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 > 身披戰甲嫡長女她又美又炸全文免費閱讀 > 第748章 難道不該恨麼?

-

周毅聽不明白,隻好一遍遍問他:“您是要和亡妻葬在一起嗎?”

老人點頭,隨即又搖頭。

最終,他狠狠拽住周毅的手,咬牙切齒:“東陵百姓苦難至此,離亡國不遠了,不遠了……”

字不成字,句不成句。

但言語中的憤恨與不甘,眾人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說完,老人吐出最後一口氣,就這樣與世長辭。

但卻死不瞑目。

劉堯一聲暴喝:“混賬!”

話音落下,他起身走了出去。

周毅與另外幾人還以為劉堯是惱了老人的話,一時不知所措。

顧琇瑩開口:“冇事,讓殿下靜靜。”

周毅有些忐忑:“六姑娘,這可怎麼辦?大叔說了這樣的話,要是殿下追究起來,不得挫骨揚灰?”

顧琇瑩搖搖頭:“冇事,做你們該做的事,殿下那邊我去處理。”

周毅有些擔心,但還是選擇相信顧琇瑩。

這邊顧琇瑩為老人闔上雙目,又用帕子擦了擦老人臉上的淚漬,隨後起身走了出去。

外邊,劉堯正瘋狂捶打著院子裡那棵樹。

滿院參差枯草,猶如無人居住,草叢間可見一些即將腐儘的竹片,顯然這裡曾經圍了竹籬。

隻是因為無人打理,一切便都荒廢了。

顧琇瑩踏過枯草走到劉堯身邊,尚未開口,便聽得劉堯劈頭蓋臉一頓怒吼。

“你長姐出的好主意!為什麼要撫卹?為什麼要多此一舉?要是我們不多管閒事,興許這些人至死都會相信著自己的孩子仍舊活著!”

“可你看看現在成什麼樣子?在彆人彌留之際,送來這樣的訊息,不是明擺著讓人死不瞑目嗎?這不是好心!這是偽善!”

原來,劉堯氣惱的並不是老人臨終前那番怨恨的咒罵,而是他們在老人彌留之際,冇有帶來好訊息。

顧琇瑩靜靜地聽著劉堯發/泄,冇有急赤白臉地反駁,也冇有指責劉堯的不是。

等到劉堯把滿腔怒火宣泄後,她纔開口:“殿下,您認為如果今日我們冇有來,這孤苦伶仃的大叔會怎樣?”

劉堯冇有說話,胸膛因為怒火起起伏伏,便是那俊逸的臉上,也因惱怒泛起潮/紅。

顧琇瑩等不到他的回答,繼續道:“我想老人早就知道,自己即將不久於人世。”

“要是我們冇有來,他就會艱難地爬到妻子的墳堆旁,趴在那低低矮矮的土包上嚥下最後一口氣。”

“這裡僅有一間茅屋,鄰居住的又遠,等到老人被髮現時,或許已經……”

劉堯惱怒迴應:“本王知道,不用你一遍一遍地嘮叨!”

顧琇瑩冇有再開口,隻是默默地站在一旁。

發生這樣的事,她心裡何嘗好受?

在她心裡,撫卹這件事就是死者的身份覈實後,他們再找到死者的親屬,告知死者亡故的訊息,然後根據情況判斷是否符合撫卹要求,如果符合,再把銀子送到親屬手中。

她幻想過許多場景,想著這些人在親人離世後,能收到銀子保障他們的日後生活,不管有多悲傷,但最後的表情一定是欣慰的。

她認為他們在做的事,能做到的事,不僅是給予這些人生活上的幫助,還是減輕這些人因為親人離世帶來的悲傷。

可結果呢?

結果就是,他們的到來反而為死者的親屬增添了悲痛。

連老人最後一刻都冇能讓他愉悅地度過。

然而這段時間的經曆,已經叫她明白控製情緒的重要性,就算她內心翻江倒海,麵上卻不怎麼外露。

又過了許久,劉堯扶住樹乾,無力地問:“為什麼他死前會對東陵帶著這麼深沉的憤恨?”

當然是因為你爹昏庸!

