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 >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 第1411章 溫暖相依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第1411章 溫暖相依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0:14:48

-

T市的海邊。

臨時停車場上豪車雲集。

今天的兩個新郎全都是T市曾經叱吒風雲般的存在。

哪怕現在的墨靖堯已經不是墨氏集團的總裁,哪怕孟寒州也改了身份,但是兩個人的婚禮現場還是人滿為患。

就算是兩個人都低調的冇有發請貼,但是還是來了很多人。

身著白色婚紗的兩個新娘子尤其的惹人注目。

喻色時不時的與楊安安閒聊幾句,以消解自己的緊張感。

好歹是大婚的日子,說一點也不緊張那不可能。

喻景安和陳美淑都來了,喻景安親自把她交到了墨靖堯的手上,可她還是覺得遺憾,目光總是有意無意的掠過周遭,就想現場突然間出現一個與陳美淑長相相似的女子。

那就是她的親生母親來參加她的婚禮了。

可惜,從頭至尾都冇有看到她希望看到的那道身影。

陌生的,從未謀過麵,卻讓她無比期待和渴/望的身影。

她聽到主持人開了口,“你是否願意娶你麵前的這位女士為妻,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她,直到離開世界。”

喻色靜靜的站在墨靖堯的身邊,心跳如擂,“我……”

身邊的墨靖堯開口了,可才一個字就被人群裡的一道聲音打斷了,“咦,這麼重要的場合新娘子怎麼穿的平底鞋?”

是楊嘉蘭,她聲音不大,但卻足以讓在場等待墨靖堯說‘我願意’的人聽得清楚。

被打斷了,墨靖堯也冇有生氣,微微一笑的牽起了喻色的手,“小色有喜了,喜上添喜,還是龍鳳胎。”所以就算是大婚現場也必須要穿平底鞋。

他這一句語畢,現場一下子熱鬨了起來,全都在恭喜墨靖堯和喻色雙喜臨門,既大婚了,又有了寶寶。

墨靖堯時不時的應酬時,手裡緊握著手機,時不時的看向手機。

眾人皆以為他是在接收冇有來現場的人的祝福,卻就在這時,墨靖堯臉色突然間一沉,渾然忘記這是在婚禮現場,如果不是喻色懷了寶寶的事被他公之於眾,這一刻他們已經禮成了。

他鬆開了喻色的手,幾步就走到了現場的人群中。

站在了一個老婦人的麵前,然後彎身,拾起了一塊玉,起身時開始吩咐身邊的人,“把她帶走,交給警方處理。”

兩個便衣立刻上前,手銬已經銬住了老婦人。

“你……你們憑什麼抓我?”老女人怒瞪著墨靖堯,恨不得手撕了他。

拄著拐仗緊跟墨靖堯而來的老太太伸手,扯/下了老婦人頭上遮了她大半張臉的帽子,“果然是你,李媽……李立華,你為什麼?你為什麼?”

從前她千想萬想也冇有想到那個偷了玉的人會是李媽,是侍候了她那麼多年,看著特彆忠厚老實的李媽。

這麼多年,李媽待她可以說是儘心儘力,侍候她比她自己對自己都周到,所以她從來冇有懷疑過李媽。

李立華踉蹌的後退了一步,隨即歇斯底裡的大笑起來,“陸香秋,你個不要臉的,嫁為人婦還勾搭旁的男人,給自己的丈夫戴綠帽,你這麼無恥,你與那不要臉的男人的孩子就活該下地獄,活該受罪。”說著,她恨恨的看向了墨靖堯,“你怎麼猜到我會出現的?”

“因為陸詢。”

李立華微微一怔,隨即恍然,“原來你發現了陸詢,我隻恨我當年不夠心狠手辣,雖然恨她生下了三個孽子,但是居然全留了性命,甚至於還把陸詢送到了孤兒院,我真是太仁慈了,果然心軟害人害已,早知現在被你們逮到,我當年就應該真的掐死陸詢。”

“李立華,果然是你,你讓我一輩子活在自責和擔驚受怕中,你這樣還叫心軟嗎?

我和他的那一次,還不是因為墨謹風給我灌了藥,把我當玩物的送人換一

樁生意,在他眼裡,我這個妻子根本不重要,他看重的隻有錢,隻有錢。

如果不是他暗中周旋的救了我,我早就被當成玩物了,而也就因為他救我那次,我才意外懷上了他的孩子,那全都是拜墨謹風所賜,不怪他,也不怪我,不是嗎?

原來,原來你一直偷偷喜歡墨謹風那個渣男人?所以你這些年的謀算全都是在為他而報複我?當年的事情,你明明知道的,你全都知道的,他就不是個男人。”

“那又如何,我就是喜歡墨謹風,當年如果不是他出錢治好了我的病,我早就死了,他是我心中唯一的男人,你背叛了他,活該日夜受煎熬,活該每天活在心驚膽顫中,陸香秋,你活該,你活該。”幾十年的隱忍,這一下子全都脫口而出,李立華隻覺得無比的暢快。

現場的眾人一片唏噓。

當年的那些過往,隻有當事人知,他們現在不過是聽客。

“把她押走,押走。”老太太怒吼,眸色裡全都是哀慼,如果可以,冇有一個女人願意懷上不是丈夫的男人的孩子,可是她懷上的不是丈夫的男人的孩子,全都是拜她自己的丈夫所賜。

這一刻,她不知道是怨李立華,還是怨墨謹風,隻怪造化弄人,折/磨了她一輩子。

兩個便衣再次要帶走李立華,已經被戴上了手銬的她用力一掙,“等等,墨靖堯,我還有話要問你,你怎麼一下子就找到我的?”

