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玄幻 > 玄武大帝 > 玄武大帝第1章 第1章

玄武大帝 玄武大帝第1章 第1章

作者:M飛楊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1-26 15:34:55

驕陽烈焰,玄月城的上空,那龐大的域外大日,就像是近在咫尺一樣,一股股熱浪襲來。

玄武大陸,東部大地,紫金王朝,玄月郡城內,吳家已經在此地繁衍生息將近百年了。

吳家府邸內的一間偏院中,突然響起了陣陣低沉的沉喝聲。

小小的一個偏院有些破敗之象,內部異常的簡陋。相對於整個吳家而言,小院實在是有些寒酸,微不足道,甚至是無可緊要。

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身穿一件紫色綾羅綢緞長袍。從穿著的衣物上就可以看的出來,其應該是非富即貴的一個少年郎。

少年雖然臉上雖然還有些幼嫩,但濃眉劍目,原本應該是朝氣磅礴,或者氣宇軒昂纔對。

可現如今,少年幼嫩的小臉已經快要扭曲了,小臉上滿是憤怒與不甘。似有怒斥蒼天的意思,龐大的神怒在其的胸膛彙聚。

“喝!喝…!”

一聲聲響亮而又低沉的喝聲,不斷從小年的口中喝出。音中充滿了不甘,悔恨,憤怒。這複雜的情緒,隨著這沉喝聲,遍佈著整個院子的每個角落。

“少爺,你若是如此,恐怕老爺他們也不會安息的?”

隻見一個下人打扮的少年,站在院子的角落裡。一邊暗自哀傷,一邊勸說著眼前的少年。

吳屈感覺心中無窮的怒火在燒,無儘的不甘在內心纏繞,數不清的悔恨在胸膛中聚集。整個人就如要炸膛一樣,恨不得仰天長霄,可怎麼樣都嘶吼不出來。

他隻怪自己,怪自己為什麼是一個廢物,什麼都不能做,甚至是無力阻止這一切。

“為什麼已經是一個廢物了,還想著翻身,還想成為武者。要是冇有選擇武者這條路,就不會有這樣的悲劇發生?”

看著眼前的人高的粗大木樁,吳屈就像看到了自己。一聲聲質問聲從他的口中響起,帶血的拳頭狠狠往木樁上轟擊著。

“啪!啪!啪…!”

撞擊音不斷的響起,那粗大的木樁生生被他砸出一個淡淡的拳印。而他自身的拳頭亦是有著鮮血流出,可他就像是看不到一樣,機械一般的持續著自己的動作。

突然,似乎是聽到熟悉的人呼喊聲,他停下已經滿是鮮血的拳頭。看著不遠處下人打扮的另一個少年,少年十二三歲的樣子。

這個少年是和他一起長大的同伴“林浩。”

吳屈從冇有把對方當成下人看待,在他的眼裡,對方就是自己現在唯一的親人。

他本是吳家的嫡係少爺,而吳家在玄月城乃是大家族,也是玄月城的三大家族之一。

在一個郡城當中有著這樣的名聲,不可謂勢力不大。吳家占據著,玄月城外的各大礦脈,有著眾多的資源。

而他的父親吳建豪,是吳家的第二代最強之人。

是玄月城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是玄月城或者是紫金王朝新一代的二代最強者。

有著這樣的天賦,再加上強大的吳家作為後盾,未來的成就已經可以預見了。肯定是未來吳家指定的接班人,將來註定是玄月城,甚至是玄月城的一方霸主。

而玄武大陸以武為尊,在玄武大陸基本人人學武,有著九成之人,都是有天賦習武之輩,有極大的機會成為武者。

而在大陸上,一個不會修武的,基本上可以判斷為是一個廢物。

哪怕是一個普通人,多少也是帶有一點武者基礎,就算是實力不強,可也能輕易的擁有千斤神力。

而身為玄月城第一天才的吳建豪,其所子既然是一個廢物。都說虎父無犬子,可如今已經十六年了,吳屈依然冇有擺脫廢物的名頭。

至今還是一個普通人的他,不管消耗多少資源,對於所謂的武者,依然是遙遙無期。就像是井中圓月,可見而不可得。

玄月城名副其實的廢物,恐怕在整個紫金王朝當中,也是不過見。因為吳屈不但不能修煉,就連那些武者基礎都不能達到,已經算是廢物中的廢物了。

在所有人的眼裡,他就是一個奇葩,一個廢物。吳家都感覺,他是一個讓吳家蒙羞之人。

吳屈不管自己怎麼的努力,怎麼用心。為此付出萬般努力,可是始終不能成為武者。就這一線之隔,將他阻擋在武者的道路之外。

如有著一條天坎在他的麵前,任他如何的張開雙腿,還是不能跨過,也踏不出去?

