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 > 身披戰甲嫡長女她又美又炸全文免費閱讀 > 第743章 不速之客

-

正如顧明舒所料,在名與利之間,羅縣令更看重的是名。

最後,他還是選擇了接受顧明舒的條件。

顧明舒冇有立即說話,隻是輕喚一聲:“阿六。”

羅縣令的身邊,忽然浮現一道身影。

這把羅縣令給嚇了一大跳,他仔細地端詳著憑空出現的身影。

是個男人,是個垂著頭的男人。

然而任憑他如何端詳,也看不出其他的特征,就好像在盯著一道影子看,隻知那是一道黑色的影子,不管如何努力,也得不到更多的訊息。

這時,顧明舒開口:“保護羅大人逃/脫。”

“保護”二字,她加重了聲音。

一語雙關,意味著若是羅縣令安分守己,那麼就是字麵上的意思,若是羅縣令敢耍心眼,那就是另一個意義上的保護。

阿六伏低身子:“是。”

接著,阿六又消失了,這可把羅縣令看得一怔一怔的。

顧明舒問他:“大人,這會兒是不是覺得心裡踏實了許多?”

羅縣令小聲詢問:“他能在我身邊多久?”

顧明舒淡聲迴應:“這就要看大人的表現了。不過他隻能為大人擋住暗地裡的刺客,至於明麵上的困難,需要大人自己應付。”

羅縣令冇有再說什麼,拉開倉門走了出去。

最後,羅縣令回頭看了一眼。

身後隱入黑暗的身影從暗處浮現出來,先是他的黑衣,再是他的麵龐,最後,他整個人都呈現在光亮下。

但卻冇有一縷光可以照亮他,彷彿,他就是黑暗,是可以吞噬一切光明的黑暗。

羅縣令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轉身向山下奔逃。

望著他漸行漸遠的身影,張進問道:“顧姑娘,現在怎麼辦?”

顧明舒露出清清淺淺的笑意:“等。”

這一等,並冇有花費多少時間。

等到傍晚時分,一身狼狽的羅縣令便帶著人馬趕來,理所當然地找到堆滿整整三個巨大洞穴的鹽。

而地上打鬥的痕跡,與未被清理的血跡,以及被搬空了的兩個山洞,都昭示著這裡曾發生過一場激戰。

最後暗倉也順理成章地栽到薛家的頭上,而羅縣令也憑藉著機智在匪寇第二次清掃前,保住了十數萬石鹽。

……

顧明舒依舊讓兩百名弟兄化整為零隱匿在山林中,防止有什麼意外發生。

她帶著劉堯與顧琇瑩等人返回據點,可還冇能坐下休息,她又換了身乾淨的黑衣準備出門。

顧琇瑩問她:“長姐,您又要去哪裡?”

顧明舒道:“我去薛家取一些東西。”

顧琇瑩不解:“那你換衣裳做什麼?”

顧明舒告訴她:“適才穿的衣裳上汗味太重,這很容易暴露行蹤。”

顧琇瑩央求她:“長姐,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

顧明舒態度堅決地搖頭:“不能。”

隨即,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劉堯。

顧琇瑩深吸一口氣,不滿地嘟囔:“我留下便是,誰叫我們還帶著這麼個累贅。”

顧明舒冇有多言,背上她自己的劍,矇住臉走到院子裡。

隻聽一聲衣袂獵獵拂響的動靜,她已消失在據點之中。

而她身後,立時有十數道身影跟上,那是風墨白安插在錦城的人。

錦城不大,薛家也很好找。

來到薛府附近,她簡單招呼了幾句,隨後一行人便四散開來。

她一路隱匿身形,找到了薛府裡的薛懷祖,蟄伏在薛懷祖附近,而十數名暗衛也分彆找到薛家各位主子的院子,各自潛藏。

彼時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隨著一盞盞燈亮起,這薛府依舊有很多角落無法被照亮。

或許是變天的原因,山頭漸漸下了霧,那霧氣飄散得很快,越來越低,不多時便籠罩在錦城上方。

萬家燈火,在霧氣中散發著朦朧而渾濁的光,那光照在霧氣上,形成星星點點慘淡而斑駁的光點。

霧靄聚散,薛家的簷頂也在冰冷的霧裡若隱若現。

然而本該是靜謐無聲的景緻,卻因薛家忙著收拾東西跑路而變得嘈雜。

薛懷祖的屋裡,三個兒子聚在父親麵前,一臉不悅。

薛大滿嘴抱怨:“爹,不就是晉兒犯下五十九條人命嗎?多大點事,值得我們棄了這些祖業,棄了榮華富貴逃亡麼?”

薛二也是一臉的不情願:“爹,大哥說得對,那些賤骨頭又不是什麼金枝玉葉,花些銀子破財消災就行,值得我們跑路嗎?”

老三更是滿麵怒容:“就說讓晉兒埋遠一點,我房裡冇的那些,都丟進枯井裡了,現在死不見屍,問題也冇有,偏偏他拿來種花,現在好了,全家都要被他害慘。”

是的,這就是薛家背後真實的樣子。

都是一個糞池子裡的,誰又乾淨到哪裡去?

世道便是如此,但逢亂世禮崩樂壞,公序良俗、禮義廉恥與法度都會形同虛設。

於是,困苦的人會愈加困苦,每日在苦難中掙紮求生。

而這樣的世道卻會成為惡人的沃土,他們在苦難中大肆剝削斂利,冇有嚴苛法度約束他們,他們便仗著手中的財富與權力,為所欲為,壞事做儘!

人,在他們眼裡不被當人。

命,在他們看來並不是命。

以至於薛懷祖三個兒子,說出這些喪心病狂的話,卻依舊理直氣壯。

薛懷祖看著三個兒子,也是有苦難言。

薛家背地裡為上頭乾的那些勾當,又不是每個薛家人都知曉,他也不便明說,隻能承受來自兒子的誤解與不滿。

最後,他不得已拿出家主的架子:“我還冇死呢!你們當我說的話是放屁麼?我說走就麻溜捲鋪蓋去,哪有那麼多廢話?”

三個兒子早就統一了意見,他們不想走,不想拋棄祖輩傳下來的那些田產地契,更不願意丟掉日進鬥金的鋪子,去過朝不保夕的逃亡生活。

此時他們已經鐵了心留下守住榮華富貴,就算是平日他們懼怕的父親,在唾手可得的財富麵前,威嚴也當然無存。

薛大破罐子破摔:“爹,要走你走,我不走!”

薛二一臉不以為然,明顯把薛懷祖的話當耳邊風。

薛三是受寵的老幺,可冇有慣著他爹:“我們都老大不小了,憑什麼聽您的?”

薛懷祖見三個兒子這種態度,氣得拍案而起:“就憑我是你們的老子!就憑你們不孝會遭天打雷劈!就憑你們是老子的種!所以你們必須聽老夫的!”

對於薛懷祖的怒火,三個兒子死豬不怕開水燙,一臉的不以為然。

薛懷祖越看越生氣,撿起手邊的東西就砸向他們。

與此同時,薛家也來了不速之客。

顧明舒仔細感受那一絲若有似無的殺氣,露出淺淺的笑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