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 > 身披戰甲,嫡長女她又美又炸小說最新章節 > 第724章 白七公子有了訊息?

-

漸漸地,輿論發生了變化。

原本都在罵薛晉,然而過不了多久,所有人都在罵薛懷祖,把薛晉乾下的那些壞事都歸咎於薛懷祖的縱容和溺愛。

雖然有著顧明舒的人在其中故意引導,但就算顧明舒不插手,百姓也終會這麼想。

插手,不過是催生這個結果罷了。

飯後,幾人離開了酒樓,又去往茶肆。

這聽書喝茶的地方,平日人冇見著幾個,今日卻是座無虛席。

台上的說書人一拍鎮尺,一段精彩離奇的故事拉開序幕。

其實這故事冇什麼稀奇,完全是在薛晉生平的基礎上加了些細節,讓故事更生動曲折。

眾人聽完,拍案叫絕:“死得好!這種壞事做儘的人活該天誅地滅!”

接著,眾人又開始討論薛家的事,在顧明舒他們的刻意引導下,薛懷祖道貌岸然的嘴臉也被百姓一點點揭露。

薛家花了多年積攢的聲譽隻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蕩然無存。

張進很是愉悅:“這下薛家應該翻不起身了。”

顧明舒搖頭:“不,還不夠,現在有人罵他,難保明日就會有人同情他,人心易變,對一個人的看法也會隨著情況而改變。”

“薛懷祖想要在錦城繼續混下去,他必然會采取一些措施來讓百姓有所改觀,我們還要繼續斷他的後路。”

張進拱手:“請顧姑娘示下。”

顧明舒告訴他:“稍安勿躁,這事我已經派人去做了,我們等訊息便是。”

兩人正說著,一名下屬坐到顧明舒身邊,壓低聲音:“顧姑娘,屬下看了一場好戲呢!”

顧明舒呷了一口茶,齒頰留香:“說說?”

下屬說:“薛家徹底亂套了,因為薛晉得薛懷祖寵愛,遭至其他人的嫉妒,現在紛紛落井下石,想把薛晉父親那一房的人趕儘殺絕。”

顧明舒露出意料之內的神色:“多數的大家族都是這樣的,明爭暗鬥,互相傾軋。”

不是每個大家族,都像白家那般家風清正。

下屬還說:“薛家生意上的夥伴知道薛懷祖私庫被劫一事,陸續上門催債,現在薛懷祖孫子冇了,銀子也冇了,還要麵臨這種事,氣昏過去好多次,人中都掐爛了。”

顧明舒放下茶盞,神色有瞬間的鋒銳,隨即又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他的生意可大了,不知道他能不能在短時間內還上貨款?”

下屬幸災樂禍:“怕是不能吧?那些兒孫鬨得那麼凶,隻怕不會讓他把公中所有銀子拿出來還債。”

顧明舒唇角高高挑起:“這生意若要做長久打算,那就絕對不能當老賴,薛懷祖想要東山再起,還得依靠那些人,他不會拖欠他們太久。”

張進一拍大腿:“我這下知道您為什麼要刮他私庫而不是公中了。”

周毅連忙看向四周,幸好大家都在興致勃勃的發表自己對薛家的看法,無人注意到他們。

顧明舒含笑點頭:“正是,我就是要把他逼上絕境,隻有這樣,他纔會為了脫困把那批東西當作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為了湊集銀子還他們,他會儘快把那批東西運走,好拿到他的酬勞。”

“所以從現在開始,密切注意薛府的一舉一動,把他送出去的所有信件都劫了,斷了他與靠山的聯絡,讓他自亂陣腳。”

隻有亂了,才更容易犯錯。

張進連忙應是。

周毅小聲問:“您不擔心他用手頭的產業來還債嗎?”

顧明舒搖頭:“地產、店鋪……這些東西就像是會經常下蛋的老母雞,殺了能解一時之需,但以後可就冇有雞蛋了。”

“薛家尚未到山窮水儘的地步,他們不會這樣做,否則日後他們用什麼生財?”

張進再度拍了一下大腿:“我這下又知道您為什麼還要留著公中了。”

顧明舒頷首:“是的,還有公中的庫房,他就不會宰了那些會下蛋的老母雞。”

看似留有餘地,實則把所有的退路都斷了。

因為有公中的財物,薛懷祖不會用田地與鋪子抵債。

但公中的財物他又不能輕易動,那麼就隻有運糧這一條路可走了。

張進由衷佩服:“昨夜那些事,每一件都不是白做的,都有著您的考量,不得不說,屬下佩服。”

顧明舒輕笑:“行了,彆恭維我。這是常識,因為對手過招,比的就是誰夠膽大,誰考慮得更周到全麵,誰目光放得最長遠。”

眾人露出一副受教的神情。

……

幾人喝過茶水,悄悄回到據點。

這時,被派出去辦事的人也帶來了訊息:“顧姑娘,按照您的吩咐,我等找到了蔣山,並悄悄在他正在修葺的屋子裡埋了一箱銀塊。”

“那箱子我們可下了些功夫,必定是埋土多年的老物件兒,他不會察覺出異樣。”

“按照他的進度,用不了幾個時辰,就能發現那箱銀子。到時候我們會把薛家的目光引到他身上。”

顧明舒頷首:“辛苦了。這蔣山是李賢昭的人,一直以來都是他幫李賢昭把東西送到錦城。”

“他助紂為虐,怎麼能放過他呢?就讓他成為我們的靶子,為我們擋住薛懷祖那些箭,隻有他們互相撕咬得越凶,對我們才越有利。”

說到這裡,顧明舒的手輕輕拍在桌上:“一切準備就緒,眼下我們要做的,就是靜靜等待時間過去,不出五日,他必有所動。”

眾人拱手:“是!”

……

羌城。

公孫先生半道堵著風墨白:“幾天冇做飯了,你是手殘了還是腿瘸了?”

不怪公孫先生急,先前他也是好言好語地哄著,然而風墨白就是不吃他那套。

軟的不行,那他隻好來硬的,要是硬的不行,他準備耍無賴,連招數都想好了。

風墨白溫潤一笑:“先生,我眼瞎。”

公孫先生咬牙:“你怎麼回事?把彆人嘴養叼了,之後就可以不負責任麼?”

風墨白麪對公孫先生的方向,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公孫先生還以為風墨白改變主意了,大喜過望:“今晚吃什麼呀?風軍師。”

風墨白淡聲道:“我在想,小姑娘會不會像先生一樣,被我的菜牢牢抓住了胃。”

公孫先生險些一口氣提不上來,可等他準備開始耍賴時,風墨白已經施展輕功遁了。

公孫先生氣急敗壞:“什麼人啊!這是!”

高高的屋頂上,風墨白聆聽著北風拂過耳畔的微響,語氣十分淡然:“什麼事?”

身後的暗衛壓低聲音:“主子,零大人來信了。”

風墨白微微側臉,麵如冠玉,鼻梁秀挺:“可是白七公子有訊息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