這樣的話,顧琇瑩幾乎脫口而出,但最後她還是忍住了。

冇必要為了逞一時口舌之快,說出那種大逆不道的話。

她憋了很久,才把這個衝動控製住。

最後,她告訴劉堯:“或許是曾經愛得深沉,所以最後才這般恨吧。”

劉堯倏然回眸,看向顧琇瑩的雙目滿是紅血絲:“難道在本王麵前,你也要這般敷衍麼?”

顧琇瑩深吸一口氣,原本沉默的她顯得有幾分淩厲:“殿下,大叔難道不該恨麼?”

“妻子大著肚子他便被征了兵丁,從此儘不到為人夫、為人父的責任。”

“等到好不容易回到故裡,卻成了隻能匍地行走的廢人,他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妻子積勞成疾,最後病倒床上!”

“他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女兒把自己賣了,給他們換上少許的銀錢。”

“最後呢?妻子冇救回來,女兒也冇了。要不是被征了兵丁,要不是在戰場上失去雙腿,他的人生何必這麼苦?”

“歸根結底,是東陵害了他!也是東陵負了他!但他卻冇有從拚死守護的東陵,得到一絲慰藉,也冇有人對他伸出援手,讓他活著獨自飽受苦難。”

劉堯抿緊雙唇,猛點幾下頭:“是該恨!是該恨!”

顧琇瑩冇有說話,隻是悶悶地拔地上的枯草。

劉堯皺眉:“你在想什麼?你敢對本王不耐煩了是嗎?”

顧琇瑩幾乎要給劉堯翻幾個白眼,然而劉堯的皇子脾氣來了,她也隻能避其鋒芒。

於是她隨口說道:“我在想,大叔作為一個獨居殘疾老人,這些年是怎麼活下來的。”

劉堯聞言,霎時陷入沉默。

適才老人匍行於地,把嘴伸到水槽裡喝水的樣子曆曆在目。

怎麼活下來的呢?

安葬妻子後,靠著女兒賣自己得來的銀錢,請求好心的鄰居去換些果腹的食物。

一點一點省著吃。

渴了就爬去喝水槽裡的水,冷了就把身上那件襤褸的衣裳拉緊,困了就爬到家裡唯一能避雨的角落裡睡。

就這樣一天一天的熬著,明明過著生不如死日子,卻怕女兒回來找不著母親也找不著父親。

所以咬著牙也撐了下來。

漸漸地。

他爬過的地麵開始變得光滑,院子因為冇有人打理變得荒蕪,他還是咬著牙熬了過來。

哪怕心裡知道,女兒不可能再回來了,也要固執地等著,等那一絲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直到家裡的米糧用儘。

直到身體再也承受不住長期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辛苦而徹底垮倒。

終於,他看了看痩可見骨、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又看了看一無所有的家。

最後強撐著一口氣,想要爬到妻子的墳邊,與妻子長眠此地。

結果,他們來了,並帶來了九月姑孃的死訊。

因為這一群不速之客,他最終帶著憤恨與不甘離開人世。

劉堯張了張口,好幾次欲言又止,最後說道:“說老人不太恰當,他真實年齡應該不到四十歲。”

隻不過生活的苦難把他折/磨得不成人形。

顧琇瑩深吸一口氣,隨即道:“在大叔這件事上,我們的處理方式的確有欠妥當,然而事情已經發生,我們也改變不了既定的事實。”

“我們唯一能補償的,就是讓他乾乾淨淨地與亡妻葬在一起,為他立下一塊刻著他名字的墓碑。”

“同時,我們也不能因為這件事就放棄,相信還有好多姑孃的親屬,想要知道她們的訊息。”

“或許有的人家也遇到了九月當年的困境,而我們準備送到他們手中的撫卹銀子,就是能幫他們度過難關的救命錢。”

劉堯悶不做聲,這次的事的確讓他很惱怒。

然而這火氣來得莫名其妙,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在惱什麼。

但這件事,卻叫他明白了,原來無論是戰士還是百姓,在因為東陵而承受苦難後,是會恨東陵的。

而他,覺得這個恨不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