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現言 > 下堂婦_木為秀 > 下堂婦第2章 第002章、做戲罷了

下堂婦_木為秀 下堂婦第2章 第002章、做戲罷了

作者:沉硯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11-25 16:12:42

“什麼意思?自然是字麵上的意思。”

我扒他的手,笑得譏誚,“容王殿下,難不成和離後,我還要為你守身如玉?”

“明真,我……”趙延卿似乎想說什麼,頓了頓,最終合上了唇。

深深的凝著我片刻,那張清雋麵龐又恢複了平素溫潤。

仿若先前什麼也不曾發生,趙延卿重新走到灶台前,捲起袖子將木桶從鍋裡撈了出來,又簡單的把屋裡收拾了一下,最後將帶來的布匹拿進裡屋歸置好。

然後,趙延卿又緩緩走到我身側。

一邊按著我坐下,一邊從懷裡掏出一串鑰匙遞給我,說道,“明真,我在青陽縣有一處宅子,明天你就搬過去。”

“還有……”他看了看我的腿,似乎怕傷我自尊,稍微頓了下,才繼續說,“明真,你的腿必須治,總不能一輩子這樣跛著。明日我要去縣城一趟,恰好我認識城裡的一位神醫,明早你與我同去。”

趙延卿要給我治腿?

真可笑,從前明明可以治,他活生生叫我拖成個殘廢,如今又裝模作樣,無非就是想叫我心生感激,舊情複熱,配合他演一出破鏡重圓的戲碼。

在他眼裡,我就那樣蠢?

我譏諷的望著他那張清雋麵龐,忍不住發了笑,“趙延卿,你是不是以為隻要假裝對我好,我就會像從前那樣對你死心塌地,然後傻傻的被你利用?”

“我告訴你趙延卿,我絕不會配合你演什麼破鏡重圓的恩愛戲碼!你若非得賴在這裡,夜裡我一刀結果了你!”

“你敢嗎?”我聲色俱厲,正凶狠威脅趙延卿,他卻將鑰匙塞進了我腰間的布包裡,漂亮的眼眸彎起一絲笑意,輕輕點了點頭,揉著我的頭髮應和,“明真,你說得對,我待你好的確是為了讓你配合我。既然你都看明白了,我也冇什麼好隱瞞。”

“你若老老實實陪我演完這場戲,待案子結束後我便離開,到時任你如何編派我都行,但你若是不聽話……”

趙延卿揚了揚唇,俯下身子向我湊近了,帶著溫熱的氣息在我耳邊低語,“阿真,你信不信,不出三日,整個青陽縣都會知道你被始亂終棄,你為爭寵構陷昭和縣主不成反被弄瘸了腿也會傳遍青陽縣。”

“你說,到時名聲臭了,你在這裡可有容身之處?若離開青陽縣,你又能去哪裡?”

“你執意與我和離回青陽縣,不就是想著先保住命,總還有機會找我尋仇。”

“可我若現在就不想讓你活了,你還如何向我報仇?”

他抿唇笑著,輕輕拍了拍我的肩頭。

我萬冇有想到一貫溫潤的趙延卿會出口威脅人,偏還全都讓他說中了。

我一時間既驚愕又憤怒,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

見我冇反駁,趙延卿眼底裡流露出一絲滿意,淡笑了聲,又恢複了平日的溫潤模樣,伸手摸著我的髮絲,柔聲說道,“好了,先進屋歇著去,做好飯我叫你。”

趙延卿冇有給我拒絕的機會,自顧自的起身重新將灶火生起,又取來木盆把豬肉洗了一遍,最後放進熱鍋裡撈水。

他原本是不會做飯的,這些都是五年前失憶時跟著張大娘學的。

幾年冇有動手,趙延卿倒也冇生疏,不出半個時辰便做了一鍋肥瘦適中的東坡肉。

再煮些米飯,把張大娘端過來的餃子熱一熱,配上陳醋,煮上一盆子青菜湯,從張大孃家中借來小桌子,便算是吃了一頓年夜飯。

夜裡,趙延卿用乾草就著破棉絮在我床前打了地鋪。

一夜天明,我甦醒時,趙延卿已冇了身影,床畔的乾草也被收拾得乾乾淨淨。

趙延卿昨夜躺過的地方放著一雙湖藍色蜀錦繡花鞋,鞋裡頭還塞了雙錦襪。這樣色調,這樣款式的鞋襪,我曾在昭和縣主那裡見過。

所以?這是昭和縣主替他備的。

嗬嗬,這對狠毒夫妻為了利用我,還真是費儘心機。

我心中冷笑,緩緩起身,赤著腳步出裡屋,將那雙繡花鞋扔進了燃得正旺的火堆裡。

伴隨蜀錦被燒焦的氣味,趙延卿不知何時從屋外走了進來。

今日他換了身墨色錦衣,頭髮也隻用一支蘭花玉簪簡單束起,襯得他本就清冷的五官更冷了幾分。

見我赤腳站在灶前,他微微皺眉,立刻意識到了什麼,放下手中的水桶向我走來。

等看到灶裡已然燒了一半兒的繡鞋,趙延卿整張臉都沉了下來。

但最終,他也冇說什麼,隻進屋將我的舊鞋取來扔到我腳下,淡淡的說,“穿上,彆著涼了。”

他語氣平和,清透好聽的嗓音裡冇有半分不悅。

話畢,趙延卿又將灶裡的火熄滅,舀了瓢沸水倒進銅盆裡,摻著剛打回來的涼水浸濕帕子遞給我,接著便去裡屋收拾行李。

趙延卿的動作很快,我洗漱完畢時,他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了。

我一窮二白,冇有什麼可收拾的,簡單的拿了幾件換洗衣裳,同張大娘告彆後便隨趙延卿上了馬車。

時隔四年,再坐上這輛象征著皇權的華貴車輿,我再無當初的欣喜,更無初入京都的膽怯忐忑,隻覺得噁心,噁心關於趙延卿的一切。

許是我眼底的厭惡太過明顯,引來了趙延卿的不悅,他輕喚了我一句,溫聲提醒我,“阿真,破鏡重圓的恩愛夫妻冇有像你這樣板著臉的。”

“那容王殿下想要我如何?”我冷眼看著他,譏諷的笑了,“原本就是做戲罷了,難不成殿下真想與我破鏡重圓?”

“到時昭和縣主恐怕又要自戕了。”

“阿真,那鞋襪不是昭和縣主備的。”我嘲諷的話未說完,趙延卿忽然深深看了我一眼,解釋的語氣道,“我與她…也並未成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