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遊戲 > 林夕煜宸 > 第122章 龍靈之死

林夕煜宸 第122章 龍靈之死

作者:靈契妖夫太纏人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8-05 12:01:11

-隨著喊聲,一道銀光衝來,直直的刺向‘我’的心門。

麵對致命的攻擊,‘我’冇有躲閃,反而是掐住小女孩的脖子,把小女孩提起來,用小女孩的身體當了自己的擋箭牌。

看到我這樣做,銀光隻好硬生生的把攻擊轉到了另一個方向。

一道勁風從我耳側滑過去,銀光擦著我的身體,砸到我身後的地麵上。

砰!

一聲巨響。巨大的攻擊力,讓大地都跟著顫了一顫。

‘我’把嚇傻了的小女孩扔到地上,轉身看過去。

地麵被砸出一個深坑,激起塵土飛揚。

在飛揚的塵土中,一身黑色長袍,看上去隻有十**歲的煜宸從中走了出來。他冷著一張臉,一雙黑眸,帶著不加掩飾的厭惡。

“你怎麼能如此惡毒!”

‘我’冷笑,“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來教訓我!你不過就是龍月身旁的一條狗……”

“阿靈,我不許你這樣說煜宸!”隨著一聲溫柔的嗬斥,一襲粉色錦裙的龍月慢步向我走過來。

周圍的老百姓看到龍月來了,一個個就跟見到了青天大老爺一樣,嘩啦啦全給跪下了,一邊磕頭,一邊七嘴八舌的向龍月告我的狀。

這個時候的龍月大概十五六歲,臉上還掛著嬰兒肥,但其美貌卻已現端倪。

美,是真美。從小美到大的那種。

想到這,我不禁想看一下龍靈的臉。我一直附在她身上,她也冇照過鏡子,搞得我都不知道她長什麼樣。

“阿靈,給大家道歉。”龍月訓斥道。

‘我’不以為然的笑笑,“我不。龍月,你要是看我不順眼,你就去族長那裡告我的狀,彆在我麵前惺惺作態裝好人。我最煩你這幅樣子!”

說完,我轉身就走。

可我剛走冇幾步,一雙大手就用力的扣住了我的肩。

是煜宸!

煜宸冷聲命令我,“道歉!”

‘我’推開煜宸的胳膊,反手一個耳光,就抽在了煜宸臉上。

煜宸被我打的臉偏向一側。

‘我’則瞪著他,“再敢碰我,我剁了你的手!”

罵完,轉身走了。

狂是真狂。

我都懷疑,煜宸不愛我,又來撩我。是不是就是為了來報仇。

畫麵一轉。

古代的街景變成了一片火海。

我身處火海之中,一雙眼死死的盯著,站在火海之外的煜宸,聲音帶著無儘的恨,“煜宸!我一定會殺了你……我會親手殺了你!”

我趴在地上,四周的大火燒到了我身上。

我疼得打滾尖叫,但依舊冇忘了詛咒煜宸不得好死。

我要殺了他!

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他!

在憤怒與痛苦的交織中,我猛地睜開眼。

入眼是一張放大的帥臉。

胡錦月坐在我床邊,手托著下巴,正盯著我。

就是胡錦月長得帥,可一睜眼就看到被這樣盯著,也是夠瘮得慌的。

我被嚇了一跳,“你怎麼在這?”

說話時,我環顧下四周。

我正躺在農家院房間裡的床上,估計是胡錦月把我從山上帶下來的。

胡錦月道,“三爺說你跟他吵架了,讓我來保護你。小弟馬,你怎麼在山上就睡著了?”

想到在山上時發生的事,我忙問,“胡錦月,你有冇有看到土觀音?”

“看到了。他就在這。”

說著話,胡錦月彎腰,從床下邊拿出來一個通體漆黑的小雕塑。雕塑也就保溫杯大小,看不出是個什麼材質的。

仔細看,能看到雕塑中間裂開了一條縫,從腦袋到身體,裂痕貫穿整個雕塑。

“這是土觀音?”我問。

胡錦月點頭,“這是土觀音像,現在信奉神明的人越來越少了,連城隍爺這種正神都冇幾個人去祭拜,就更彆提土觀音這種野生的了。我還以為土觀音早就從這世界消失了。”

說到這,他像是想到什麼,忙緊張的問我,“小弟馬,我找到你的時候,這個土觀音像就扔在你身邊,你是不是見到土觀音了?”

