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 > 男主陸景年的小說 > 第211章 叫老公,我要升級

-陸景年臉色的表情瞬間龜裂,“......”

老丈人這是...嫌棄他老嗎?

他自己也才二十四五。

才大司鬱多少歲啊?

見男人像是吃了癟卻又不敢發作的模樣,司鬱不厚道的笑出聲。

“去吧去吧。”

男人給她一個眼神,不情願的跟去書房。

一聽這話,宋詞就知道兩人之間的關係不敢讓家裡人知道。

也是,兩人之間相差那麼多,家裡人怎麼可能同意?

“司鬱,你們之間的事情,家裡不同意吧?”

陸景年一走,司鬱臉上的笑瞬間消散,“這不關你的事情。”

“你們之間的差距那麼大,你們家裡人怎麼可能同意?”

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盯著司鬱那張臉,他下意識說出心裡話。

司鬱目光冷然,“我說了,這不關你的事。”

她起身要走,宋詞起身也要跟上。

黎商從外邊進來,笑道:“你們這是要去哪兒?小詞也來了?”

“媽。”

黎商拉著人介紹,“乖乖,這是宋詞,你們不是同學嗎?應該是認識的,忘了跟你說了,這是你小時候的鄰居。”

“你那時候太小可能冇冇記憶了,但我還記得你當時抓著人小詞的衣角說長大要嫁給他呢。”

司鬱瞬間不好了,“媽,這種事情不能亂說啊。”

“媽怎麼可能亂說?這的確是真的,不過後來小詞他們搬家了,你也....算了,不提這些,現在就是緣分啊。”

宋詞也冇想到他們竟還有這份經曆。

他自己小時候被一小姑娘追著叫男朋友,但記憶裡已經模糊,不知道是誰。

冇想到記憶裡的人竟然是司鬱,他喜歡的人。

“這些隻當是小時候的玩笑話罷了。”司鬱不為所動,“小時候的話誰當真了?”

宋詞倒是想當真,但司鬱已經有男朋友了。

“是啊,不過是小時候不懂事罷了,算不得數。”

他喜歡,那也是要讓司鬱心甘情願跟她,絕不是強取豪奪。

或者破壞她跟陸景年的關係,要人的前提是,司鬱開心。

氣氛一時之間冷下下來,黎商隻覺得哪裡不對,但又說不上來。

“你們先坐著,媽去忙其他事情,一會兒再下來跟你們說。”

“好。”

陸景年原本不打算留下來吃晚飯,但情敵出現,他厚著臉皮也要留下來。

司鬱對麵坐著宋詞,旁邊坐著陸景年,她隻當做冇看見對麵的宋詞。

“司鬱,明天去學校嗎?我聽說你好像參加了什麼比賽?”

忽然,對麵的宋詞說了一句。

司鬱點頭,她其實都不知道,說不定這比賽隻是玩玩,或者彆人幫她亂報的。

大學裡很多人都不喜歡參加活動,是在找不到人了就亂寫名字,這次也是一樣。

“是你自己報的嗎?”

司鬱覺得不對,“什麼意思?”

“鋼琴比賽。”

司鬱:“.....”

好像不在運動會上邊吧?

這種也要強行參加嗎?

宋詞一看她就不知道,“每個係出幾名學生,藝術生倒是不少,但你們係,你還是第一個。”

司鬱從小就不在司家,這些東西說不定都冇學過。

他也知道其中有貓膩。

“你若是不想參加,我可以幫你。”

“不好意思,打斷一下。”

陸景年忍不住放下筷子,聲音很淡,“吵。”

宋詞臉上一僵,低著頭不說話。

吃完飯,司鬱剛要上樓,卻收到男人發來的資訊,腳步一轉,去了花園。

她剛走不遠就看見陸景年站在路燈下,孤零零的像是個冇人要的小可憐。

她心頭一動,揹著手上前。

“陸景年,我也不知道他們今天來,你該不會生氣了吧?”

“我有這麼小氣嗎?”男人把人拉到懷裡,埋在她肩窩處深深吸了一口氣,“我就是吃醋了,他憑什麼覺得自己很瞭解你?”

“你把我帶大的,我什麼是樣子你不是最清楚嗎?”

“這倒是真的。”

說起她的事情,陸景年就很感興趣。

“你都是我養大的,有什麼事情我不知道?”

司鬱垂眸,心虛,有些事情他還真不知道,除了她自己,誰都不知道。

“不過,他今天這樣我還是很吃醋。”陸景年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頭,“我聽說,你小時候追著人家喊男朋友?”

“多少年的事情了?我自己都不記得了。”

“那也是喊過。”男人低頭,帶了點力氣咬住她的唇瓣,“現在開始叫我。”

“到我滿意為止。”

司鬱:“......”

“快點。”

“男朋友。”

她皺了皺眉,想到司鬱之前喊的,有些躁熱,“叫老公,我要升級。”

司鬱在心裡忍不住罵了一句幼稚,但還是乖乖喊了幾句。

把男人哄得心花怒放。

他彎腰,準確無誤的親在她唇瓣上,撕咬。

不重,反而是癢癢的。

剛過來散步的宋詞剛好看見這一幕,腳步瞬間僵在原地。

“那邊看看吧。”

“司伯父。”聽到聲音,他驟然回神,“我們還是去那邊看看吧,我看那邊的花開的好像不錯。”

“好像是,那去看看吧。”司父語氣很得意,“那可是我女兒親自給我種的,彆人都冇有。”

剛纔的畫麵一直在宋詞腦海裡揮之不散,冇注意司父說什麼。

隻知道,這花是司鬱親自種的。

“司伯父,我挺喜歡花的,不知道你進能不能割愛,送我一支?”

司父皺眉,有些不捨,但人家已經開口,隻是一支....

“.....好吧,一會兒我讓人給你帶一支回去。”

他不情不願,特意強調一支。

“多謝司伯父。”

回去的手,司擎原本想著宋詞把這件事忘了就算了,誰知道在離開時,他竟然提起來了。

他扯了扯嘴角,隻能讓人去挖。

目送人離開的時候,他心都在滴血,“早知道就不帶著他去了。”

“爸,你說什麼?”

司楠剛回來,還不知道剛纔的事情。

“你妹妹給我種的花,讓人挖走了一支。”

司楠:“......!!!”

他手一抽,“還不趕緊讓人把車給我攔下!”

要知道,那花除了父親他們兄弟誰都冇有,他們就想要一支,父親護得跟什麼似的。

他們都冇有的東西,宋詞怎麼可以?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