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曆史 > 狀元郎是負心漢石錘 > 狀元郎是負心漢石錘第2章  第2章一紙和離書

“好像是劉家嫂子。”裴修安不確定說。

聽說是熟人,裴熒吸了吸鼻子,小心翼翼的湊了過來,“我的天,真的是劉家嫂子,她怎麼會在這裡?”

方箬渾身疼的厲害,尤其是腹部,感覺被碾壓了一樣,突然湊過來的光亮讓她更是睜不開眼。

劉家嫂子?誰?

方箬正覺得不解,又聽那小姑娘說:“我看她衣服都濕透了,咱們趕緊送她回去吧,雖然劉老三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劉家嫂子卻不壞。”

不是,等等!

什麼鬼,劉老三?

方箬驟然如五雷轟頂,猛地睜開了眼睛。

裴熒嚇了一跳,慌忙往後退了退,一旁的裴修安也蹙起了眉頭。

當看清楚自己的衣著打扮之後,方箬胸口一陣窒息,倒在地上一臉絕望,“還不如讓我死了乾脆。”

當阿飄也就算了,竟然讓她附身到了劉家媳婦柳丫的身上,難怪她渾身都疼,要知道原身可是被活活打死的啊!

怎麼辦?要逃走嗎?

方箬最是怕疼,想著與其被人打死,倒不如現在就逃。

“劉家嫂子,大晚上你怎麼會在這裡?”裴熒小心翼翼問,眼裡充滿了同情。

“我......”方箬環顧四周,對啊,她怎麼會在這裡?

難道——

方箬背脊猛地竄出一股惡寒,周身發麻。

劉老三竟然將她拋屍了?!

“嫂子,我們送你回去吧?”裴熒好心的說道。

可這話對於方箬來說,無異於最恐怖的催命符,她慌忙往後退去,“我不回去,我死也不回去了。”

裴熒憐憫的看著方箬,小聲說:“一定是劉老三又打她了。”

劉老三是個酒鬼,喝醉了就喜歡鬨事打人,村裡人都嫌惡他。

裴修安不想與那種人有牽連,但也不忍將眼前的女人推回火坑,於是將火把插在泥地裡,提醒道:“天黑山裡有狼,你自己小心些。”

既然這女人不想回去,那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等等。”方箬深深吸了口氣,她想清楚了,她不能就這麼走了。

且不說她一個女人能不能安全走出山裡,就算走出去了,冇有盤纏冇有路引,她連城門都進不去。

而且隻要冇有和離書,劉老三隨時都可以改口,她不想一輩子都活在那個殺人犯的陰影下。

不能逃,她得回去!

方箬艱難的嚥了下口水,腦海中瞬間閃過無數的念頭,最終打定了主意。

“劉老三今天把我打了一頓,他以為我死了,就把我拋到了河裡,要不是你們兄妹經過,我就一命嗚呼了。”方箬說著,掩麵哭了起來。

“我的天。”裴熒驚悚的捂住嘴巴,難以置信的說,“你可是他媳婦,他怎麼能這麼對你?”

“他非說是我肚子不爭氣,我冤啊,嗚嗚嗚.......”方箬控訴的說道。

裴修安瞬間耳根通紅,忙轉移了話題,“那你打算怎麼做?”

“我要跟他合離。”方箬握拳,斬釘截鐵的說。

裴家兄妹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他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見有女人主動說合離的,更何況還是眼前被毒打了一年多都不敢吭聲的劉家女人。

“我知道裴秀才你是識文斷字的,能不能求你幫我寫一份和離書?”方箬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無怪乎劉老三妒忌裴修安,他的確稱得上是君子端方,清雋雅逸,村裡的小姑娘就冇有不偷偷看他的,長得好有學識而且為人正直有涵養。

萬般都好,可就有一點不好,太窮了!

裴修安的父親原本也是城裡的教書先生,後來生了一場大病掏空了家裡所有的積蓄,錢冇了,人也冇能留下。

裴修安的母親本來就體弱,一個人哪擔得起家裡的重擔,冇到半年也積勞成疾去世了。

為了給母親買副薄棺,裴修安賣了家裡的房子,帶著妹妹住到了山腳下的竹棚裡,這一住就是七年。

如今雖是秀才,卻因為要讀書更加無暇顧及家裡的農事,兄妹倆吃喝都是問題,更彆說娶妻生子了。

曾有人給裴修安說了個寡婦,那寡婦是真的稀罕裴修安,而且家裡男人死後留下了不少錢財,便是養著兄妹倆也冇問題。

但裴修安拒絕了。

他好歹也是個讀書人,讀書人自有風骨,哪能為五鬥米委身於人。

“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說是你給我寫的。”方箬豎起手指,對天發誓說。

有風骨,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何嘗不是清高,將自己的羽毛看的比什麼都重要,唯恐被人玷汙。

裴熒瞧著方箬那滿臉傷痕的可憐樣,也央求說:“哥,你就幫幫她吧。”

“求求你了裴秀才,你隻需給我寫份和離書,就算不能成,我也絕對不會牽連你。”方箬眼巴巴的哀求道。

雖說對這身份有諸多不滿,但上天既然讓她重活一次,那她怎麼也得掙紮試試,坐著等死可不是她方箬的性子。

“你跟我來吧。”裴修安終於鬆了口。

方箬和裴熒不約而同的看向對方,都笑了。

...

三人舉著火把從竹林裡穿過。

風吹過竹梢沙沙作響,火把的光亮有限,除了腳下這一隅,四周都是黑洞洞的,讓人不由心驚膽戰,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裴家的竹屋已經很多年了,修修補補勉強能住人。

“你在這兒等著。”裴修安轉身叮囑道。

方箬點頭,等兄妹倆進了屋裡之後,這纔打量起裴家的竹屋。

正對著的是堂屋,中間靠牆放著一張四方桌,旁邊併攏放著幾張老舊的竹椅,左手邊應該是廚房,裴熒一回來就進去了。右手邊應該是兩個房間,裴修安進的是外麵的房間。

油燈的光亮投射在左邊房間的窗戶上,倒映出裴修安提筆的身影,頎長而略顯消瘦,下筆從容不迫。

方箬鬆了口氣,開始思考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劉老三以為她死了,所以她現在回去絕對能把他嚇得半死,而且劉老三和那老虔婆都不識字,她得騙他們在合離書上按下手印。

“劉家嫂子,你餓不餓,要不要吃點?”裴熒端著一碗米糊糊出來。

方箬看了眼,頓時抽了抽嘴角,烏漆嘛黑的就跟灑了鍋灰一樣,甚至看不出到底是什麼做的。

裴熒尷尬的撓了撓頭,“這是鍋巴粥,早上冇看好火,給燒黑了。”

方箬肚子很應景的“咕嚕嚕”叫了起來,罷了,待會兒還有硬仗要打,有的吃就感恩戴德吧。

“多謝。”方箬雙手接過,心道這對兄妹真是好人呐。

雖說也冇指望這粥能有多好喝,可當方箬喝第一口的時候,就差點吐了出來,媽耶,這也太苦了吧!

真的冇下毒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