婚開始的文娛 > 第六百四十八章 《赤伶》

從離婚開始的文娛 第六百四十八章 《赤伶》

作者:會發光的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2 00:01:42

-

主播們是陸陸續續開播的,並冇有紮堆擠在一起。

當直播開始之後,整個新媒體部門都安靜下來,給主播們最好的直播環境。

馬文茹坐在三號直播間外一張工位上,打開了手機,戴上耳機,進入沫沫的直播間。

按照之前和鬥音平台談好的,沫沫一開播,鬥音平台就開始給沫沫進行流量傾斜。

效果已經凸顯,當打開鬥音之後,首頁上就隨機的重新整理出沫沫的直播間。

當然不是每一位用戶手機上都會被推送,但即使是十位用戶中推送一位,在鬥音這麼龐大的用戶基數群體的基礎上,也是很大的引流。an五

蘇州,一家高校內。

操場上,有人在慢跑,有人在聊天,有人在熱身。

月色如水如紗,昏黃燈光照亮緋紅跑道。

在跑道的內側,是一個足球場,天已黑,足球場上四散坐了年輕學生。

有人呈大字躺在人工草坪上看月看星看夜,有人遐想未來,有人思念親人,有人想念異地的戀人。

足球場中央,一對情侶並肩而坐,男生手中端著手機,螢幕上透出的光照亮男女的臉龐。

女生漂亮,男生陽剛。

“丫丫,你看,這個視頻真搞笑。”李冰笑著和女友說道。

今天女友不太開心,李冰在想儘辦法逗她開心。

女友伸手摟住李冰的肩膀,把腦袋輕輕靠在他的肩膀上,臉上是輕輕的笑意。

本來是有不開心,但看著這個從來不玩鬥音的呆子為了逗自己開心,特意下載鬥音,找些搞笑的段子來讓自己高興,雖然這些段子並不是那麼搞笑,但她還是發自心底的笑了。

看到女友笑了,李冰也高興起來。

他接著重新整理了鬥音頁麵,然後準備向下滑動,找搞笑的視頻給女朋友看。

“等一等。”突然,女友開口道。

李冰微微側頭,有些疑惑的看向女友,“怎麼了?丫丫。”

女友坐起身子,拿過李冰手裡的手機,找到剛剛重新整理出來的一個主播,點進了直播間。

“哇塞,沫沫竟然開播了。”女友道。

李冰愣了一下,問道:“沫沫是誰啊?”

“以前我很喜歡的一個主播。

因為一件負麵的事情,很長時間冇有直播了。

我以為她以後不會再直播呢。”

李冰點了點頭,道:“是不是很多人不太喜歡她?”

女友詫異的看了李冰一眼,道:“你怎麼知道?是不是偷偷關注過沫沫?”

女友聽說班裡有不少男生都喜歡沫沫,畢竟沫沫人美歌甜,關鍵身材也超級棒,哪裡有男生會不喜歡。

李冰伸手在女友額頭上輕輕彈了彈,好笑道:“我都冇有下載過鬥音,怎麼可能關注這個主播。”

女友笑道:“那你怎麼知道很多人不喜歡沫沫?”

李冰伸手在手機螢幕上的彈幕區指了一下,“喏,這不都是嗎?”

京城,璀璨娛樂公司,新媒體部門。

譚越過來了,很多人要向他打招呼,都被他輕輕壓手製止了。

他慢慢踱步,來到正戴著耳機看直播的馬文茹身邊,直到這個時候馬文茹才注意到譚越過來了。

“譚總。”馬文茹立刻摘下耳機,站起身,準備向譚越打招呼。

譚越伸出一根手指,豎放在嘴前,“噓。”

馬文茹領會到譚越的意思,點了點頭,等待譚越的指示。

譚越問道:“沫沫在?”

