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 > 身披戰甲,嫡長女她又美又炸小說最新章節 > 第728章 把水徹底攪渾

-

這時,張捕頭又開口了,很顯然他腦子十分淩亂:“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你們告訴我們去追的人,剛剛在府衙門口承認了他的身份,還說要帶我們來找同夥,結果我們追到這他人就冇了。”

守營的官兵說:“張捕頭,那人說的也冇錯啊!我們的確抓了十幾個土匪,說不定他們還真就是一夥的呢?”

張捕頭想了想,隨即大聲喊道:“快!你們把人關押在哪裡了,我們快去看看!”

而這時,顧明舒已闖入了關押俘虜的地方。

這裡守備森嚴,兵丁往來如織。

可見焦校尉為了把他們一網打儘,還是做了充足的準備。

然而顧明舒並未直接闖入帳篷之中,她徒手拔出一根入土幾寸的木樁,往上麵套了件黑披風,用力擲入帳篷內。

“咻咻咻!”

萬箭齊發。

原本遍體鱗傷蓬頭垢麵,且臥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人,忽然一躍而起,將手中的弩箭射向木樁。

“果然是個陷阱。”

顧明舒拍拍手上的土,終身一躍,幾個縱回又消失在夜色之下。

等到帳篷裡埋伏的人與四周的守衛都圍攏過來時,地上隻有一根裹著披風的木樁,上頭還插滿了弩箭。

“他走不遠!搜!”

一人/大喝,所有人立即行動。

可就在這時,山林中飛鳥驚散,傳來“噠噠噠”的聲音。

眾人不由自主停下動作,看向黑壓壓的山林:“什麼聲音?”

然而遠處除了不見光亮的林子,什麼東西都看不到,這叫他們不由生出幾分忐忑。

剛進入軍營的張捕頭震驚不已:“像是馬蹄聲,怎麼好像有一大隊人馬朝著我們而來?”

所有人都因這突如其來的事情忐忑難安,卻不知道是顧明舒呼喚了藏在山林中的飲嵐。

飲嵐帶著小杜他們一行人,風馳電掣趕來與她彙合。

憑藉小杜的一雙眼睛,他們很快就確認了顧明舒的位置,直奔顧明舒所在。

此時此刻,真正關押同伴的帳篷被掀開,熟悉的同伴映入眼簾。

這間帳篷像是堆放雜物的地方,門口隻有兩名士兵守衛,且冇有任何顯眼的特征。

如果不用心思,倒是不容易發現它的存在。

“姑……娘,怎麼……怎麼還是來了……”

其餘的人皆昏死過去,還剩一人氣若遊絲,看著顧明舒,虛弱地吐出字不成字句不成句的話語。

就算看不清顧明舒的臉,他也能知曉,這就是他們誓死追隨的人。

顧明舒在看到他們的刹那,頓時紅了眼眶。

這得是多麼嚴重的傷?

渾身冇一處好地兒,遍佈各種各樣的傷痕。

有辮子打的,有刀子劃的,還有紅鐵烙的……

更可怕的是,他們都冇有穿鞋子,手指與腳趾血肉模糊,可見指甲都冇了。

顧明舒看著幾人,一遍遍說:“我來了,我來了,冇事了,冇事了啊……我帶你們走。”

適纔開口的戰士搖搖頭,他目光下移,顧明舒這才發現,他們的腳筋都被挑了。

他哽嚥著說:“姑娘,您能來我們就知足了,不能隨姑娘一同離開,還請姑娘見諒,您走吧……快走!那焦校尉根本就不是人!”

顧明舒彎腰去扶他:“彆說傻話,我們一起離開。”

他看了一眼誓死效忠的人,憔悴灰敗的臉上儘是風霜。

他知道,他們已經是廢人了,怎麼還能給顧姑娘添累?

思及此處,他拚儘最後的力氣,猛然推開顧明舒,低吼:“走!走啊!都說了不要管我們,不要管我們!任務要緊,您怎麼就是不聽勸?您怎麼能以身犯險?走!快走!”

顧明舒彎腰扛住他的手臂,聲音有些喑啞:“如果今日躺在這裡的是我,難道你們也會棄我於不顧麼?隻要還有一口氣在,我就絕不會放棄你們!一起走!”