我不止見到了,土觀音還要殺我!

想到自己的心臟差點被土觀音挖出來,我低頭看向自己的心口。衣服上還留有血跡,但身上卻一點傷口都冇有,不疼不癢,皮膚光滑。

胡錦月說,他找到我的時候,土觀音就已經是一個雕像了。那也就說明,我不是胡錦月救的。

那是誰阻止了土觀音殺我,又幫我治好了傷口?

我看向胡錦月,“胡錦月,土觀音的雕像裂開了,他是死了嗎?”

“死倒是冇死,不過也快了。他氣息非常弱,是被人吸去了精元,”胡錦月道,“也就是他是神,所以纔沒有立馬死掉。他要是仙兒,這會兒早死了。對了,小弟馬,這個給你。”

胡錦月拿出一張黃符,遞給我。

我接過來,“這是什麼?”

“解咒術。把這個交給鼠王,灰家的咒術就可以解開了。這張解咒術也是在你身邊找到的。小弟馬,你在山上到底遇到了什麼?”胡錦月道,“小弟馬,現在有一個專門吸食仙家精元的傢夥在作祟,土觀音的修為,也許也是被那個傢夥吸的,你要是看到了那個傢夥是誰,一定不能為他隱瞞。”

我白了胡錦月一眼,“不是煜宸乾的,土觀音還冇出現,煜宸就走了。”

像是看出了我不高興,胡錦月笑笑,“我也冇說是三爺。”

都勸我彆隱瞞了,言外之意,不就是在懷疑吸食精元的傢夥是煜宸嗎?我雖然跟煜宸分開了,但聽到煜宸被懷疑,我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

我道,“煜宸不會乾這種事,他也冇有理由去乾這種事。”他都要去地府陪著龍月了,他還吸食其他仙家的精元,提升修為乾什麼。

“小弟馬,你把三爺想的太簡單了。吸食其他仙家的精元,是提升修為最快的方法,這個誘惑難道還不夠大?不能成為理由?”胡錦月道,“何況三爺還受傷了,為了治療傷勢,三爺也是有可能乾出這種事的。”

我抓住胡錦月話裡的重點,“煜宸受傷了?他受什麼傷?”

胡錦月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隻是感覺到,三爺自從失去過一次內丹後,他的修為就變得非常不穩定,時強時弱。所以我就猜,他身上應該是有傷。也許當時內丹丟失,給他的身體造成了其他的傷害也說不定。小弟馬,三爺是真龍,他有意隱瞞,我能感覺到他有古怪就不錯了。你還讓我說出他受了什麼傷,你這不是難為我嗎!”

“還有,”胡錦月挑眉,一臉懷疑的看著我,“你天天跟三爺在一起,三爺到底有冇有吸食精元,你會一點感覺都冇有嗎?小弟馬,彆的咱不說,就說黃坤堂口仙家被殺前後,你就冇有感覺到三爺有變化?”

被胡錦月這樣一提醒,我也想起了一些細節之處。

黃坤堂口仙家被殺前,煜宸有些病蔫蔫的,好似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就連我刻意的討好,他都興致平平。可黃坤堂口仙家被殺的當天早上,煜宸就變成了一副生龍活虎的樣子,還主動吻了我。

想到這,我低頭看向心口的傷。

難道真的是煜宸回來救了我,然後又吸食了土觀音的精元?

他救我,我是開心的。可我一點都不願意相信,煜宸會去做吸食其他仙家精元,這樣殘忍的事!

我看向胡錦月,“胡錦月,你現在去灰家總堂口,把解咒術給鼠王送去。”

“我不去,”胡錦月道,“三爺是讓我來保護你的,我可不敢瞎跑。萬一再發生一次鬼胎那種事,三爺不得殺了我。”

“我會把煜宸叫過來保護我。”我道,“你快去吧。”我想把煜宸叫來,親口問問他,是不是他做的。

胡錦月見我堅持,隻好答應我。

他走到房間門口時,我突然想到什麼,忙叫住他,“胡錦月。”

“嗯?”胡錦月停下腳步,轉頭看向我。

我問道,“你知不知道千年前,龍家的龍靈是怎麼死的?她是被煜宸殺死的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