不管走到何處,都能被冠上一個廢物的名字。他並不感覺自己比彆人付出的少,甚至比他人多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

可迴應他的,永遠都是一句天賦差,不能達到武者標準,與武者無緣。

吳屈不甘心,他從來都冇有放棄過,整整十六年的時間,無時無刻不在努力著。

而他的父母一直看著眼裡,也為他想過無數辦法。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為他冒過無數次險,各種絕地,禁地,但是都冇有絲毫起效。

無儘的玄藥,天地靈物,隻要到了他的身體裡麵,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的身體就像一個幽暗的宇宙黑洞一般,隻要和玄氣有關的東西,不管是什麼,都是一樣的效果。

終於在一個月前,吳建豪得到了一個,能讓自己兒子成為武者的訊息,那就是玄藥“天元果”。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有作用,是不是一個謠言?

但他們從來都冇有放棄過,吳屈的父母就是武者,很清楚一個不能成為武者的人,在玄武大陸會是什麼地位。

他的父母瞞著他,毅然決然,再次踏上了危險的尋藥的路程。

這次的危險,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恐怖。兩人一去不複返,再也冇有回來,帶回來的隻有這一個盒子。

就在昨天,張叔送來了一個盒子,並告訴了他一切。

當吳屈知道一切前因後果時,整個人都快瘋魔了。他知道父母是經常外出,但是冇想到,是因為他冒生命危險。

他隻恨自己的無能,自己無用,還害了父母。

這一天,他都在眼前的木樁上麵度過。冷汗已經打濕令他的背夾,隻有疼痛,才能消除掉,他內心的那份罪孽感。

胸膛劇烈的起伏,吳屈儘力壓製下心中的情緒。

看著遠處的林浩。其是從小被自己父母收養的棄嬰。武學天賦好似並不高?

不過就算是這樣,也比他好上太多了。他一直把對方當做自己的弟弟看待,隻不過其卻一直都是以下人自居。

聞言林浩的呼喊,他停下了拳頭,看著眼前破舊的小院,隻感覺心裡一陣悲涼。

人走茶涼,他父母在時,誰敢這樣對他。得知自己父母的噩耗後,吳家豪不猶豫就把他分配到了這偏院,讓他自生自滅。

對於在玄月城勢力龐大的吳家而言,他這樣的廢物,對於家族冇有絲毫付出的存在,能收留他,就是他的福分。

至於那吳家最好的庭園,根本就不再適合他。還不如給天賦強大的弟子留著,他還有什麼權利居住?

那庭園乃是有著佈置聚玄陣法的存在,一般的勢力根本就冇有那種實力去佈置。因為,這需要對陣法有著一定的造詣。

吳屈想過反駁與抵抗,可吳家是什麼存在,而他在吳家的麵前,就連一個螻蟻都不如。

彆說在吳家,那怕是在玄月城。隻要吳家發話,處死他也都是一句話的事,誰也不會為一個廢物,來為他求情。

吳屈的父親,不是冇有為自己的兒子留下修煉資源。不過他可能想到,在他的死訊傳出的那一刻,吳家就拿走了一切,他留下的任何東西。

他為自己兒子留下的東西,全部被吳家強行帶走,更彆說是修煉資源。冇有將吳屈趕出去,還是吳家需要麵子。

雖然對吳家的所作所為充滿了怒火,但是吳屈並冇有那個能力奪回。麵對吳家這個龐然大物,自己是多麼的弱小。在那一刻,他終於充分感覺到了。

“如果自己有父親那樣的武者天賦,吳家絕對不敢這樣對自己。隻會不惜一切的培養自己,可是這一切都是虛幻的。實力,天賦......!”

吳屈的內心不斷的質問著,最後就是兩個定論,強大的實力,與超越常人的天賦,才能夠不被人隨意的揉虐。

“這不是廢物嗎?怎麼難道還冇放棄?”

就在他還沉思時,一道帶著嘲諷之意的聲音,把他拉回了現實世界。

聲音是從院外傳出的,吳屈順著聲音看了過去。

見到了那嘲諷他的人,在這一刻,他心裡對於成為武者的決心,更加的重了。這個嘲諷他的少年是吳家旁係的成員“吳軍”。

以前他的父母在時,那怕他不能修煉,是一個廢物。這些人的心裡或許是看不起他的,但是在表麵上,絕對是不敢如此的。

但現在,彆看他是嫡係,對方隻是一個旁係。可要不是吳家有些顧忌,對方就算是殺了他,最後也可能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因為,在這吳軍的背後,有著一個現如今吳家權利最大之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