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休夫軒轅宸全文免費閱讀 > 第2470章 葉賢弟,我們又見麵了

-第2470章葉賢弟,我們又見麵了

兩位師兄就這樣稀裡糊塗的跟著楚月來到了無藥護法的住處。

由於神獸觀察過數日,便輕鬆的躲過了守衛的巡邏,找到了乾坤暗格。

許予疑惑地望著嫻熟的少年。

不知道的,恐怕還以為這是葉師弟的後花園。

他見楚月行得理直氣壯,走得正大光明,還以為葉師弟和無藥護法秘密有約。

進入密室後——

少年問道:“二位師兄,有空間寶物嗎?”

“有。”姬如雪把空間寶物拿了出來。

許予亦是取出。

他倒要看看,這葉師弟究竟想做什麼。

下一刻,便是驚得目瞪口呆。

隻見少年挪動了一幅字畫,打開了另一個密室,裡邊都是明燦燦的玄石。

還有部分珍稀的天玄石。

少年跟批發似的,塞滿了他們的空間寶物後,自己拿出了一大堆的空間寶物,一個又一個的塞滿。

饒是姬如雪,都呆了會兒。

許予問道:“這些,都是無藥護法偷偷賞賜給你的?”

他怎麼記得無藥護法是個吝嗇之人,何時變得如此大方了?

“算是吧。”

“是便是,不是便不是,哪來的算是?”

“我猜無藥護法要賞賜給我,便不辭辛苦來拿了。”

少年一麵裝錢,一麵笑道。

姬如雪:“......”

許予:“?”

他們看著少年的笑,簡直在懷疑人生。

不請自拿是為偷,為何少年能把偷盜,說得這般坦蕩蕩?

“葉楚月,我星雲弟子,豈可偷盜?”許予慍怒。

“禮儀人的事,怎麼能用偷盜這等庸俗的字眼來形容呢?”楚月安撫道:“許師兄,你想想,聖人有言,錢財都是糞土,糞土實為垃圾,我們體恤無藥護法,幫護法清理清理垃圾,有何錯?”

“錯!大錯特錯!”

“那這錢,還要不要給你裝了。”

“要!”許予脫口而出。

少年聳聳肩,就結結實實的一個容量巨大的空間袋丟給了許予。

許予不自在地接過了空間袋。

他靠宗門每月給的俸祿,怕是一輩子都攢不到這麼多的錢。

中途,楚月累得歇會兒,眼見著天快黑了,才把玄石塞滿了魔靈、元神、神農等空間裡。

軒轅修正在看話本,習慣性地擦了擦鼻血,忽而被一坨坨的玄石砸得眼冒金星。

朱雀哀嚎:“臭女人,老子要的是雞腿,不是玄石。”

小魔王看著堆積如山的玄石,氣咬牙切齒,不過轉念一想,想到錢財是他稱霸天下的根基,便含恨忍下了這口氣。

等到傍晚,少年便把無藥護法的密室,搬得空空如也。

她拍了拍白皙纖長的手,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

實則還有個內密室,裡邊放有無藥護法珍藏的天材地寶,但神獸們也冇見無藥護法打開過。

楚月深悟點到即止的道理,也不再貪心,滿載著玄石走出了密室。

護法住處,已經人滿為患。

出來時,許予、姬如雪心虛得很,少年卻是晃著扇子大搖大擺的如個紈絝公子,時而見到美人還會挑個眉。

許予瞬間覺得,自己這輩子都冇如此丟臉過。

卻也佩服這廝的厚顏無恥。

“葉賢弟,我們又見麵了。”

一道聲音,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

說話之人,正是赤羽宗的武神境大師兄燕歸來,身邊還有宗門內歸墟境、真元境的兩位師兄。

此外,還有華清、刀宗等人聚集在了一起。

裡頭都有楚月的老熟人。

華清宗武神境大師姐沈瓊花,以及刀宗武神師姐白翹,都是在忘憂城有過淵源的。

宗門協會顯然袒護刀宗,因而,無人再去追究刀宗當日欲要屠城的事。

沈瓊花淺笑,“葉公子器宇軒昂,儀表堂堂,不論在何處,縱然武道境地不是最強的,但也總是最惹眼的。”

話裡話外明顯都是嘲諷,作為男人,在皮囊方麵勝於旁人,並非是什麼出息的事。

過於強調,反而是丟人現眼。

沈瓊花並未契約到楚月所贈的神獸,因此一直懷恨在心,便與燕歸來等人沆瀣一氣。

楚月好似聽不出沈瓊花的言下之意,反而作了作揖,笑道:

“生得比沈姑娘還要好看,是在下的錯,還請姑娘原諒在下的失禮,莫要因此沮喪。”

眾人:“......”

沈瓊花:“???”

她驟然一縮瞳眸,咬著牙不悅地望著冇皮冇臉的少年,隻三言兩語就讓她陷入了無地自容的窘境。

“咳——”許予以拳抵唇,低咳了聲,憋到滿麵通紅。

“葉賢弟的嘴,還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齒。”燕歸來道。

楚月執扇一笑,“燕師作為葉某的手下敗將,風采依舊卓然,甚好,甚好。”

許予側眸望向字字鋒利,咄咄逼人的葉師弟,忽而發現,這葉師弟,也不是那麼的讓人討厭。

想到這裡,許予立刻扼殺了自己可怕的想法,還故作疏離地挪開了幾步。

白翹捕捉到了這一點,戲謔地道:“許予公子,我曾聽說,太上長老柳三千,曾有意許予公子為少宗主。”

負手而立的許予臉色微變,淡聲回:

“菩提萬宗之地,近來都在討論刀宗破壞宗契派歸墟境去忘憂城的事,姑娘與其關心他宗之事,不如擔心擔心自己的宗門。”

“白姑娘,你可嗅到了腐爛的味道?”

白翹疑惑地看著許予,這護法住所光明璀璨,四處焚香,哪裡來的腐爛之味?

“哪裡有味道?”白翹反問。

“是貴宗品德腐爛的臭味。”許予一本正經回。

白翹神情凝固的同時,楚月的嘴角也在狂抽。

險些一個趔趄當場摔倒。

她倒是看不出來,這許予師兄,無趣的軀殼下還裝著有意思的靈魂。

白翹的臉色冷了下去。

卻冇發現,楚月用本源之力,提煉了大部分的玄石氣息,結合神農之力,悄無聲息的浸在了白翹等人的衣衫上,然後露出了個“事了拂衣去”的表情,神識直歎:

本源之力,當真是個好東西。

話說深海之下的雪梟,難得用意識去看一眼少年在本源之氣方麵的作為。

見少年不是用本源之氣掩蓋三人身上的銅臭玄石味,就是染到彆人身上去玩一手栽贓陷害。

“..................”沉寂平靜了無數年的雪梟,看著少年每個空間都滿滿噹噹的玄石,頭一次有了微妙的情緒波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