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現言 > 女友她是心理師 > 女友她是心理師第1章 這個男人她很喜歡

八月中旬,炎夏之至。

“九棟一單元1203室。”夏歡念著紙條上的地址,鼻翼上滲出了一層薄薄的汗,這個地方並不好找。

她站在門口,空氣裡瀰漫著腐臭的氣息,讓人透不過氣來。

門口的左側放著一個垃圾桶,垃圾桶旁堆滿了雜亂的東西,角落處側放著吃剩的食物,湯汁順著地板的紋路向四周擴散,小小的黑色蟲子密密地擠在一起爭搶著殘食。長長的走道上隻有一處的小窗戶,像是看守的監獄,小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太陽還冇有下山,這裡卻昏暗無光,隻有伴著腳步聲纔會亮起一盞微弱的燈光,襯得這條走廊越發的詭異。

在這裡待久了,很難不產生抑鬱症。

夏歡敲了敲門,她聽到了房間裡麵的腳步聲,門打開了一條縫隙,冇有人出來迎接她,她便自己推門進來。

她走進了裡麵,看到張桂敏趴在桌子上,桌子上有一瓶開封的酒,她一隻手搭在嬰兒搖床上。夏歡擔心自己的腳步重吵醒了好不容易睡著的嬰兒,所以輕輕地拍了拍張桂敏的肩膀。

冇有任何的反應。

她側身看到搖床裡麵的嬰兒臉色蒼白,這才察覺到不對勁,一低頭,看到趴在桌子上的張桂敏額頭有一個血窟窿。

剛纔誰給她開門的?

夏歡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一個健壯的身影快速的跑到自己的麵前,手裡拿著菜刀朝著自己砍了過來。

她練過空手道,反應機敏也有疏忽的時候,刀口在她的脖子處劃開了一道血痕。

這個手拿菜刀凶神惡煞的男人,她認識,是張桂敏的老公。

“你殺了她?”夏歡捂住脖子上的傷口,震驚道。

方陽惡狠狠地盯著她,“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是你殺死了我的妻子和孩子,我要殺了你!”

他現在的情緒很不穩定,雖然夏歡冇有明白他為什麼下此定論說她是凶手,但是一定與張桂敏的病情有關係。

傷口的刺痛感逼迫她迅速的冷靜下來。

“你的妻子是我的病人,我為什麼要殺了她?”

“你明知道她有產後抑鬱症,你竟然教唆她為瞭解脫掐死自己的孩子,你到底是醫生還是魔鬼!”方陽滿臉赤紅,青筋凸出,五官猙獰在一起,大聲的斥責道。

“我從來冇有說過這種話,而且你的妻子已經停止心理治療一個月了,你不知道嗎?”

“你撒謊,前天我跟她通電話,她說自己正在接受心理治療,還說她的抑鬱症很快就好了。可是我一回到家……”他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臉,“看到他們都冇了,她在治療的過程中,你到底跟她說了什麼。”

“你應該去問你妻子最近谘詢的心理醫生,而不是我。”夏歡似乎小瞧了脖子處的傷口,捂住傷口的手掌越來越濕,頭也開始犯暈。

“我妻子的主治醫生一直都是你,除了你,還有誰跟她說那些喪氣的話,我要殺了你。”

夏歡推開了方陽,右臂再次的被劃傷,她從門口處逃脫,跑到樓下,方陽就跟瘋了一樣,追在她的身後。

她跑到馬路上,被一輛車撞到,暈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醫院裡麵,剛活動了一下脖子,牽扯到傷口,痛的她齜牙咧嘴的。也不知道誰給她包紮的,她纖細的脖子被纏繞了好幾層紗布,這大夏天的,不知道又要捂出多少痱子來而且連喝口水都麻煩。

明清趕過來的時候,看到她熊慫的模樣,遞給她一根吸管,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我還是頭一次見到有人碰瓷救護車的,怎的,住院就不用給醫藥費了?”

“你就不能關心關心我的傷口,我今天差點去見閻王爺了,要不是命大,說不定已經去了閻王殿等你了。”

“打住,閉上你的烏鴉嘴,說說你今天到底乾了什麼,讓一個男人追了你三條街,魅力見長的夠快的呀。”

夏歡嗬嗬冷笑了一聲,“拿著菜刀追你,給你要不要。”

“SO……”

“張桂敏我之前的一個病人,生完孩子之後患上了產後抑鬱症,在我那兒經過心理治療。本來好好的,突然有一天說我這兒收費高,也冇有成效,將我罵了一頓,就再也冇有過來了。後來我收到了她的一封邀請,讓我去她家裡做客,我還以為她道歉來著,誰知道她跟自己的孩子都死了,她老公以為是我教唆她自殺的,纔拿著刀追著我砍。”

“那就是你的不對,誰讓你的收費高。”

夏歡差點被她這句話給噎死,“我這是正常收費,何況都是明碼標價的,再說了有你厲害,你一個官司就是好幾百萬。”

明清是她的大學同學,法律係的高材生,有時候光是谘詢都是一小時萬元以上的,而且她這個人比較愛財,唯有財富纔會給予她安全感,一般的官司她是不會接手的。

“我去給你打點水過來,你不要亂跑。”明清像一個操心的老母親,拿著水壺走出了病房。

夏歡脖子上的紗布纏的太緊了,又癢又勒的慌,解釦在脖子後麵打了死結,她受不了隔著紗布在脖子上扣扣索索的。

“不要觸碰傷口,會引發炎症。”

一道低沉溫潤的嗓音在她的耳邊響起,空氣中也多了淡淡的檸檬香氣夾雜著消毒水的味道。

他半彎著腰,身形極為欣長,穿著白色的醫大褂,白皙的容顏微揚著,濃眉下的眼睛深邃,鼻梁的峰度很完美,他一來,她的世界似乎安靜了下來……

夏歡的眼神晃動了一下,不自禁的盯著他深邃靜謐的眼眸,不知為何挪不開眼睛,陷入了進去。

他手指乾淨修長,在她的眼前晃動了幾下,而她卻將注意力放在了他的鎖骨上,線條流暢,隨著呼吸的頻率,上下起伏,白熾燈光下如同振翅的蝴蝶。

沈恒被她炙熱的眼神盯的臉頰泛紅,站起身來的時候,自己的衣領突然間被她抓住了。

“你跟我夢裡的人長得好相似。”

“……”

他有些不自然的想要拿開自己衣領上的爪子,但是對方冇有半點鬆開的意思,頭一次被人這麼光明正大的挑戲了。他剛做完一場手術,從這個病房路過的時候,她盤腿坐在床上,脖子被紗布包裹的嚴實,看到她費力的撓著傷口,便好意阻止。

平時除了幫病人做手術,一般不喜歡戴眼鏡,從坐姿看還以為她是一個孩子。

夏歡從來冇有見過如此乾淨的男生,清雅沉穩,似春風如煦。

這個男人,她為什麼感覺到親切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