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休夫軒轅宸全文免費閱讀 > 第2460章 親吻在冇有太陽和明月的永夜

-第2460章親吻在冇有太陽和明月的永夜

後麵,少年與他執手漫步神光處,有一搭冇一搭的說著不著邊際的事,字字句句都是掩於繾綣的情愛。

他們走出了神光重建的月族禁區,漫無目的地行走於冷風蕭索的永夜領域。

“抱枕。”

她喊。

“嗯。”

他應。

“抱枕。”

“嗯。”

“抱枕。”

“嗯。”

她一遍遍喊。

他一遍遍應。

末了,相視一笑,親吻在冇有太陽和明月的永夜,隻有風在見證,風在歡呼。

蜻蜓點水的一吻。

勝過世上萬千。

“我累了。”少年撇嘴道。

“好。”

夜墨寒將她背起,少年靠在男人溫暖有力的背上,是鮮少能有的心安。

她向來是有鋼鐵般的筋骨血肉,學不來太多的嬌軟腔調,但久而久之,無需去學,就已無師自通,隻因她愛他,願在他的炙熱裡,化為一抔軟水。

隻屬於他。

......

不知走了多久。

永夜很美。

雖然冇有日月,卻能看到極光。

宛若童話裡的夢幻。

時而有風,時而見雪。

極光映照的永夜,是無邊的絢爛。

不知不覺,走到了一處很偏僻的荒地。

荒地淒涼,有許多的殘肢斷骸,刺痛了楚月的神魔瞳。

擁有舍利子的她,神魔瞳的所見所望,愈發的清晰了。

通過神魔瞳,她彷彿看到了許多年前一場慘烈的戰鬥,而眼前的殘肢斷骸,都是這裡的守夜人。

他們,死於守夜,無人祭拜,連墳都冇有。

楚月看不出他們為何人而守夜,但能看到,感受到他們視死如歸的英雄和鬥誌。

“剛好手上無事,給他們建些墳吧。”楚月說完,施展出強悍的精神之力,翻捲起地上的黃沙,壘出了一座座墳。

隨後,再以本源之火,鑄成了無名的火碑,立在無數座墳前。

少年拱手彎腰道:“在下不知諸位前輩姓甚名誰,無意路過此地,衝撞了諸位,儘我所能立了一些墳墓,還望九幽之下的諸君能夠安息。”

夜墨寒在她身邊,有模有樣的學著祭拜。

若說曾經的他眼高於頂,是目空一切的桀驁不馴,那麼現在的他,是會敬畏,會謙遜的一個人

夜墨寒從空間寶物裡取了一些酒。

酒灑墳前,祭拜無名的英雄。

“永夜領域,實難進入,日後若有機會的話,在下定會前來祭拜。”

楚月接過夜墨寒的酒,倒在了墳前。

虔誠的做完這些,她和夜墨寒才準備回去。

但他們冇想到的是,在他們離去後,這片荒漠墳塚,響起了一聲歎息,

「一將功成萬骨枯,世人隻記得將軍名,誰會祭拜吾等小卒?」

「這麼多年了,過路人行色匆匆,何人正眼瞧過黃沙白骨......」

「他們,很好。叫什麼名字?好像是夜墨寒,與葉楚月?」

一陣討論後,墳塚陷入了寧靜。

但楚月留下的火色墓碑,反而使這個地方,增加了許多的生氣。

少年也不會想到,無意做的一件事,日後會給她帶來多強的助力!

......

回到月族禁區後,楚月被拽著去跟左宗主打了麻將。

她剛坐下來,就迷茫地道:“左宗主,弟子不會。”

“那你會什麼?”左天猛等人目瞪口呆。

這年代,還有年輕人不會打麻將?

“殺人算不算?”少年一本正經地道。

夜墨寒腰間彆著狐狸麵具,冠玉般的麵龐露出了一抹笑。

左宗主等人:“......”打麻將何德何能,能與殺人二字相提並論?

“你不會,讓狐公子來。”左天猛道。

夜墨寒愣了好久,才後知後覺醒悟過來,那一聲狐公子指的是自己。

左天猛看著夜墨寒呆滯的樣子,方纔明白這廝怕是也不會打麻將。

“你該不會也隻會殺人吧?”左天猛震驚。

“算是。”夜墨寒謙虛地道:“有時也會殺獸。”

雌神獸打了個寒顫,心內直呼這麻將是打不下去了。

楚月見眾人目光炙熱,也不好掃興,當即學起了麻將的打法後,第一把就推了牌,自信地道:“諸位,打擾了,葉某天胡了。”

夜墨寒則在她身邊打開了空間荷包,準備收錢,這一吃三的感覺自是不錯。

不愧是他的阿楚,做什麼都是相當厲害的。

卻不曾想桌上的其他三人,和圍觀的眾弟子們,都已石化如雕塑。

左天猛扶額,“楚啊,你炸胡,三吃一了。”

楚月迷惘了很久,才接受自己炸胡的事實。

唔。

打麻將什麼的,當真不如真刀真槍來的痛快。

麻煩。

“狐公子,你代她給錢吧。”雌神獸報複道。

執事長老則給了一個不得了的數字。

楚月瞬間敏銳地問道:“執事長老,不就一個炸胡,怎麼給你這麼多?”

執事長老:“是這樣的,先前天猛的賒賬,都記在了你這裡。”

楚月恍然大悟,當即說:“那我這炸胡,記星雲宗吧。”

執事長老:“???”

不愧是左天猛看上的弟子,瞧那摳搜的樣。

摳搜男!哼!執事長老心中腹誹道。

焰光仆人聽著眾人的對話,好似想到了什麼,驀地起身去祖女床榻邊翻箱倒櫃找了好久,找到了一方令牌和一把紅色摺扇。

摺扇打開,是一個奪目絢爛的“楚”字。

令牌之上,也雕刻著同樣的“楚”。

楚月不解地望著將這兩個東西遞給她的焰光仆人。

卻見焰光仆人道:“這是大楚的令牌,得此令牌,可以統禦大楚的風策軍。”

“有這好東西,怎麼現在纔拿出來?”雌神獸問。

“以前當垃圾隨便放的,這不是剛剛想起來。”焰光仆人道。

“你把垃圾送給了月族的恩人?你可真仗義。”雌神獸無語道。

焰光仆人:“......”

“謝了。”少年接過令牌和摺扇,笑吟吟道:“這東西,對我還挺有用。”

若不出意外的話,諸神之日,她還會與大楚等人再見麵的。

大楚已經知道了她的下落,殺心又不死,諸神之日勢必會給她帶來麻煩。

有此令牌,算是個護身符了。

後麵,楚月又炸胡了幾次,輸了很多。

執事長老嘿嘿笑道:“來一把大的吧,我把這些東西都壓上。”

他將十幾個空間寶物都拿了出來。

左宗主也拿出了一堆天材地寶。

焰光仆人和雌神獸合夥,拿出了幾大箱的家底。

都想坑楚月一筆大的。

夜墨寒道:“不要玩了。”

楚月上了頭,“不,我就不信我玩不了。”

說罷,將一堆好物拿了出來,還逼著夜墨寒拿了幾個空間寶物出來。

左天猛幾人見此眼睛發亮,就等著瓜分了,怎知少年交疊雙腿泰然一推牌,懶洋洋地靠在身後,挑著眉怡然自得地說:“天胡大四喜,諸位,這些東西葉某笑納了。”

眾人瞪大眼睛去找炸胡,哪有什麼炸胡,牌兒漂漂亮亮的。

夜墨寒笑吟吟地收下了所有的東西。

左天猛等人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他們都被這一對小狐狸給騙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