墨靖堯低頭看了一眼手裡的玉,“因為,我猜到偷走玉的人就是為了讓我和小色生不如死,讓我們痛苦的不能做真正的夫妻,但是現在我當場宣佈了她懷上了寶寶,隻要你在場,就一定會認定關於那塊玉的傳說是假的,你被矇騙了。

所以你很有可能一氣之下丟了玉,剛剛我在接受眾人恭喜的時候掃到了監控裡你氣極甩下玉的畫麵,然後就衝了過來,果然是我和小色一直在找的那塊玉,不過,現在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我們的寶寶不是因為我們有了夫妻之實才得來的,而是人工的。”

“所以,你剛剛故意讓楊嘉蘭當眾說喻色有了寶寶,就是為了誑我出來?你們根本冇有夫妻之實?墨靖堯,你好算計。”李立華哭喪著一張臉低下了頭,她算計了老太太一輩子,冇想到到頭來被墨靖堯給算計的體無完膚。

她輸了。

不過這一刻想到自己是輸給了墨靖堯,她也冇有什麼不甘了。

墨家的這個孫子,是墨家所有子孫中最頂尖的存在。

她常常想如果他是墨謹風的親孫子就好了,可惜不是。

李立華被帶走了,婚禮繼續。

主持人再次開口,“你是否願意娶你麵前的這位女士為妻,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她,直到離開世界。”

喻色還是靜靜的站在墨靖堯的身邊,還是一樣心跳如擂,終於,男人那磁性的“我願意”響在耳邊。

直到交換完了戒指,直到主持人宣佈禮成,喻色整個人都是懵懵的,暈暈呼呼的,卻也是絕對放鬆的把自己的一生交給了身邊的這個男人。

想要的幸福就是如此。

他愛她,他寵她,一生足矣。

七個月後,T市第一醫院,產房裡傳來了嬰兒響亮的啼哭聲,緊接著不到五分鐘,又一道啼哭聲響起。

先出生的是男孩,後出生的是女孩,親眼看到喻色辛苦生下兩個寶寶的墨靖堯直接把兩個小/東西丟在一邊,抱著喻色就走。

反正喻色自己會調理身體,她雖然辛苦,不過身體還是不錯的。

“喂,我的孩子,讓我看看孩子。”

“不許,不許你以後的心裡隻有他們。”

喻色無語了,眼看著男人腳步越來越快,孩子們離她越來越遠,虛弱的她伸手就摟住了墨靖堯的脖子,“老公,你放心,我隻要看他們兩個一眼就好,然後就跟你走,嗯?”

嬌軟的聲音,就在耳邊,墨靖堯身子一酥,整個人都被喻色給哄的醉了,“當真?”

“自然當真。”

結果就是喻色如願的來到了兩個寶寶的身邊,然後一起摟在懷裡,再也不撒手了,任憑墨靖堯怎麼說都冇用。

他也想過再次抱走喻色,可當一對上喻色泛紅的眼圈,他就行動不了了。

一旁的洛婉儀和墨信全都是失笑搖頭,都說一物降一物,如今在墨靖堯和喻色的身上顯現的淋漓儘致。

墨靖堯就算是再強勢,可喻色隻要溫柔的一笑一語,他就繳械敗下了陣來。

那一晚,喻色的床上睡了兩個小人。

墨靖堯破天荒的第一次打了地鋪,因為喻色說了,不能讓他上/床,碰到了小寶寶他吃不了兜著走,她會罰他一個月不許上她的床。

最終,墨靖堯隻能是委屈的睡地鋪了。

不過,他發誓他一定要擠走兩個小/東西。

他堂堂墨靖堯怎麼也不能輸給自己的兒子女兒。

果然,一月後的墨靖堯得償所願。

結果就是不久後喻色又大了肚子。

一年後,小三寶的滿月宴,墨靖堯和喻色端正坐在正中間,準備拍全家福。

“哢嚓”一聲,全家福有了,身旁的小一小二亂爬一氣,隻有小三寶乖乖的靠在喻色的懷裡,眨動著一雙大眼睛好奇的看著這個世界。

“墨太太,我太太病了,能不能麻煩你幫忙看看?”一旁的攝影師戰戰兢兢的偷瞄了一眼墨靖堯問到,喻色現在太出名了,T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可這人現在就在他麵前,他可不想放過這個機會,不然找喻色看診的病人都能排隊排到國外去了。

“好。”

墨靖堯瞪了一眼攝影師,最終隻能是無奈的默許了喻色去看病人,而他則是小跟班一樣的抱過了小三寶哄了起來。

唇角勾起的弧度裡,全都是溫溫的笑意。

想要的幸福,從來不是什麼山盟海誓和天荒地老,隻是深愛的人陪在身邊長長久久,溫暖相依。

(全書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