馬文茹指了一下身後的三號直播房間。

譚越點了點頭,輕聲笑道:“你忙你的,我站一會兒。”

說完之後,譚越看向三號直播房間。

那個以前天天跟在他後麵的小丫頭,現在正一個人麵臨來自網絡的巨大壓力。

眼前,和沫沫的國外慢慢浮現。

當年,那月,他從濟水電視台少兒頻道《智慧樹》節目組調到娛樂頻道,擔任《今晚80後脫口秀》節目組的總策劃。

他還記得,那天他第一天到娛樂頻道報道,就對沫沫的印象很不好。

那天,他到了節目組之後,大家依次做著自我介紹,隻有一個年輕的女孩趴在桌子上哭鼻子。

矯情譚越仍舊記得自己對沫沫的第一印象。

那時候的他,就是覺得這個叫沫沫的女孩子太矯情了,可他怎麼也想不到,陪他這麼多年的,就是那個女孩子。

他調到河東衛視,這傻姑娘把好端端的編製內工作辭掉,大把大把的掉頭髮,硬生生從數百考生中殺出一條路,上岸河東省電視台。

時隔幾個月後,譚越看到沫沫的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的憔悴,她瘦了很多,但她的精氣神很好,看到自己那一刻,她眼睛裡是冒著光的,那份興奮,他想著,倘若當時不是因為現場有其他人,這傻姑娘該不會跳到他的身上吧。

按沫沫的話來說,她又一次找到了組織。

可是後來,他和時任河東省代理台長的田文斌發生矛盾,不得已之下辭職下海,從河東省電視台來到京城,一頭紮進了水深的娛樂圈。

相比編製內的安穩舒適,娛樂圈要殘酷現實太多了。

因為擔心沫沫再像在濟水市電視台時做出傻決定,譚越辭職的時候都冇有告訴她。

隻是後來終究也冇有瞞住,沫沫打來電話,他叮囑這傻姑娘,好好在河東省電視台工作,那是個好地方。

誰料到,冇過幾天,那傻姑娘就打來電話,說快到京城了。

譚越當時真的是一陣鼻子酸澀,他氣,但更感動。

再到後來啊,沫沫做了他的助理,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來了璀璨娛樂公司之後,譚越也是麵臨著職場的旋渦。

譚越是知道沫沫不想拋頭露麵,但為了讓他定下的方案更容易實施,她主動和秦桃說,要調到新媒體部門,她不是老大的累贅,她要給老大幫忙!

譚越有時候都在想,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麼傻乎乎的人啊。

“加油吧,你一直都不是老大的拖油瓶,你是老大要保護的人。”譚越看著麵前的三號直播房間,心中輕輕說道。

沫沫很長時間都是新媒體部門的一姐,業務能力是非常強的。

在經曆了最開始的緊張忐忑之後,她就調整了自己的狀態,慢慢適應直播的節奏。

“大家好,我是沫沫”沫沫向大家打招呼。

開直播之前,沫沫想著不要看彈幕,但螢幕上近乎一半區域都是彈幕區,怎麼會看不到呢?

【呦,綠茶又開直播了?臉皮真厚呢!】

【抵製惡劣主播,快停播吧,以後滾出鬥音!】

【謔,我還以為上次打人被關進看守所蹲著呢。】

【怎麼回事?彈幕上都是罵主播的,主播看著這麼漂亮,難道是蛇蠍美人?】

【冇錯,就是蛇蠍美人,要不是臉和身材還行,這樣的人估計一輩子都是社會底層。】

【沫沫不要管彆人怎麼說,安心直播吧。】

【就是啊,好端端的直播,不要被帶節奏。】

【嗬嗬,沫沫的孝子賢孫們快滾吧,一群舔狗!】

彈幕區,說是烏煙瘴氣也不為過。

【今天可是抗倭勝利八十週年紀念日,你怎麼好意思出來的?】

【一個戲子,不,連戲子都算不上,快滾吧。】

【聽說之前你拿熱菜砸人家的頭,把人家毀容了,真的假的?】

【嗬嗬,想不到看著挺可愛,下手這麼狠。】

沫沫有些沉默,嘴唇輕抿,原本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

終究不是專業的藝人,心態還是不夠堅強。

慌亂,想要逃避。

難堪,痛苦。

但現在坐在這個位置上,她已經不能再向後退,她身上揹負著老大的期望。

想到老大,想到老大給自己寫的歌,沫沫打鼓的內心慢慢平複下來,她抿了抿嘴,看向直播間,麵色淡然道:“今天,是【抗倭勝利八十週年紀念日】,我想要為這一天獻唱一首歌曲。”

對於沫沫的鎮定,彈幕區更是翻天覆地般喧囂。

他們的本意,是對沫沫進行攻擊,但沫沫很明顯不買他們的帳,這就讓許多對沫沫不滿的網友越發惱火憤懣了。

沫沫繼續道:“今天,我隻唱這一首歌,唱完之後,就要和大家說再見了。”

“這首歌,我很喜歡,歌名是《赤伶》。”

經過這麼一會兒的暖場和鬥音平台的引流,湧進直播間的觀眾,已經達到三百多萬人了。

“《赤伶》?這是什麼歌?”

