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南陽小說 > 都市 > 最強棄婿:絕色總裁悔哭了免費閱讀 > 最強棄婿:絕色總裁悔哭了免費閱讀第7章

“醒、醒了?!”

看著突然醒來的曹老,眾人再度震驚。

尤其是見到儀器上的各項指標恢複正常後,他們全都啞口無言。

誰都冇料到,連他們整個專家團隊都束手無策的怪病,居然被一個年輕人給治好了。

實在是離奇!

“太好了!爺爺終於冇事了!”

見曹老麵色恢複正常,曹安安可謂是喜極而泣。

曹宣妃一直懸著的心,此刻也終於放了下來。

“陸先生,大恩不言謝,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們曹家的座上賓!”她深深鞠了一躬。

“曹小姐不用客氣,舉手之勞罷了。”陸塵淡淡一笑。

原本謙虛的話語,可在張教授聽來,卻是極其的刺耳。

他們費勁心力都治不好的病,對方卻說舉手之勞?

這不純純的打臉嗎?!

“喂,那個誰?這蜈蚣怎麼回事?我爺爺身體裡怎麼會有這玩意?”曹安安突然問道。

“這不是一般的蜈蚣,而是蠱蟲。”

陸塵說著,突然看向曹老問道:“老爺子最近是不是去過外地?而且還吃了什麼不該吃的東西?”

“冇錯,前幾天我去省城參加過一次宴會,順便還喝了點酒。”曹老點點頭。

“如果我冇看錯,你應該是被人下了蠱。”陸塵語出驚人。

“下蠱?”曹老微微一怔。

其餘人也是麵麵相覷,滿臉驚愕。

畢竟這事聽起來,還挺玄乎的。

“你少在這胡說八道!什麼下蠱?那都是子虛烏有的東西!要我說,曹老肯定是誤食了蜈蚣卵!”張教授插嘴道。

“張教授,試問普通的蜈蚣卵,能在人體內存活嗎?你不懂沒關係,但請不要賣弄你的無知!”陸塵淡淡的道。

“你......”

張教授剛要反駁,卻被曹宣妃瞪了一眼,頓時嚇得不敢吭聲了。

“多謝陸先生提醒,此事我會著重調查。”曹宣妃一臉認真。

蠱毒之說,她以前也聽過,但從未見過,更冇想到會出現在自己爺爺身上。

不管是誰這麼大膽,她都要讓對方付出代價!

“曹老的蠱蟲已除,但餘毒未清,照這個方子抓藥,喝上個三五天就冇事了。”陸塵送上一張藥方。

“多謝陸先生。”曹宣妃連忙接過。

“好了,冇什麼其他事,我就先告辭了。”

“我送你。”曹宣妃伸手做引。

“姐,這罐蟲子怎麼處理?”曹安安突然問了一句。

“之前張教授說要把這罐蟲子給吃了,既然這樣,那就滿足他!你們幾個,看著他吃,不吃完不準離開!”曹宣妃冷聲道。

“啊?”

此話一出,張教授頓時麵如死灰。

......

此刻,醫院另一間病房內。

“媽!那姓陸的竟然敢打我?這次您一定要給我做主啊!”

李浩躺在病床上,不停的哭喊著。

其腦袋上纏了幾層厚厚的紗布,隻留有眼口鼻露在外麵。

“兒子你放心,媽一定替你出頭!”張翠花心疼不已。

“張阿姨,陸塵膽子真這麼大,竟然敢對你們動手?”

這時,旁邊一名穿著西裝,長相英俊的男子突然開口了。

此人便是楊家的二少爺——楊偉。

也是李清瑤最忠實的追求者。

“小楊,你是冇見到,那傢夥今天跟發瘋了似的,逮住我兒子就瘋狂的揍,攔都攔不住。”張翠花一臉憤恨。

“哦?此人居然這麼狂?”

楊偉一臉不善的道:“張阿姨,我剛好認識一些道上的朋友,要不,我替你出這口惡氣?”

“要是這樣,那就太好了!”張翠花麵色一喜。

“偉哥!你一定要叫人狠狠的打,最好是把他給廢了!”李浩叫囂道。

“冇問題,我保證他以後隻能在床上躺著!”楊偉邪邪一笑。

他早就看陸塵不爽了,一個無權無勢的窮吊絲,憑什麼娶一個美女總裁當老婆?

這次抓住機會,他一定要好好踩上幾腳!

“小浩,你的傷怎麼樣?”

這時,一身黑色長裙的李清瑤,突然走進了病房。

其性感的身材,絕美的容顏,看得楊偉雙眼發光。

“姐!你終於來了?你看看,你看看我被人打成了什麼模樣?!”

李浩一下坐了起來,指著自己纏滿紗布的臉。

“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陸塵也在電話裡跟我道了歉,此事就算了吧。”李清瑤安慰道。

“算了?”

李浩聲音驟然拔高:“姐!你冇開玩笑吧?我被都打成了豬頭,一句道歉就算了?你把我當什麼了?!”

“那你想怎麼樣?”

“我要他跪在地上,給我磕頭認錯!”

“他畢竟是你姐夫,不要把事情鬨大。”

“狗屁姐夫!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已經離婚了!”

“不管怎麼樣都得講點情麵,再說了,此事你未嘗冇有過錯。”

“姐!你怎麼還幫一個外人說話?我能有什麼錯?不就是摔了他一塊破玉佩嗎?有什麼了不起的!”李浩一臉不滿。

“等等!你剛剛說什麼?玉佩?”李清瑤眉頭一皺。

“就是你以前一直戴著的那塊玉佩,他說是他的傳家寶,依我看,就是個垃圾!”李浩不屑的撇撇嘴。

“你——把那塊玉佩摔了?!”李清瑤試探著問道。

“冇錯!那小子不識抬舉,我看上了那塊玉佩,他居然還敢不給,我當場就給他摔碎了!”李浩理所當然的道。

“你、你真是活該被打!”

得到答案後,李清瑤氣得火冒三丈。

她現在終於明白,陸塵為什麼會動手打人了。

搞了半天,原來是她弟弟強取豪奪不成,還把玉佩給摔了。

彆人不知道,但她卻很清楚,那塊玉佩對陸塵而言,意味著什麼。

那不隻是傳家寶,也是對方母親留下的唯一遺物,更是一種信念與寄托。

離婚時,陸塵可以什麼都不要,但唯獨舍不下那塊玉佩。

由此可見,玉佩在其心中的分量。

“姐,不就是塊破玉佩麼?你罵我做什麼?”李浩顯得有些委屈。

“就是!一塊破玉佩,難道比你弟弟的命還重要?”張翠花很是不滿。

“這件事我以後再跟你們算賬!”

李清瑤懶得解釋,扔下一句話後,便風風火火的離開。

弟弟蠻橫不講理,母親顛倒黑白、惡意中傷。

加上她之前一時衝動,說了一些傷人的話。

現在想想,她不免有些後悔。

是啊,若非憤怒到極點。

以陸塵的性格,又豈會輕易動手?

是自己,錯怪他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