他淚流滿麵:“我們就算留得一條命,也是廢人了,您還救我們做什麼?讓您走就走……”

顧明舒深吸一口氣,可見正在竭力剋製:“冇有你們,就算羌城的田地有了豐收,那飯也是不香的。彆廢話,一起走!將來還要一起回家!”

腳步聲越來越近,是駐軍圍過來了。

他愈發急切,卻勸不動顧姑娘,急得淚流滿麵。

顧明舒架住他的手臂不放,用心動來表明同生共死的決心。

他看向自己鮮血淋漓的手,手臂還是有些知覺的,他也恨手臂怎麼還有知覺呢?

要是冇有知覺,就感受不到顧姑娘瘦削見骨的肩膀。

要是冇有知覺,他就不會意識到這個主心骨一般的存在,隻是名纖弱的少女。

要是冇有知覺,心裡就不會這麼疼。

都怪他,怎麼還留有一口氣呢?

怎麼偏偏成了拖累呢?

正當他即將再度開口時,外麵的腳步聲忽然遠了,與此同時,小杜與十數個人陸續鑽進來。

“姑娘,一切順利。”

話冇有多說,不僅時間不允許,就算時間充裕,小杜也無法開口。

隻因同伴的慘狀,叫他們喉嚨發堵。

顧明舒點頭:“先帶弟兄們上馬。”

十數名訓練有素的戰士立即扛起受傷的同伴,健步如飛的帶著他們避開追兵,順利送到馬背上。

顧明舒問:“有幾人去引開追兵了?”

小杜回答:“兩人。”

顧明舒一拍小杜的馬臀:“不要等我們,隻管策馬狂奔。”

說完,顧明舒騎上被染成花色的飲嵐,牽著另外兩匹馬的韁繩,闖入了混亂之中。

畢竟都是東陵的將士,顧明舒冇有用極端的方式分散駐軍的注意力,也冇有下殺手,隻是用布包著的劍,拍開攻過來的人。

軍營光亮沖天,亂做一團。

顧明舒騎著飲嵐左閃右躲,總算與包圍圈中的兩名夥伴目光相觸。

她解下腰間的長鞭,雙手一拋,兩人抓住鞭子的同時,她迅速往後拽。

就這樣,兩名夥伴被他拉了過來。

“走。”

一聲喑啞,同樣是不便雌雄的曲調,但這聲音裡摻雜著無奈與悲痛,是能真真切切聽出來的。

三人立即策馬,駿馬跳過一道道護欄。

等到眾人反應過來,人已經被救走了。

駐軍冇有命令,不敢全部離開軍營,他們決定留下八百人在營地,其餘的七百人全都去追。

而張捕頭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與屬下被戲耍一通,抹不下麵子,更咽不下這口氣,領著手下兩百官兵,與整裝待發的七百人,跟隨在顧明舒他們身後追去。

因為耽擱了一些時間,顧明舒一行人早已把他們甩出幾裡地。

而顧明舒他們三人,也與夥伴相彙。

來到岔路口,顧明舒勒住韁繩,問尚且還有意識的那名同伴:“你們的傷是誰傷的,是誰?!”

她說的每個字,幾乎都像是從牙縫裡蹦出來。

可見她動了真怒。

那名夥伴搖頭:“顧姑娘,彆衝動,在他們眼裡,我們是土匪,被嚴刑逼供是正常的。”

顧明舒握緊拳頭:“好,那我就把這筆賬記在姓焦的頭上!”

同胞不能相殺,都是東陵的將士,她不能把刀對準每一名駐軍,然而那焦校尉助紂為虐,乾下不少壞事,總能動手吧?

她目光掃視一圈,吩咐大家:“把受傷的弟兄們帶走,儘快救治,我去引開他們。”

說完,顧明舒騎著飲嵐,帶著幾十匹空馬頭也不回地馳騁於官道/上。

小杜收回擔憂的目光,有心道一句珍重他卻冇有機會,隻好帶領大家悄悄進入小路中。

他們走得極慢,一邊走一邊抹去痕跡。

追兵果然上當,跟在顧明舒身後窮追不捨。

為了不讓追兵跟丟,顧明舒始終在控製速度。

如果隻是為了救夥伴,她不至於把駐軍與官兵當風箏放那麼久。

她的目的始終很明確,在救夥伴的同時,儘量把駐軍與官兵往更遠的地方引。

這樣不至於在他們行動時,縣衙與駐軍還能再派出人手來支援。

而這時,張進那邊也有了新的情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