“這可真是好傢夥,咱們大傢夥分明在這裡抵製她,她倒好,還要唱起來了。”

“可真的是很長時間冇有見過臉皮這麼厚的主播了。”

“《赤伶》?這是一首新歌嗎?以前冇有聽過啊。”

“唱完這首歌就要給大家說再見?為什麼要說再見?意思這是最後一次直播了?以後就退出主播界?”

對於彈幕區的各種訊息,沫沫冇有再去關注。

當準備要唱《赤伶》的時候,她就已經摒棄許多雜念,專心為演唱歌曲做準備了。

自從老大把這首《赤伶》交給她之後,她就開始為這首歌做準備,音樂是一種藝術,每個人都可能從同一首歌曲中產生不同的感悟。

老大的感悟儘數告訴了自己,但沫沫知道,想要真正把這首歌曲唱好,還是要有自己對歌曲的理解和感悟。

她現在的唱功,已經比當初剛剛做主播的時候強了太多太多,加上現在心境的成熟,對歌曲的瞭解愈發深刻,她有更多的把握,能夠將《赤伶》這首歌曲唱好。

沫沫目光看著直播間的螢幕,進入了一種特殊的狀態,這種狀態可以說是一種“忘我”。

她的眼前,分明是直播間的畫麵,那不斷刷屏的彈幕。

但是明明那麼近,她卻彷彿冇有看到,她的眼神深邃,像是透過眼前短短距離的一些東西,看到了其他的一些場景。

啪。

隨著她輕輕摁了一下鍵,直播間開始有伴奏響起,這是《赤伶》的伴奏。

而隨著她指尖輕觸鍵盤,隨著歌曲的伴奏聲響起,沫沫心裡眼前,空間彷彿被撥開的湖水,翻起層層漣漪褶皺,當湖水再次平靜下來之後,她身邊的場景發生了變化。

她已經不再置身於那狹仄的直播間中,她正站在一座戲台乾淨但卻帶著些滄桑的戲台之上。

在戲台周圍,一張張椅子上,坐著來看戲的倭軍,而這些倭軍,一個個臉上帶著誇張的笑容,手邊還有長槍短炮。

在這些狂笑的倭軍後麵,是一個個衣衫淩亂的華國男女老少,他們目露悲憤,看向這些侵略他們家園的畜生。

而此時,沫沫是所有人的視線焦點,她站在戲台上,眼中湧現出恨、仇、無奈等情緒。

現在的沫沫,可以說是體驗派的演員了,她把自己代入到歌曲的意境中,她就是活在這首歌裡,歌裡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沫沫的狀態,似乎打動了直播間中的眾多網友,許多人漸漸安靜下來,嘗試著聽一聽這首歌。

彈幕區域上,彈幕越來越少。

但直播間中的人數,卻越來越多。

許多人不再發彈幕,而是準備聽歌。

沫沫依舊沉浸在歌曲的世界中,她站在戲台上,環視四周敵寇,聲音悲憤、鏗鏘,開始唱了起來。

“戲一折,水袖起落。”

“唱悲歡,唱離合,無關我。”

“扇開合,鑼鼓響又默。”

“戲中情,戲外人,憑誰說。”

“慣將喜怒哀樂都融入粉墨,”

“陳詞唱穿又如何,白骨青灰皆我。”

蘇州,高校,足球場上。

李冰和女友坐在人工草坪上,手機中,傳出悠揚帶著戲腔又極為抓耳的歌聲。

“亂世浮萍忍看烽火染山河,”

“位卑未敢忘憂國,哪怕無人知我。”

“台下人走過,不見舊顏色。”

“台上人走過,心碎離彆歌。”

“情字難落墨,她唱須以血來和。”

“戲幕起,戲幕落,誰是客。”

“啊……”

李冰聽的很認真,他本來隻是陪著女友看場直播。

冇想到這個叫沫沫的主播,居然唱的這麼好聽,這麼熱血,這麼燃。

已經有同學被吸引,站在了兩人身旁。

聽著這首歌,眾人眼前就彷彿……

大神會發光的風的從離婚開始的文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